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出版混乱不堪,垃圾专著误国误民!

在出版业持续高速发展的今天,庞大的出版市场正在渐渐改变着绝大部分领域中的出版状况。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共出版图书44.4万种,总印量83.1亿册,其中新版图书25.6万种。

随着图书数量的增多,读者的阅读范围也在不断地拓宽,相对来说,以往普通读者很少接触的学术著作也成为阅读的选择之一。

目前,大部分出版社都有出版学术著作的业务,在图书市场上,学术作品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分类。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图书市场上好的学术出版物却很难寻觅。

对于当前学术图书的出版状况,其实早有批评。许多打着学术著作的名号的图书,动辄号称“煌煌巨制”、“世界领先”,或者动辄几百上千万字,但其中互相抄袭、简单拼凑、错字连篇等问题,也使得不少人对市场上的学术作品失望。

对此,方舟子表示:“学术图书的出版,说是繁荣,还不如说是泛滥,对于学术来说,所谓学术著作的意义有限,远远不如论文。学者圈中的人,很少去看学术著作,而对于普通读者来说,粗制滥造的作品又很容易引起误导。更重要的是,很多学术著作出版使用的都是国家的经费,最终造成了巨大的浪费,倒霉的还是纳税人。”

学术专著不那么专业

北晨:当前学术著作出版量非常大,但受到的批评也很多,应该怎么看待学术著作呢?

方舟子:首先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需要弄明白,就是所谓的学术专著,它对学术的意义并不大。一个学术成果恰当的发表渠道是学术期刊,特别是国际上著名的期刊。第一,它有同行业的评价,其二,学术期刊的评审本身,往往就是领域中非常好的,甚至是顶尖的学者。而学术专著则没有经过这两个环节的评价过程,一般来说,出版社同意,就可以出版,质量当然堪忧。所以说,它对学术本身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北晨:那为什么还会有学术著作出现呢?

方舟子:一般来说,出学术著作,或者是归纳总结自己以往的学术观点,或者是归纳总结别人的学术观点。在国外,还有一种就是带有一定普及性的作品,也就是向公众介绍某个领域的研究成果的作品,既有学术性,也有普及性。

粗制滥造的学术出版,伤害的不仅仅是纳税人的钱,同时对于学术研究本身,也并无益处,反而造成了学术环境的不公平。

学术出版之所以泛滥,和我们的学术评价机制的落后有关,一本学术专著背后,是一整条完整的利益链。而要改变垃圾学术书泛滥的状态,使学术出版回归纯洁,首要应该改变的是学术评价的机制和观念。此外,学术著作本身的受众并不多,在电子阅读的时代,电子化要远远比出版印刷品更加合理。

混乱的学术出版

北晨:在您看来,当前的学术出版状况如何?

方舟子:当前国内的学术出版非常混乱。很多时候是在滥用国家的资源,特别是在人文学科领域,研究员申请了科研项目,拿了国家的科研经费,但是又没办法发表高质量的论文,最终凑出一本书来,算是交付了项目。这等于随便弄个专著的名义,就可以拿到国家的经费,质量如何可以想象。实际上,这样的书太多了,而且也没什么人看,包括编书写书的人,可能自己都不看。因此,有的书出版之后就束之高阁,永远藏在仓库里,有的书可能到了市场上,但基本上无人问津,结果就是市场上垃圾书遍地。

北晨:这是否也算是一种学术腐败呢?

方舟子:是的。所以我一直都反对国家投资出版这样的书,或者把这种书当做科研项目结题的方法,这样的书,编写的人本身就不可能认真,因为他们自己知道,根本就不会有人看。那么,这样的书出版的意义何在呢?

学术出版的利益链条

北晨:既然对学术研究没有多少意义,又没有什么人看,为什么还会泛滥呢?

方舟子:这就涉及学术出版背后的利益了。对于出版社来说,出版这样的书是旱涝保收的。因为它拿的是国家的钱,或者是研究人员的经费。因此,即便是一本都卖不出去,他们仍旧赚钱。对于著作者来说,一来可以用出版图书的方式申请经费,或者当做科研项目的结题成果,同时还能够名利双收,甚至作为自己的学术成果,评职称、提升待遇等,何乐而不为?

北晨:粗制滥造的作品如何会成为科研项目的结题成果呢?

方舟子:国内审核科研基金的人多是官员,其中某些官员可能并不太懂专业学术,或者懂也不去认真评价,他们有比研究学术更多的事情要做,哪里有时间认真去研究和评价呢?而且,在一般人的观念中,出一本专著要比发表一篇论文更难,也更有分量。其实事实并非如此,出书只要出版社同意即可,但要在专业期刊,特别是国际一流的期刊上发表论文,需要经过非常严格的评审过程,比出版专著要困难得多。

不成熟的学术评价

北晨:能够成为学术成果,可能正是学术出版泛滥的原因之一,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学术出版混乱不堪,垃圾专著误国误民!
上一篇:【推广】宁夏中医陈堃著作获中国民族医学学会学术奖
下一篇:专访陈平原:每一次学术转向的背后 都有内在理路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