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金融史研究魅力发挥出来,是重要的学术责任

◆洪葭管先生既是中国金融史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又是金融货币理论学者,还是现实金融问题的资深研究员。近日,洪葭管先生就中国需要理论与实际有机结合的金融学科建设和金融学理论框架的构建、充分发挥金融史学研究的魅力、维护金融安全等诸多问题,接受了本报的采访。 沈建中

现年92岁高龄的洪葭管先生,60年来致力于金融史、金融学和现实金融问题的研究,笔耕不辍。他自1959年在《学术月刊》上发表论文,1960年主编《上海钱庄史料》起,至今撰写、编纂了20种著作和金融史料书。1984年他发表论文《从借贷资本的兴起看中国资产阶级的形成及其完整形态》,最新撰写的则是去年发表的《金融史的魅力在于客观真实》。他还出版有专著《金融话旧》(1991),以及近年的《中国金融史十六讲》等。在洪葭管先生的20种著作中,有四本最为重要。

一是专著《在金融史园地里漫步》(1990),出版时金融体制改革进入高潮,引起探索未来金融市场模式和机制的各方的关注,并有院校作为金融史课程的辅导教材。

二是他担任主编、总纂、主要撰稿人的《中国金融史》(1993),本书是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教育司受国家教委委托组织编写高等院校金融类专业的统编教材,学界评价为金融史学科建设的奠基著作。

三是专著《20世纪的上海金融》(2004),题目所涉无疑是重量级的研究课题,他却谦虚说:“20世纪刚刚过去三年就踉踉跄跄第一个在这个舞台上登台亮相,确实是不揣浅陋;但由此却也可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不久定将会有高质量的同类著作问世。”

四是专著《中国金融通史·第四卷(国民政府时期)》(2008),书中披露不少未刊史料,“还历史以真面目”。终审报告结论认为“是可传诸后世之作”。

洪葭管先生现为中国金融学会金融史专业委员会主任、上海市金融学会顾问;曾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上海市金融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金融研究所副所长,上海财经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管理学院兼职教授,交通银行咨询委员,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指导教师,被誉为中国金融史学的主要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是一位现实金融问题研究的资深专家,1994年荣获“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今年初,洪葭管先生因在中国金融学科建设中的卓越成就,荣获刘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授予的“中国金融学科终身成就奖”,并在上海举行了隆重的颁奖典礼。最近,沈建中先生受本报委托,专访了洪葭管先生。

金融史学科要尊重历史,更要服务现实

文汇报:1994年版的《中国现代社会科学家大辞典》中,您是经济学科内唯一一位被称为“金融史学家”的。现在,您已92高龄,仍然著述不辍,对于您来说“颐养天年、安度晚年”似乎还是一件遥远的事。

洪葭管:那时我已有四本金融史方面的专著,所以被冠以“金融史学家”,也可见金融史学研究有难度、需要条件。这次获奖检阅成果不少,这是老人占了便宜。自己确也作了努力,但由于“山上无老虎”遂使“猴子称大王”了。耄耋之年的我虽然弱不禁风,但也没什么毛病,脑子不糊涂,还能写文章,研究工作对我是适宜的也是有吸引力的;至于生活,我并不追求颐养天年、安度晚年,但我的生活是充实的、愉快的,也是幸福的。

文汇报:您作为《中华金融辞库》分主编,在“中国金融史概观”条中明确定义:“中国金融史是以研究中国自古以来金融关系发展演变的历史为其任务的,作为一门学科,它是以金融学和经济史学为基础而逐渐形成的边缘学科。”但也有个别人认为,您所下的定义把金融史的学科地位降低了。

洪葭管:我坚持认为金融史作为社会科学的一种门类,就应按科学方法界定,不能人为地抬高夸大或降低忽视。在旧中国没人写综合性的金融史,那时只有马寅初《银行论》、杨荫溥《上海金融组织概要》等,大学商学院只有“会计银行科”或“银行科”。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银行重视金融史料的收集与整理,成立研究金融史料的专门机构,北京的总行参事室承担货币史,上海的合营银行总处金融研究委员会承担金融史的资料收集、整理和汇编,主要项目纳入国家科委规划。1990年代初国家教委委托中国人民银行组织编写供高等院校金融类专业统编教材《中国金融史》。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设有金融史课程,并有金融史专业的硕士学位授予点,这就把金融史这门学科置于相当高的地位。

上一篇:推荐人回应复旦院士被曝造假:没细看学术材料
下一篇:艾四林:站在更高的学术平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