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京:关于用学术讲政治的几个问题

  以上三方面问题清楚了,有了问题导向,讲课也就有了针对性。接下来,就要对这些问题进行学理分析。不过在此之前还要做一件事,也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重点,寻找学术接口。用学术讲政治,需要我们先将现实问题转换成学术问题。如果不做转换,不仅学术无用武之地,而且理论和现实很容易成为“两张皮”。我看过有些老师的讲稿,第一部分通常是介绍学术理论,像一个文献综述,第二部分讲问题,第三部分谈对策,而第一部分和后两个部分完全没有关系。你这样讲课,学员当然要说你理论脱离实际。正因如此,所以我们在备课时首先要找学术接口,把现实问题转换成学术问题。只有转换了,才能用学术去分析。如果不转换,你有再多的学问,也会空有一身本领,使不上劲。

  举例说吧。《资本论》讲“两个必然”,马克思首先把“两个必然”转换成了剩余价值生产与分配问题,这样他就可用经济学的学理讲“两个必然”。再比如中央提出了五大新发展理念,其中一个理念是“开放发展”,你怎么讲“开放发展”?如果你只是讲世界的发展离不开中国,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这显然不是用学术讲政治。但如果我们把“开放发展”转换为全球化背景下怎样参与国际分工,经济学就提供了大量的分析框架,我们就可用这些分析框架讲“开放发展”。要特别说明的是,在座的各位都是不同学科的专家,面对同一个现实问题,大家寻找的学术接口可能会不同。这很正常,学术接口可以不同,同一个问题我们可以用不同的学理框架去分析,但关键是要找到接口,完成学术转换。

  找到了学术接口,我们就可构造学理框架。所谓学理框架,简单地说,就是学术分析的逻辑结构。科学的任务是揭示规律,而规律的表达通常包含假设(约束条件)与推理(结论)两部分,这样看,学理框架是一个逻辑推导体系。前面我说引用经典著作的个别词句不算用学术讲政治,道理就在这里。只有用一套学理逻辑体系把问题讲透彻,才真正是用学术讲政治。

  学理框架从哪里来?可以来自三个方面。一是马列经典著作,马列经典是我们党的理论源头,也是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所以我们要下苦功读马列经典,这是党校教师的基本功。二是本学科的经典。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就在于它为后人提供了学理框架。我们七部两院有不同的学科,每个学科都有自己的经典,我们一方面要读马列经典,同时也要读本学科的经典。三是自己创建。如果你的讲题是一个全新的问题,经典著作没有现成的学理框架,那么你就要自己研究、自己创建。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王东京:关于用学术讲政治的几个问题
上一篇:胡德坤:中国二战史研究与反法西斯大国地位不相称
下一篇:学术不端行为是否违法?学术乱象屡禁不止学术成果被剽窃怎么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