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光启文库”主编陈恒教授

大型文库的成功出版,离不开鲜明宏阔的编辑理念,众多学者的群策群力,顽强高效的项目推进能力,以及出版社的大力支持。日前记者采访了陈恒教授。

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陈 恒

“光启文库”首发四本学者随笔集,分别是张广智的《徜徉在史学与文学之间》、彭小瑜的《社会的恶与善》、李剑鸣的《学术的重与轻》、孙周兴的《一只革命的手》

读 书:您在大学教学之余,一直花很多精力编书。听说您现在主编有《新史学》《都市文化研究》《世界历史评论》三种辑刊,前两种已经坚持了十几年,并成为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来源辑刊。此外,您还编了几套丛书,都是坚持很长时间的丛书,比如“上海三联人文经典书库”已经刊行了近百种,还有几十种等待出版。现在您又着手主编这套大型的“光启文库”,等于又给自己揽了一个马拉松式的大任务。请您谈谈“光启文库”的编辑缘起,为什么命名为“光启”?

陈 恒:工作之余,每人都有自己的爱好,有人爱旅游,有人爱收藏,有人爱运动……我教学之余则爱编书,这也许是我最大的业余爱好吧。正是这一爱好让我有机会再编一套丛书。

前两年,上海师范大学校方为拓展学术交流,鼓励学术创新,培养学术新人,提升学校科研的国际化水平,拟建立一所高水平学术研究机构,主要致力于学术积淀、人才培养、文化传承和社会服务等工作。

学校决定成立高研院后,究竟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一直确定不下来。一次北京几位教授来访,大家谈到此事,有人说“上师大在徐汇区,徐家汇有徐光启”,可以考虑用“光启”一名。大家顿感眼前一亮,“光启”,这是多么响亮的名字,光前启后,寓意又好。网上一查,上海竟然还没有一家学术机构以此命名。以徐光启(1562-1633年)为代表的一代学人,回溯“汉学”、追求“西学”,其精神理念乃中国近代思想的重要源头。正是他们,立足中华文化,承续学术传统,致力中西交流,展开文明互鉴,在江南地区开创出思想文化的新局面,也遥遥开启了上海作为近现代东西交流、学术出版的中心地位。“上海师范大学光启国际学者中心”一名就这样确认下来了。

既然是一个研究机构,经过一段时间建设后总要有一些代表性的科研成果,因此我和本文库另一位主编孙逊先生在广泛听取意见的基础上,决定先启动一套开放性的文库,旨在立足本土、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荟萃当代各种人文经典,以期让智慧之光启迪当下,照亮未来。这就有了“光启文库”的编辑与出版。

读 书:请您介绍一下“光启文库”的编辑设想?

陈 恒:“光启文库”强调“经世致用”,注重文化的学术性和实用性,既促进学术价值的彰显,又推动现实关怀的呈现。本文库以学术为第一要义,所选著作务求思想深刻、视角新颖、学养深厚。同时也注重实用,收录学术性与普及性皆佳、研究性与教学性兼顾、传承性与创新性俱备的优秀学术著作。以此,关注并回应重要时代议题与思想命题,推动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在与国外学术的交流对话中,努力打造和呈现具有中国特色的价值观念、思想文化及话语体系,为夯实文化软实力的根基贡献绵薄之力。

“光启文库”推动“东西交流”,即是注重文化的引入与输出,促进双向的碰撞与沟通,既借鉴西方文化,也传播中国声音,并希冀在交流中催生更绚烂的精神成果。文库着力收录西方古今智慧经典和学术前沿成果,推动其在国内的译介与出版;同时也致力收录国内优秀专著,促进其影响力的提升,发挥更大的文化效用;此外,还将整理汇编海内外学者具有学术性、思想性的随笔、讲演、访谈、笔记等,以期拓展思想操练和精神对话的空间。

江河湖海,皆由细流汇聚而成。“光启文库”的刊行,也绝非编者一力而独成。诚邀诸大学机构、学人襄助,也诚邀有识之士参与。

读 书:“光启文库”计划要出五百种左右的学术著作,在各类文丛出版中,体量堪称巨大。尤其在当下这个追求短平快、重短期效益产出的时代,策划出版这样的超大型文库,无疑需要相当的魄力和责任感。您曾经形容参与“光启文库”的团队是一支“疯狂热爱做这个事的团队”。相对其他文库而言,“光启文库”具有哪些特点?为更好地支持文库编辑工作的顺利进行,你们有哪些新的设想?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访“光启文库”主编陈恒教授
上一篇:杨新民:三十年坐热“冷板凳”
下一篇:学术专著出版居然还可以这么干?树上微出版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