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北京史著作是有市场的

 

朱祖希与《北京城:中国历代都城的最后结晶》

 

 
 

北京内城西北城墙为什么缺一个角?北京城有几条中轴线?北京的母亲河到底是永定河还是琉璃河?北京外城为什么有那么多斜街?

这些北京建城史上的谜团,人们或熟视无睹,或以讹传讹,很少有人能说清楚。新近出版的《北京城:中国历代都城的最后结晶》一书,结合史料与考古发现,为读者道尽北京城的来龙去脉。这本书的作者是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先生的学生、北京历史地理研究专家朱祖希。

致敬老师侯仁之

有一年,侯仁之先生生病住院,一位台湾学者前去探望。交谈中,这位学者感慨道:“侯先生您在学术上成就很大,著作也不少,就是没有学生。”听了这话,侯先生很不高兴,指着侍奉在侧的朱祖希说:“我怎么没有学生,这不是我的学生吗?”每每说到这一幕,朱祖希都不禁动容,侯仁之先生不但是他的授业恩师,更将他领入北京地理历史研究的学术天地中。

1955年,从小热爱远足的朱祖希,如愿考上北京大学经济地理专业。那年经济地理专业第一次招生,他也不知道这个专业要学什么,只感觉似乎与远足有关。

开学第一课,系主任侯仁之为新生们讲了一堂关于北京起源和变迁的课。侯仁之素有“北京通”之称,他不但开创了北京历史地理研究的先河,也是中国历史地理学科的鼻祖。“侯先生的口才好极了,我从没听过这么生动有趣、深入浅出的课。”侯仁之的学识和风采令朱祖希倾倒,有着3000年建城史、800年建都史的北京,更令他着迷。

开学一周后,侯仁之第一次带着新生去西山做原野考察。“出北大西校门,到挂甲屯、圆明园、青龙桥、金山寺、卧佛寺,最后到樱桃沟,侯先生一路走一路讲。”没想到,北京有这么多文物古迹和历史典故,朱祖希觉得自己的专业报对了。就这样,“侯仁之”三个字便和“北京城”一起,深深植进了朱祖希的心田,并影响、引导了他一生。

与老师一样,朱祖希一生也只做了一件事——研究北京。最近,常有人问朱祖希,新书《北京城:中国历代都城的最后结晶》写了多久?他说:“写这本书不是一年、两年的问题,而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是我一生研究北京的总结,更是对侯仁之先生学术观点的继承和补充。”

到昨天,侯仁之先生已经离开我们整整五年了。这本书何尝不是一种纪念。

历代都城的最后结晶

新书的副标题是“中国历代都城的最后结晶”,这也是朱祖希对北京城营城建设的总结。

《周礼·考工记》有云:“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前朝后市,市朝一夫……”

中国古代对理想国都的规划非常具体,但在中国历史上存在过的、大大小小两百多个都城中,只有元大都是按照这个蓝本设计建造的。元大都是一座南北略长,呈长方形的城。城里街道纵横,南北和东西干道各有九条。

当然,元大都也不是百分之百符合《周礼·考工记》中的营国制度。受风水理论的制约,从隋朝开始中国的城市北面就只开两道门。因此,元大都东南西三个方向各有三座城门,唯独北面城墙只开了两座城门,即安贞门、健德门。明代,北城墙向南缩进5里,重新修建城墙,仍然只设置了两座城门,即德胜门、安定门。

明成祖通过靖难之役登上皇帝宝座后,决定将国都从南京迁到北京。一来,北京是明成祖势力的大本营,二来也是为了巩固边防,防止北方草原民族威胁中原。朱祖希说,政治条件当然是北京成为中国封建时代最后一个都城的主要原因,但是北京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也是必要条件。北京背靠燕山山脉,南俯中原,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军事上固若金汤。

永乐五年(1407年),明成祖下令大规模营建北京城。永乐十八年(1420年),紫禁城和北京内城城墙完工。明嘉靖年间,北京外城城墙修筑完成。朱祖希说,外城原本也要像内城一样围成一圈以成“四周之制”,无奈因为资金短缺,最终只能匆匆合拢。于是,北京城形成了独一无二的“凸字形”轮廓。

清朝统治者入关后,对布局严整、金碧辉煌的北京城大为赞叹。他们全盘承袭了明朝北京城,连紫禁城内也只是做了一些局部的改扩建,且将大量的人力物力都投入到开发西北部园林风景区上。

通过梳理历史不难发现,北京城当之无愧是“中国历代都城的最后结晶”。

以讹传讹的东西太多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严肃的北京史著作是有市场的
上一篇:理論宣講要做到用學術講政治
下一篇:古典文学名著《三国演义》学术研讨会山西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