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著协为汪曾祺维权,媒体:网络转载要不要“受戒”?

9月23日,记者打开中国知网,在搜索框作者一栏中输入“汪曾祺”,出现的文献只有两条,一条是2016年1月25日上传的《阅读》杂志收录的《受戒》节选版本,一条是《名作欣赏》杂志收录的《受戒》全文。而在“全球学术快报”手机客户端上,按作者名搜索,已经没有资源显示了。而在这之前,用户无论在网站还是在手机客户端,都能搜到《受戒》,而且只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就能下载。

已故作家汪曾祺。资料图

这一变化可能与三天前开庭审理的一起案件有关。9月20日,经已故作家汪曾祺家人授权,中国文字著作协会(下称中国文著协)起诉《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下称学术期刊)和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同方知网)的首起维权诉讼官司,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审理结束,双方表示庭下进行协商。

据悉,这是中国文著协依法维护会员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第一案。

首次为已故作家维权

2008年10月成立的中国文著协,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比较陌生。据其官网介绍,协会是依据著作权法和国务院有关规定,由中国作家协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科学院等12家著作权人比较集中的单位和陈建功等500多位我国各领域著名的著作权人共同发起成立的,是以维护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宗旨,从事著作权服务、保护和管理的非营利性社会团体,已获得国家版权局正式颁发的《著作权集体管理许可证》,是我国唯一的文字作品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

汪曾祺,中国当代著名作家,其作品《受戒》首次发表于1980年,后被多家期刊转载。1997年5月16日汪曾祺去世后,其著作权由三名子女汪明、汪朗、汪朝共同继承。经汪明、汪朗授权,汪朝以自己的名义授权中国文著协对《受戒》进行集体管理。根据规定,中国文著协有权对作品法定许可获酬权、汇编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广播权、表演权、复制权等相关事宜,进行维权诉讼。

今年6月中国文著协发现,学术期刊与同方知网未经授权,将《北京文学》《文学界》《芳草》《朔方》《雪莲》《阅读》《天涯》《可乐》《名作欣赏》9种期刊、杂志上刊载的涉案作品《受戒》,分别在各自经营的“中国知网”“全球学术快报安卓客户端和IOS客户端”平台上向公众提供,并通过单次付费、包月、包年服务等方式向公众提供,收取费用。

据中国文著协负责人介绍,其实在早在一年前,他们就发现《受戒》被侵权,2016年5月曾代表会员和权利人正式向学术期刊和同方知网发出函件,要求尽快解决涉及的著作权问题。然而,多次交涉均没有提出具体解决方案。2017年7月,中国文著协一纸诉状将学术期刊和同方知网告上了法庭。

“我们要求两名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删除涉案作品《受戒》,并承担连带责任。”在9月20日的庭审中,中国文著协代理律师认为,“未经授权,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涉案作品的行为,已经侵犯了《受戒》的网络传播权,且侵权行为时间跨度大,主观意图明显,给著作权人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为此,中国文著协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连带赔偿经济损失5万元及相关费用支出。

网络转载是否适用“法定许可”

面对中国文著协的起诉,学术期刊与同方知网方面均表示,所有转载都是在网络法定转载期间(2006年12月之前)完成的,享有合法的权利;至于在转载过程中的稿酬支付,那是需要另外商谈的问题。

“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的是上传作品的权利,上传作品一上传,就已经完成了,后续转载不需要再次授权。”学术期刊与同方知网代理律师认为,目前存在于中国知网和全球学术快报手机端上的《受戒》都是在网络法定转载期间完成的,而作品适用的法律条款应该是它第一次上传时的法律条款。

记者梳理资料发现,学术期刊与同方知网一再提及的“网络转载法定许可”的确在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和2003年修改的《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出现过。

2000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第3条规定:“已在报刊上刊登或者网络上传播的作品,除著作权人声明或者上载该作品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受著作权人的委托声明不得转载、摘编的以外,网站予以转载、摘编并按有关规定支付报酬、注明出处的,不构成侵权。但网站转载、摘编作品超过有关报刊转载作品范围的,应当认定为侵权。”
上一篇:清华教授被指抄袭续:学者呼吁成立调查委员会
下一篇:国内首部解读田园综合体理论与实践学术著作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