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劣质译著:我们遭遇另一种学术腐败

劣质译著:我们遭遇另一种学术腐败

 

2003-03-20 15:57

--------------------------------------------------------------


 

  南方网讯 “抄袭”现在已经是一种人人喊打的学术腐败了,但另一种学术腐败却一直为人们所忽视。本报(中国教育报)2月20日刊登的《一本糟糕透顶的译作》一文,作者北京师范大学檀传宝先生凭着知识分子强烈的责任感和正义感,对正损害当前学术界、知识界声誉与纯洁性的译著质量低劣问题进行了尖锐的批评。文章发表后,在学术界、知识界引起了强烈的呼应,除了接到大量的读者来信外,许多专家学者也纷纷对译著质量问题表示了深切忧虑和关注。在本报的倡导下,部分专家学者召开了一个关于译著质量问题的座谈会,对当前译著中存在的质量问题进行了理性的探讨和分析。

学术译著影响深远,必须有虔诚恭敬之心。应建立学术翻译批评机制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宗教系博士生导师何光沪教授

现在翻译质量大滑坡,一些所谓“译著”的水平,低到了歪曲作者、欺骗读者的地步。情况严重,有目共睹,在此且不多言。我只说两点:

一、学术著作的翻译,同文学作品的翻译相比,对社会对历史的影响,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重大领域的影响,可能更大。高质量的翻译会有巨大的正面影响。例如佛学方面,唐代曾有极认真、极负责、极严谨的程序化翻译工作,且不说对佛教传播,甚至对中国哲学的提高、深化(宋明理学)也影响极大,对中国语言的丰富也大有贡献(如“世界”、“平等”、“实际”等词汇所示)。再如明末耶稣会士同徐光启等学者合作的翻译,对西学东渐、中学西传和中国数学和科学技术均有巨大贡献,清末民初的学术翻译对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对中国社会的全面改造之贡献,更是难以尽述。那些译者或是兼通文理,或是学贯中西,且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译事“正心诚意”,对作者和读者诚敬谦恭,这是翻译的起码条件。(顺便说说,重要概念的误译会造成很大混乱,如纳粹主义的意译“民族社会主义”,被译成“国家社会主义”,“公民社会”被译成“市民社会”,都是如此。)

二、除了上述起码条件,还有三个必须条件:1、相关外文要吃透,2、中文表达要合格,3、相关内容要明白。但是,没有条件硬要译的人到处都有,水平高低、责任心大小只是相对的,仅仅呼吁“严肃认真”、“提高质量”效果不大。现在质量普遍下降,得从制度上找原因,想要情况有总体的改善,必须进行相应的制度建设。因此我建议:第一,建立、健全或加强学术翻译方面的团体或机构,进行学术翻译方面的教学、研究、术语统一标准制定等工作;第二,开展学术翻译方面的评审、评奖活动,这类活动除了要有学术翻译团体参加或主持,还要有新闻出版界特别是出版社广泛参与;第三,建立健全学术翻译方面的批评机制,鼓励和规范正当的批评,这有助于形成尊重被批评者的人格尊严但又尊重真理、维护学术尊严的正常风气,可以创办一个严肃的“翻译批评”杂志,作为第一个具体措施。

翻译是一种修正,翻译要解决两种错误

清华大学外语系学术委员会主任、比较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翻译》编委、博士生导师 王宁教授

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第五届理事会在今年年底就要召开,以前我们也有过很多这样的学术讨论会,如文学作品翻译中的“信、达、雅”问题,人文社科等学术著作的翻译问题,以及把中文翻译成英文的问题。我的经验,从事翻译实践越多,就越感到翻译之难。有一位意大利学者曾认为翻译是一种背叛,但我认为翻译实际上是用另一种语言对原文的修正,也就是说,没有纯粹忠实的翻译,翻译永远是一个未完成的过程,尤其是文学作品更是这样,因此我们就有了名著重译和经典重构的问题。但我们今天讨论的翻译中的错误只是一些常识性的,并未上升到那么高的层次,对于这样的错误应当彻底杜绝。翻译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文化问题,翻译时应该尽量译出原文中包孕的文化内涵。修正不是没有标准的,我指的不是那些不懂装懂的常识性错误,而应是可以在学术范围内讨论的深层意义的修正,对此我们应予以区分。现在国内的翻译界批评的恰恰更多的是一些常识性的错误。

翻译有着常识性错误和深层次错误之区别,深层次错误可能是不同的译者对原文的文化内涵理解上出现的偏差,要避免这种深层次的错误应该具备三个条件:一是应至少懂两三门外语,翻译时相互参照才可以译得更准确。二是翻译时要对中文的原意尽可能吃透。我认为香港和台湾的翻译在理解上要比大陆的不少译者强,因为他们大多在欧美学习过,外语功底比较好,而他们的问题则在于知识结构方面和汉语的表达上。一般来讲他们的文字表达都比较老化和拗口。在中译外方面我们更应该注意在学术水平和外文水平上同时并重。现在国内搞翻译的人大多不是学外语出身的,学相关专业的人更多一些,这比起学外语的靠语法死扣的翻译要灵活些,他们往往在揣摩上下文的意思时可能更准确。但是假如碰到他们不懂的东西则会出错。三是学科方面的准备应扎实。

上一篇:徐复观撰写论文 批评余英时的学术漏洞
下一篇:清华教授被指抄袭续:学者呼吁成立调查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