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天临涉论文抄袭事件持续发酵,学者:明星求学深造更应“宽进严出”

与该文相似的文献包括《〈白鹿原〉白孝文人物分析》与《一个有灵魂深度的人物——〈白鹿原〉之白孝文论》。其中,《一个有灵魂深度的人物——〈白鹿原〉之白孝文论》作者为黄山学院教授黄立华。据北京青年报报道,黄立华曾于2月9日在微信朋友圈里表示,“明星博士的工作室声明其没有学术不端的问题,但我十几年前的文章却被其整段整段地抄袭,事实胜于雄辩。”

对此,黄立华告诉界面新闻,“目前并不想对外交流此事,媒体与社会应更多关注翟天临本人。”

目前,在知网上已经检索不到翟天临的任何学术性文章,也未查到其博士论文。

2月8日,翟天临工作室发布声明解释称,“经由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院领导确认,该校的博士论文是由校方统一安排授权上传知网,与个人无关。2018届博士学位论文预计将于2019年上半年在知网全文公开。”

“近年来,社会舆论对明星读研、读博,一直存在争议,认为这是大学与明星之间的‘交易’,大学看重明星的名气,明星则不过是为了混一张文凭。”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实际上任何人都有继续深造的权利,姚明从NBA退役后,在上海交大读本科,前后用了7年时间才拿到本科毕业证书,这都得到舆论好评。这说明,只要严把质量关,明星攻读学位是会得到认可的,关键在于大学必须坚持一样的培养标准,不能“放水”。

熊丙奇认为,这不只是翟天临的“私事”,关乎其“学霸”人设,还直接关系到大学的教育和学术声誉。大学应该对所有学生一视同仁严格要求,更不能纵容明星学生有学术不端行为。只有大学严肃回应,才能避免这一事件朝闹剧方向发展,影响大学的公信力。

根据《教育部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高等学校对媒体公开报道,其他学术机构或社会组织主动披露的涉及本校人员的学术不端行为,应当依据职权,主动进行调查处理。

高等学校应当根据学术委员会的认定结论和处理建议,结合行为性质和情节轻重,依职权和规定程序对学术不端行为责任人作出通报批评、辞退或解聘、记过处分等处理;学术不端行为与获得学位有直接关联的,由学位授予单位作暂缓授予学位、不授予学位或者依法撤销学位等处理。

因此,若学术不端行为属实,翟天临或将被撤销博士学位并被北京大学辞退博士后职位。

事实上,体育、演艺类明星进入高校深造并不罕见,近些年来,各高校对体育明星的管理总体上比较严格,特别是一些著名高校对部分超期未完成学业的学生进行清退,在社会上产生了积极反响。比如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院2010年拟清退超学时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共307人,其中包括奥运体操冠军杨威和奥运羽毛球冠军高崚。

但此次的翟天临事件则难免让人生疑:高校是否会对明星在毕业要求上降低标准,在学分管理与教育管理公平上开绿灯?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沈建华认为,“明星‘上而不学’或者’学而无所得’,如果依然能获得文凭,这对经过勤奋求学才获得文凭的大学生来说,显然是一种教育结果的不公平。”

她建议,高校应制定符合明星特殊性的“弹性”培养方案、教学计划,同时做到“宽进严出”,以增进其大学教育过程与结果的公平性。

“明星读大学并不稀奇,虽然一直以来社会上对大学录取体育明星或演艺明星充满争议,但这也是大学对入学者摒弃单一的分数评价而采用多元评价的正常手段。”媒体评论人廖德凯则撰文指出,值得注意的是,学校必须严格执行制度,拒绝对明星学生“网开一面”,是对包括明星学生在内的所有学生真正负责任的体现。明星学生则应自律自重,珍惜学习机会。

廖德凯认为,“从教育公平的角度,学校在执行规则上应当对所有学生一视同仁;从教育管理的角度,严格按规则办事,有利于明星大学生正视自己的学生身份,增加学习压力。”

伴随着事件继续发酵,翟天临博士研究生导师陈浥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质疑声四起。

北京电影学院官网介绍显示,翟天临博士研究生导师陈浥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表演专业本科,曾任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院长、现任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党总支书记、副院长。

陈浥既是翟天临的博士生导师,又是院领导的双重身份引发了陈浥“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质疑。

另外,根据《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导师遴选办法及岗位职责条例(暂行)》,博士生导师一般应具有博士学位,无博士学位的申请人应提交相当于博士论文水平和分量的原创性专著;目前正在以项目负责人身份主持省部级以上科研项目;近五年来在国内外核心刊物上发表与我校拥有学科相关的学术论文不少于8篇(第一作者)或出版学术专著2部。

上一篇:【关注】演员翟天临涉嫌“论文抄袭”连续多天上热搜...
下一篇:翟天临学术造假质疑蔓延进娱乐圈 这些公司"踩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