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宪容更新博客列举金融专著 只字不提去职原因

  首次更新博客 列举近十年来的金融专著

  易宪容去职引发讨论:经济学者该怎样说话

  本报记者 刘世昕 实习生 栾明月 王烨捷

  在“失踪”了多日后,易宪容今天上午终于在自己的博客露脸。今天,这个多日没有更新的博客,不仅发表了一篇题为《加息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还列举了近10年来他发表在各类金融核心期刊数百篇论文的目录以及金融学方面的专著。

 
 
 
 
这些专著或论文,都与“金融”这个易宪容的“本职研究工作”相关。

  前几天,易宪容供职的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官方网站发布消息说,易宪容“提出辞去所担任的金融发展与金融制度研究室主任一职。所长办公会议已批准他的辞呈”。然而真正引起媒体关注的,是某媒体报道的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李扬对易宪容的一段评价——“我们这里(社科院)不允许不经论证,没有根据就发表言论”、“房地产问题非常复杂,不是开车沿三环路转几圈就能说清楚的。”

  近年来,易宪容这位研究金融的学者一直活跃在房地产新闻界,他的博客文章对房地产的唱衰,不仅一次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也不断地惹恼着地产商们。这次,有消息说他因为没有完成本职工作而去职,易宪容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最近几天关于易宪容离职的一项调查显示,被调查者中有81.24%认为易宪容是位有良知的学者,认为他早该下课了的比例则占10.07%。对于他发表的关于房地产的言论,完全赞同与大部分赞成的分别占到被调查者的41.54%、39.92%,反对者占18.54%。

  今天,在他更新后的博客里,仍然只字未提媒体对他去职一事的争论或质疑。

  虽然目前还没有易宪容本人关于辞职事件的正面表态,但一场关于经济学者该怎样发表言论、公众该怎样通过学者的言论分析市场信息的讨论已经在学者间和媒体中掀起。

  经济学者究竟该怎样说话

  易宪容的批评者认为,作为金融学专家,他对房产市场的研究并不算权威,没有资格在媒体上公开发表房地产方面的言论乃至误导读者。比如,易宪容的一位同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他对于易宪容在学术方面的造诣还是比较认同的,但作为一个金融领域的专家,却经常发表房地产方面的言论就脱离本行了,这样的言论缺乏严谨性,并且是不负责任的。

  “房地产金融包括在大金融范围之内,易宪容是社科院的金融学专家,他绝对有资格谈他的看法。”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说,“学者有发表其看法和观点的自由,媒体愿意并且乐于炒作,怎么可以怪学者?”

  据了解,无论是在摩根斯坦利和标准普尔公司的全球产业分类中,还是在英国《金融时报》的全球分类中,房地产业都属于金融业的范畴。

  批评者提出的另一个问题是,易宪容经常发表过激言论。中央财经大学的这位教授则认为,学术没有“过激”一说。有些学者喜欢小心翼翼地推测,有些学者喜欢大胆地揣测;有些学者讲话、发言不喜欢留名,有些学者说话做事都喜欢“名正言顺”。

  “学者、教授也是人,也有各自的性情、喜好!我们所讲的学者,一方面在理论知识、基本原理上不存在偏差,另一方面,在个人观点、学术意见上必然存在分歧。”这位教授说。

  一些专家同时质疑易宪容的研究方法以及治学的严谨性。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李扬曾对媒体表示,社科院不允许不经论证、没有根据就发表言论。

  对此,经济学者黄祖斌在新民网上表示,他不赞成李扬说的“不允许不经论证,没有根据就发表言论”。“有些东西再调查也没用,有些东西是一目了然的。比如,不能等到金融危机之后才来作判断。”黄祖斌说,“每一个吃鸡蛋的人都有权利对鸡蛋好不好吃发表自己的看法。”

  另一位近年来活跃在房地产新闻界,但也不是房地产专业人士的沈晓杰认为,每个学者都有自己的研究方法,关键是能够找到真理,相反一些所谓专家虽然有数据什么的,但这些数据都来自开发商等利益集团,甚至有些研究项目就是房地产商资助的,即使方法再科学,也不能得出正确的结果。“现在的社会缺少像易宪容这样的敢说真话,站在老百姓利益角度的学者。”

  自称独立学者的房地产专家舒可心说:“我虽然有些地方不同意易先生的观点,但他在媒体上公开发表言论这个做法绝对没有问题!”

  学者辞官没必要与学术自由挂钩

  对易宪容辞官事件的讨论,有些已经上升到了学术自由的高度,但经济专栏作家薛兆丰却认为,这种说法过头了。

上一篇:高明:整治“权学交易”还得突出学术严谨性
下一篇:雍平学术专著《文心雕龙解诂举隅》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