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大社:用优质内容吸引欧美出版“大咖”

  □本报记者 金鑫

上海交大社:用优质内容吸引欧美出版“大咖”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社长韩建民、副社长李广良与德古意特出版社副总裁亚历山大·格罗斯曼讨论合作,顺利达成“光物理研究前沿系列丛书”(全8种)英文版版权输出协议。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供图

法兰克福书展,《中国能源问题研究》全球首发;伦敦书展,《钱学森文集》国际版全球首发;新德里世界书展,《平易近人》英文版首发……最近几年,几乎每次国际书展上,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都会有精彩亮相。3月中旬,《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专程拜访了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以下简称交大社),请该社有关人员聊聊那些版权输出背后的故事。

学术图书迎来输出最好时期

“从中国学者不断提升的原创能力、海外出版商的积极介入以及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等因素来看,学术图书输出正在迎来史上最好的时期。”交大社副社长李广良对记者如是说。在李广良看来,过去,我国出版社的版权输出与国际合作出版图书的类型大多局限在传统文化领域,而近年来,我国科研人员的学术水平不断提升,国际化背景不断加强,用英文撰写科技文献的数量和质量大大提高。

“内容是出版的核心,当中国有优质的出版内容时,国际知名出版商自然会把视线转向中国。”李广良介绍,2011年,上海交通大学校长、我国著名激光物理学家张杰担纲主编了一套“光物理研究前沿系列丛书”(全8种)。该套丛书从刚立项便吸引了国内外学术界和出版界的极大关注,德国德古意特出版社在只有选题的情况下,就与交大社签订了丛书的英文版版权输出协议。

李广良强调,交大社非常注重将版权输出工作提前到组稿阶段,提前与国际出版社就相关英文版学术专著选题进行共同论证,以便最终顺利合作出版。例如,交大社与施普林格出版集团合作出版了史习智教授著的《Blind Signal Processing》,李翔教授、李建华教授著的《Quality-Based Content Delivery over the Internet》,以及马登哲教授、Jürgen Gausemeier教授著的《Virtual Reality & Augmented Reality in Industry》等。“由于相当一批学者具备了直接用英文撰写学术著作的能力,还成功地规避了版权输出过程中的翻译困难,也节省了翻译的成本。”李广良解释说。

与爱思唯尔的不解之缘

据李广良回忆,交大社与爱思唯尔的合作可以追溯到2008年。一个周末的早上,李广良接到爱思唯尔出版集团科技部中国区总经理应仲丰的电话,说是在报纸上看到交大社刚刚出版了《中国能源问题研究》的消息后,立即向报社询问交大社的联系方式。“第二天他就赶赴北京大兴,与正在参加社长总编培训班的韩建民社长当面商谈该书的英文版出版事宜,表示了高度的敬意和重视。”李广良介绍说。

此后,交大社与爱思唯尔又陆续合作出版了《钱学森文集》《大飞机出版工程》《食品安全出版工程》等10余种学术著作。“这些版权的成功输出,得益于我们与爱思唯尔出版集团密切的交流,我们双方都一直在积极探讨进一步合作的可能。”李广良介绍,在《中国能源问题研究》顺利出版后,出版社向爱思唯尔推荐了正在做的《钱学森文集》,为了帮助对方了解钱老的学术水平和社会影响力,出版社专门编写了作者简介,重点强调了西方人熟知的“知识接口”。我们每次访问爱思唯尔前,都要提前提交选题表,并以此作为访问的重要议题。“常常听说,中国出版社对外商的访问,不少都是停留在参观、考察等务虚的层面。我们则认为,访问能不能取得实质性合作成果,精准、细致的出访准备工作是必不可少的。”

如今,交大社与爱思唯尔的合作已拓展到国际培训、数字出版等新的领域,爱思唯尔在全球遴选了100家学术机构进行重点合作,上海交大是其中的一家。“我在2012年也被派去爱思唯尔牛津办公室培训过,爱思唯尔毫无保留地安排我参加日常业务工作,其间我与工程图书出版总监本·丹尼(Ben Denne)、出版人乔纳森·辛普森成了好朋友。后来Ben离开爱思唯尔,到了泰勒·弗朗西斯出版集团工作,负责著名人文图书品牌劳特里奇,连带着也使我社与泰勒·弗朗西斯的合作开展起来了。”李广良说。

练好内功服务于国家战略

现在交大社每年的图书版权输出都维持在50个品种左右,与他们合作的出版商也都是像爱思唯尔、施普林格、劳特里奇、德古意特、剑桥、博睿这样的欧美主流学术出版“大咖”。前不久,交大社被商务部、中宣部、财政部、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税务总局等六部门认定为2015至2016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

上一篇: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2014
下一篇:人大教授断绝师生关系被批封建 折射学术圈内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