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涉假”的恩怨是非

原标题:院士“涉假”的恩怨是非

近日有媒体曝出,中科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教授王正敏与其学生王宇澄反目成仇,同室操戈,师徒二人水火不容。学术造假、院士除名、师生恩怨……在这场事件中,各方关系盘根错节,搅浑了一潭池水。对此事件,记者近日进行了实地调查采访。 

起因:非学术因素引起的学术争端 

如今,王正敏和王宇澄争论的重点集中在学术问题,而实际上整个事件却并非由学术争论引起,而是围绕在学术外围的非学术因素起到了关键作用。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告诉记者:“学术资源的分配在整个事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其实一个院士就是一个‘山头’,聚积在他周围的同事和学生共享院士所带来的学术资源。” 

据了解,王正敏从1999年开始申报中国工程院院士,申报了3次都未能成功,2005年转而申报科学院院士,这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 

2005年12月,中科院院士增选名单公布,王正敏位列其中,成为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的唯一院士。 

王宇澄与王正敏的师生情份开始于1999年,当年,31岁的王宇澄考取了王正敏的研究生,并因表现优秀,从硕士生变为硕博连读。2003年王宇澄被聘为王正敏的秘书,至2005年,两人一直保持着紧密的关系。 

王正敏成功当选院士,王宇澄认为自己出力不少。其父亲称:“申报院士材料的紧张阶段,王宇澄在工作中晕倒,导致左门牙跌断,下唇被洞穿,缝了3针。”同时,王宇澄通过亲属帮助王正敏找到了刘新垣、戚正武两位院士推荐人。 

然而成功当选院士后,师生二人的关系却急转直下。王正敏告诉记者:“我大概在2005年底到2006年初对他说,做秘书很耽误时间,都是一些杂事,因此不让他再做我的秘书,好去提高业务。我想那个时候他就不高兴了。”当时,王正敏还告诉王宇澄:“外面都在说我们搞小集团,这样不好。以后你最好少来找我,这样对你好。” 

而王宇澄告诉记者:“院士申报成功以后,他就一脚踢开了我。” 

此后王宇澄在职称评定、业务发展上接连受挫,他认为这是王正敏故意为难他,感到自己工作全无希望了。 

2009年10月,一份《我的爱徒王宇澄培养计划》出现在两人之间,其中涉及10条保证。“如果按照《培养计划》实行,基本上围绕在院士周围的所有学术资源都将集中到王宇澄一个人身上。”复旦大学一位教师告诉记者。 

在《培养计划》中记者看到以下内容:将王宇澄列入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耳鼻喉科及上海市听觉医学临床中心重点人才培养计划;考察半年后升任耳鼻喉科副主任;从现在起担任上海市听觉医学中心临床及语训部负责人;经过2—3年将王宇澄培养为学科带头人;王宇澄担任听觉医学临床中心第一副主任,主任为王正敏教授;参照院士终身制为王宇澄设立终身秘书制;以后所有机会首先考虑王宇澄……” 

计划书中一再提到的上海市听觉医学临床中心,由王正敏担任主任,分为临床部和AV(听性语言训练)部。中心组成人员主要是王正敏的学生。“王正敏在中心有不可抗拒的权威。”一位中心医生告诉记者。王宇澄则认为:“因为他是院士,学生们对他都是敢怒不敢言。” 

与同龄人相比,王宇澄在学术道路上并不突出,已入不惑之年的他只是副主任医师、副教授。而与王宇澄同龄的王正敏的学生陈兵、戴富春、吴海涛都已是主任医师、教授。其中,戴春富2006年被评为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曾担任“美国耳鼻咽喉科学研究学会”(ARO)国际执委;吴海涛现任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耳鼻喉科三级学科——头颈外科学科副主任。 

“王正敏就是下棋者,我们都是他的棋子,是来给他干活的。”王宇澄对记者说,“但是和我的关系就如蛇和农夫的关系。” 

据官方介绍,王正敏担任复旦大学眼耳鼻喉科医院耳鼻喉国家重点学科主任、卫生部听觉医学重点实验室主任、上海市听觉医学科学研究所所长、上海市听觉医学临床中心主任、教育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学部委员等职,手中有很多学术资源。“在中国,学术往往承载着太多本不属于它的东西。”一位教师叹息道。 

举报:历时四年的艰难博弈

王宇澄对记者说,他从2010年开始举报王正敏,而这正是在《培养计划》出炉、师生彻底决裂之后。 

“前两年我都是在医院举报,没有告到学校去。真正到学校举报是在2012年初。”王宇澄告诉记者。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院士“涉假”的恩怨是非
上一篇:新田首部文史学术专著《新田骆氏锦衣卫世家》即将出版
下一篇:“侯镜如生平思想”学术研讨会在河南大学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