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岁“农民数学家”出版15本专著:爱上数学很美好

讲起数学,57岁的邓寿才马上滔滔不绝。总结的时候他略有所思,“我这一生有很多不如意,但也有很美好的事情,就是爱上数学。”

2月10号,回到老家的邓寿才在泸州市江阳公园附近的一个小区当上了保安,来上班的时候,他也背来了自己的数学资料和笔记本。他的“工作室”在寝室外的过道里,一张花岗石茶几,一个塑料矮凳,每天4个小时的“数学时间”他便在这里度过。

今年1月初,他收到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出版社新出的《趣味初等函数研究与欣赏》上、下两本。过去10年来,邓寿才已经出版了15本数学专著。他说还有几本正在筹备,最终计划出版20本书。

↑邓寿才在老家的屋子面前

守门的“大神”

人们叫他“邓教授”

才来上几天的班,邓寿才的“名号”就已经传开了,物业公司一名电工班的同事遇到他,也喊他“邓教授”。

邓寿才上夜班,比较闲,他坐在岗亭里,看小区居民进进出出。有人没带门禁卡,或者咨询事儿,他便起身处理,他说“这工作简单,不费事儿。”

春节前,邓寿才在江苏淮安的一所培训学校工作,教数学,一个月工资1万元出头。干了两年,但这个培训学校因为消防问题没过关,目前停业整顿,他也没打算再过去。侄儿把他介绍到小区当保安,周末的时候,再帮两个侄孙补一下课。

邓寿才很适应这份工作,上班之余,他周围散散步,一边走,一边想数学问题。他的经验是,“很多难题都是散步的时候想出来的。”

想出来后,他就忙忙地赶回来,然后把想到的思路记在笔记本上。他说像母鸡怀上蛋,得赶紧找个窝。

在这个小区当保安,他跟另两个工友住一屋,“工作室”只能搭在过道里,一张花岗石茶几,一张小凳子,他说每天大概要在这里坐4个小时。天气回暖了,太阳斜照进来,他说“很安逸,也不冷”。

他的资料装在一个纸箱子里,重要的笔记本装在一个地摊上买的密码箱中。每次准备看书、撰稿,他就把箱子搬出来,等到该休息或者要去上班了,他又把资料挨着装进箱子,抱进寝室的柜子里。

小区居民很多还不熟悉他,但他很热情,工作的时候,总是笑脸相迎,看到小孩子,他会夸“这孩子好乖”。

↑邓寿才在小区物业宿舍的过道里研究自己的数学

 爱上数学

因为当年数学考了零分

邓寿才1980年高中毕业,差了10多分考上大学。之后回到纳溪区上马镇八角仓村老家,当了几年代课老师,那时候他开始痴迷上数学,先在泸州购买大学数学教材,本科阶段读完,他又托人在成都买书,继续自学研究生数学。

如何对数学有了兴趣?邓寿才仔细想,“大概跟那次数学考零分有关”。初三的时候,他在班上成绩较好,老师选了他去参加数学竞赛考试,结果考了零分。

虽然那时候没学到什么东西,“都是上半天课,回家干半天农活。”但被老师作为优秀学生选拔出来,邓寿才还是觉得“自己太丢人”。还那之后,邓寿才决定更努力地学数学。结果越学越有兴趣,直到高考后还放不下。

邓寿才代了几年课,又回家务农,几年后又去另一个学校代课,中途又外出打工,去工地干过杂工,去煤矿干过矿工,去工厂干过包装,也去北京一个学生的公司当了几年会计。断断续续,也在家“专心”种了10来年的地。

在煤矿只干了几个月,邓寿才实在吃不消。一筐一筐的煤,从矿井拉出来,再运到装车的堆场。“太重拉不动,有时候便边走边丢煤块。”下工后,人家打牌、喝酒,他不合群,一个人在角落里研究数学。工友奚落他,叫他“邓书呆子”。

上一篇:客观真实阐述新疆历史与现状的学术专著
下一篇:演员翟天临学术造假波及面越来越大 博导院长都被深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