融合发展共筑知识服务共同体

编者按 科学研究进入协同创新时代,对知识内容及其服务方式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增强出版、全过程出版、双语出版、按需出版等新的出版方式应运而生,新的出版方式必然带来图书馆服务的变革。面向问题的知识服务成为打通知识生产、传播、扩散和利用各个环节的中心线,也成为数字出版和数字图书馆共同的发展方向,上下游深化合作、加强互动,实现更有效地互联互通,走向跨界融合已是大势所趋。

日前,由中国学术期刊电子杂志社与清华大学图书馆、香港大学图书馆、美国中国研究图书馆员学会联合主办的“2016年数字出版与数字图书馆融合发展国际研讨会”在浙江杭州召开。来自美国、日本、英国、澳大利亚、韩国、新加坡、印度、越南、我国港澳台等18个国家和地区的图书馆界、出版界和中国研究界代表近700人以融合发展为主题展开学术讨论。

学术出版与研究型图书馆的融合发展

□《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明亮

融合发展共筑知识服务共同体

学术文献出版、研究型图书馆的服务对象都是学术研究,也包括政策理论、法律法规、发展战略、工程技术等各类应用性研究,其内容的生产与服务具有天然的交集。然而在传统出版与传统图书馆时代,也包括当下与纸本内容相同的数字出版和数字图书馆在内,二者之间主要以发行与传播渠道为纽带,并没有普遍建立供给侧和需求侧之间的有效互动机制,甚至渐行渐远。一方面,不少学术期刊重发表、轻服务,学术导向、读者定位、质量标准模糊,市场导向缺失、主体地位弱化、发行效益低下;另一方面,很多图书馆虽然可以采购、采集海量数字资源,却不能将本单位研究与学习的知识需求反作用于学术出版,为读者的创新活动提供有针对性的优质知识服务,由此形成了严重的供需脱节,明显制约了我国各行各业的创新发展。

学术出版供需脱节矛盾的形成是非常复杂而深刻的,涉及国家、科研、企业等各个方面与层面的创新发展战略,以及相关的体制、机制与相应的社会文化背景。然而,发展是硬道理,任何复杂艰难的问题都应该会在科学的发展进程中得到解决。其中,学术出版与研究型图书馆,包括科、教、文、卫等各类组织机构及其新型智库的图书情报与信息服务中心,两者的融合发展可能是一条重要的解决之道。

2012年,中国知网(CNKI)承担了科技部的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题为“学习需求驱动下的数字出版资源定制投送系统及应用示范”,开始探索数字出版与数字图书馆的供需融合,于今年年初基本完成,即将全面推广应用。设计这一平台考虑的发展趋势是:第一,基于数据,特别是大数据的研究越来越普遍和重要,学术期刊、会议文献、学位论文、学术专著、科学数据、社会调查数据等原创出版物不再仅仅是传统形态的内容和形式,将更加数据化,包括研究过程与成果数据的论文增强出版、各种原始数据的出版将很快成为成果注册、学术交流与评价的主流手段;第二,基于互联网的跨地域、跨学科、跨层次协同创新正在成为破解重大复杂问题的主要研究模式,记录、注册创新过程中每个人具体贡献的全过程出版物,将作为一种体现优秀合作团队凝聚机制、高度激发集体智慧、充分传播创新知识的学术出版形态;第三,研究型数字图书馆将在支持协同创新的过程中发生角色的重大转型,在对研究过程的服务中不仅要提供有针对性的显性知识服务,还要对研究团队的隐性知识进行显性化知识管理,并为全过程出版提供各种数据;第四,数据出版、增强出版、全过程出版的出版物数据非常复杂,既难以全部印刷出版,数据也难以在各图书馆保存,公有云、私有云服务将把数字出版、数字图书馆融为一体,图书馆纸本、数字馆藏结构将发生根本性变化。

上述这些发展趋势,客观上要求学术出版与研究型图书馆的深度融合,将导致两者以服务创新为共同目标的分工合作。以成果公开发表为目标的协同创新,无论协同创新平台建在出版机构、图书馆,还是研究机构,学术出版与研究型图书馆将形成3个重要的协同业务:一是知识服务合作,建在学术出版机构的协同研究平台需要图书馆提供知识服务;二是知识服务型出版,学术出版将根据图书馆在知识服务中获得的研究动向和知识需求进行学术导向策划和按需出版;三是全过程出版合作,建有协同研究平台的图书馆向学术出版提供全过程出版数据稿件。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融合发展共筑知识服务共同体
上一篇:复旦推行职务聘任代表作制 倡导潜心学术风气
下一篇:香港举办饶宗颐百岁华诞经典著作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