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著的幽默致谢

按照国际惯例,一篇标准格式的学术论文通常由题目、作者、单位、摘要、引言、正文、致谢、文献等部分组成,其中致谢的环节一般必不可少,因为论文所涉及的科研工作往往离不开他人或机构的帮助以及各种渠道的资金资助,这些都是需要作者善意地表达感谢的。但是有些科学家喜欢把自己幽默的天性体现在论文或者著作的致谢部分,因为相对而言这一部分最不需要循规蹈矩,但可以锦上添花。

2016年3月3日,比利时鲁汶大学的物理学博士后Mihailo Backovic在网上贴出了一篇题为“A Theory of Ambulance Chasing”的论文(即《一个关于浑水摸鱼的理论》,预印本号为arXiv:1603.01204),仔细分析了近年来发生在基本粒子物理学和宇宙学界的几桩“乌龙”实验结果以及相应的理论“跟风”文章的统计数据,其中包括2011年9月OPERA合作组报道的中微子超光速现象,2014年3月BICEP2合作组宣布的原初引力波信号,2015年底ATLAS和CMS合作组捕捉到的反常双光子事例。

Backovic博士借用法学术语“Ambulance Chasing”表达了对那些不管实验结果的青红皂白而喜欢在第一时间发表跟进文章以赚取引用率的理论学者的行为的担忧,从而把读者的关注点引向科研心理学和科研社会学的范畴。他在论文的致谢部分风趣地写道:

“I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SNCB Belgian Railways for providing a comfortable environment on the trainswhere most of this work was conducted as well as for frequent delays in the train system which provided the much needed additional time to complete the project…”

我感谢比利时SNCB铁路客运系统所提供的舒适环境,这一工作的绝大部分都是在火车上做出来的;我也要感谢火车的经常晚点,从而为我提供了完成这一课题所需的额外时间…

Mihailo Backovic

与Backovic博士的致谢词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的Paul Frampton教授当年在狱中撰写的学术论文的致谢词。

2012年1月23日,Frampton教授在阿根廷机场被捕,随后被关进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Devoto监狱,其罪名是携带毒品。天性乐观的他身陷囹圄也坚持做科研,而且自嘲地在论文的作者和工作单位处署上了虚构的Centro Universitario Devoto地址,暗指自己服刑所在的监狱。不仅如此,Frampton教授还在一篇题为“Remarks on the Cosmological Constant”的论文(即《关于宇宙学常数的评论》,预印本号arXiv:1205.4594)致谢部分郑重其事地表示:

“I am grateful to K. Ludwickfor a useful discussion and to the Centro Universitario Devoto for providing agenerous amount of unencumbered time.”

我感谢K. Ludwick的有益讨论,也感谢Centro Universitario Devoto提供了大量不受打扰的时间。

Paul Frampton

除了反讽火车晚点的无奈和自嘲身不由己的窘境,物理学家们在论文的致谢部分可谓各显神通,花样百出。与欧美学者不同,日本科学家通常被认为是过于认真刻板而缺乏幽默感的。但任何事情总会有一些例外,比如东京大学的Yuji Tachikawa教授就曾在论著致谢中调侃了一番自己不得不应付各种行政会议的苦恼。年轻的他因在超对称量子场论方面的杰出贡献而荣获了2016年度的“物理学新视野奖”(New Horizons in PhysicsPrize),是新生代理论物理学家中的佼佼者。在自己的学术专著《N=2 Supersymmetric Dynamics for Pedestrians》(即《N=2超对称动力学入门》)一书的引言结尾部分,Tachikawa教授不仅表达了对很多同事的感激之情,而且写道:

“The author also thanks theright amount of duties associated to his position, with which he cannot concentrate any longer on cutting-edge researches but still has some time to summarize what he already knows. In particular, he thanks various stupid faculty meetings he needs to participate, during which time he drew most of the figures on his laptop. The readers should therefore thank the overly bureaucratic system prevalent in University of Tokyo, which made this lecture note materialize.”

作者也感谢与其职位相关的适度的责任和义务,这使得他无法再专注于最前沿的研究工作,但仍旧有些时间总结那些他已经了然于胸的东西。他尤其感谢不得不参加的各种无聊乏味的教授会议,期间他在手提电脑上绘制了(本书中的)绝大部分图形。读者应该就此感谢充斥于整个东京大学的过度官僚体系,使这部讲义得以成文。

Yuji Tachikawa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学术论著的幽默致谢
上一篇:论文抄袭、“冒名骗奖”…学术不端行为是否违法?
下一篇:客观真实阐述新疆历史与现状的学术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