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界挑战和机遇并存 当代文化趋向与图书出版 ——陈思和教授在山东出版集团的讲演(节选)(人民网 )

  一、出版策略与文化思潮的关系

  最好的出版家是创造文化思潮、扭转文化潮流的人,这样的出版社是原创型的出版社,所谓的品牌,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


  当代文化的发展势态,或者说文化走向和出版策略这样一个命题,其实有很多种解释方法。通常的一种理解,就是我们需要知道现在外国的文化发展趋势是什么,我们当前的文化发展趋势又是什么,有什么可能性?了解这些趋向以后,就可以相应地提出某种对策,赶快跟上,或者想出一些出版途径,进入到文学文化发展势态当中去。这是一种思路,但并不是好的思路。为什么?我认为中国的市场,特别是图书文化市场,图书的发展同文学的发展,局部地看,所谓的文化走向、势态、发展等等,基本是一种人为的东西。整个文学文化思潮发展的本身也是人为行为,就是通过人的努力,用时髦的说法,就是一种“炒作”——说“炒作”,我并没有贬义;通过人为地去“做”,推动某种文化趋向的发展,甚至影响整个文化事业。这是我对文学潮流、文化思潮的基本态度。因为,国家的一般文化状态不会有很大的反复和变化,它基本是稳定的,但是我们看到的文化现象是不断变化的,那就是通过某些人的“炒作”,各界人士的推波助澜,推动了某种文化潮流向前走;过一段时间,又会被另一种潮流所掩盖。要认清文化潮流的发展,就必须看到,它正处于什么阶段,因为文化潮流一定有兴起、发展、繁荣的过程,最后是衰落。我们必须认清,所谓文化走向和文化潮流处于什么阶段,是兴起阶段还是衰落阶段,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与此有关的另一个问题是,有一种规律,即是无论学术动向、文学动向,甚至是一些很严肃的学术思想,基本上都有对立面。就是说,有一个阶段,在强调一种倾向的时候,这种倾向就会压倒所有的倾向,好像成了一种主流发展,可是过了几年就会反过来,而且新的走向与前段日子的走向完全相反。所以,一个文化思潮的发展有几个特点:一个是有人为性的因素,是通过人的努力去推动的,并不是自然的、先验的或天上掉下来的;第二,这种发展变化始终存在由盛到衰的过程;第三,它的整体变化很可能是对立面的转化,很可能就是一种倾向变成另一种倾向。

  联系到出版的现状看文学文化思潮,我有一种很深的感触:其实每一个编辑都可能成为一种出版思潮或学术思潮的推动者。尤其是在今天大量的文化思潮和流行文化面前,很可能一个点子、一种努力、一本书,就改变了整个出版界,并会使出版界朝另一个方向发展。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所以,当我们认清文化走向和出版策略的关系的时候,我想,首先要有出版策略,才有文化走向,关键看怎么把握。并不是说有了文化走向,对应它来想方设法出书,而是反过来,应先制定一个文化策略,有了整体的出版理念,然后可以去创造阅读走向,影响文化市场,推动文化发展。

  从当代文化的发展或出版思潮的发展来说,每一个思潮的推动,总归首先有一批精英分子,一些聪明的人,他们可以是作家,也可以是编辑、学者,总是会突然提出一些想法,会在整个文化思潮中一般人看不到的地方,制造出一个文化高潮或文化潮流。这是现代出版很重要的概念:通过实践推动一种文化走向。第二类人,是跟风,跟潮流的人,也是聪明人,看到潮流出现了,马上有许多出版社、许多编辑跟着走。比如上海男孩韩寒,读中学时写了长篇小说,红起来了,马上有一大批的“小韩寒”,而且年龄越来越小,他们看似不断制造这样一个潮流,其实是在跟从最早创立的一个“新概念作文”。后面又紧跟着什么低龄写作、少女写作,就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出版市场。但这两者是分不开的,没有精英为核心,就推动不了潮流;而没有跟潮派,也不可能成为大的文化走向,只能是几个人小范围的文化实验,很快也会烟消云散。还有比较糟糕的是第三类人,属于那种跟末班车的:等他们反应过来再去跟从潮流,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出版自有它的周期,要写、要编、要印,不可能很快,等书运作出来,市场已经衰落了,书就堆积在仓库里。像这种跟潮派是很危险的。在整个出版界,总是只有少数是前面两种,他们得利了,而大多数是后一种,等他们去赶末班车的时候,潮流已经过去了,又有一批新的精英出来策划新的动向。所以文化市场不可能是一种常销市场,不是一种正常的运作,而是“现代读物”的一种创造。但这会造成大量的浪费和积压,人才、资金和文化的积累性建设,都会受到一些影响。

上一篇:韩国179名教授因涉嫌学术抄袭被起诉,或迎最大规模下课潮
下一篇:CERNET第十二届学术会议征文通知 ―高校科技―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