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晚年重要学术著作《蔗糖史》出版

  为缅怀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中国海关出版社将于今年8月6日季先生98岁诞辰之时,推出其生前最重要学术著作《蔗糖史》的精装图文版。

《蔗糖史》精装图文版

  这本书配有近百幅精美的古版图片,作为单行本出版,这还是首次。此书编辑包妍表示,此部著作本来是要作为季老98岁生日的献礼,如今季老去世,这本书却要成为季老的祭礼,令人十分遗憾。目前,这部书稿已经付诸印刷。

  《蔗糖史》初版时名《糖史》,由于书中讨论的糖类以蔗糖为主,故在首次以单行本出版时改作今名。《蔗糖史》的写作始于1981年,最终完成于1998年,是季先生至今为止用力最勤、篇幅最大的一部学术著作。

  撰写的17年间,季先生做了门类不同的各种研究工作,发表文章,出版书籍,难以数计,但《蔗糖史》的收集材料、撰写工作却从没停止。1993、1994年季先生更是完全泡在北大图书馆内查阅典籍,除周日外,“风雨无阻,寒暑不辍”。

  季先生学生、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亚所研究员葛维钧老师说:“季老撰写《蔗糖史》事起偶然。他很早就注意到欧洲众多语言中与糖有关的字皆源出于梵语 Śarkarà和khaņ*aka,于是便逐渐产生了一种想法,认为欧美原本无糖,糖最初来自印度。后来,一张写有印度造糖法的敦煌残卷落入他的手中,其中的汉文糖字,竟然也是 Śarkarà的音译“煞割令”。残卷的解析,使他进一步看到了以糖为载体的物质文化传播。这让季老敏感地发现糖这种看来似乎微不足道的东西背后,竟会隐藏着一部十分复杂的,十分具体生动的文化交流的历史,季老对它的兴趣,也自然就浓厚起来。”

  事实上,关心世界不同地域和种族之间的文化交流,注意人类文明发展的规律和趋势,一向是季先生学术活动的重要方面。葛老师提到,“在季老看来,人类不同的文化之间是非常需要互相借鉴,互相学习的。无论近在邻邦,还是远在殊俗,只要出现了这种交流,那里人们的生活就会出现进步,获得改善。食糖从无到有,到成为日常必备,其制作技术在不同地域,不同民族间传播和发展的历史,正是说明这一事实的显著例证。”

  季先生一直认为“文化交流是促进人类社会前进的主要动力之一”。在鲁迅先生提出“拿来主义”半个世纪以后,季羡林先生又提出了“送去主义”。两种“主义”的目的,都在促进不同文化之间的积极往来,以利于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共同繁荣。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季羡林晚年重要学术著作《蔗糖史》出版
上一篇:刘梦溪:陈寅恪的学问为何有力量
下一篇:首届艺术与科学学术研讨会在沪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