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好伴侣,怎么成了“问题知网”?

  近期,翟天临事件仍在发酵,不知“知网”为何物的他不仅牵出国内艺人论文造假的问题,也让此前涉嫌学术资源垄断的中国知网(以下简称知网)再次陷入争议。知网,这个中国最大的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因强势提高服务价格,已多次遭到来自各方尤其是学界的质疑。

  鉴于学术数据库的特殊性,其对权威学术资源的版权垄断具有一定合理性。事实上,类似的涨价行为及其引发的争议在国外学术数据运营商身上也时有发生。

  然而有学者指出,这种看似合理的“垄断权”容易被滥用,“当学术数据库不再把版权保护作为激励创新的催化剂,而是将其当作攫取高额利润的手段时,其行为便涉嫌违法了”。

  “他们越来越霸道了”

  不同于国内期刊出版社,几大国际出版社因财力雄厚,不仅出版期刊杂志,还运营数据库。“国内期刊由于出版单位小、散、弱,不仅出版技术相对落后,也缺乏运营数据库的能力。”中华医学会杂志社社长姜永茂告诉《中国科学报》。

  但出于生存需要,国内期刊也希望借助在线学术入口扩大自身影响力,其通常做法是以低廉的价格将数字出版权转让给数据运营商。

  “我国学术数据库运营商扮演着信息中介的角色,提供的增值服务有限。”中科院—马普学会计算生物研究所生物医学大数据中心副主任张国庆研究员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

  知网也扮演着这样的角色。知网始建于1999年6月,由清华大学和同方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方股份)共同发起创建,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中文信息知识服务提供商。

  知网母公司同方股份的财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知网实现主营业收入5亿元,毛利率为58.83%;2017年知网主营业务收入9.7亿元,毛利率为61.23%。这样的增长态势,与其连年涨价不无关系。

  作为一名图书馆员,江苏某高校的王启云从2000年开始与数据运营商打交道。多年来,王启云的突出感受是,“他们(数据运营商)越来越霸道了”。

  据了解,知网一般会根据购买单位的并发用户数(即可同时登录使用数据库产品的用户数量)、所选学科范围、地域差异、办学层次、办学规模等差异而采用不同的营销策略。

  “以我们学校为例,知网每年都主张10%的涨幅,而我们与其的谈判工作进展很艰难。”王启云说。

  此外,知网还会不断“创新产品”。比如从2018年开始,知网推出“学术期刊个刊数值版统发”,据称是国内传统出版行业整改内容质量重建的一项尝试。简单地说,知网把使用率高的几百种期刊的数据资源抽取出来另行销售,以增加利润。

  2016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因续订知网服务价格过高而发布了停用知网的通知。据称,从2010年到2016年的报价涨幅为132.86%,年平均涨幅为18.98%。同年3月,北京大学也发出即将停用知网的通知,原因同样是涨价过快,价格过高,超出图书馆的预算费用。

  但现实是,高校离不开知网。据了解,目前知网已签下期刊8000余种,独家和唯一授权期刊2300余种,实现核心期刊独家占有率高达90%以上。

  服务价格频受质疑

  实际上,知网涨价问题由来已久,部分高校不得已或暂停使用或展开“拉锯战式”的谈判,但最后胜利方似乎永远是知网。

  那么,知网长期占据卖方市场的原因何在?

  《中国科学报》尝试联系知网,其内部工作人员以“正处在特殊时期”为由婉拒了采访。据记者了解,知网目前正在针对外界反映的问题进行整改,包括此次翟天临事件中其论文是如何通过自己的查重系统的。

  知网成立之初,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便将其“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检索与评价数据规范”作为国家标准正式下发执行。这就意味着,各大高校若想让图书馆论文检索系统联网,必须要遵循这一规范。

  以清华大学为首的全国各大高校纷纷加入,“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开始成为高校学术论文的“收割机”。知网成立当年,“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还获得教育部科技进步奖三等奖。

  官方的支持仍在继续。从2011年开始,教育部相继要求对本科、硕士和博士论文进行检测,再次加速知网在各大高校的应用。

  以硕士博士学位论文检测为例,西安交通大学研究生院、北京大学法学院等开始启用中国知网学位论文学术不端行为检测系统。“它的数据比较全,官方也认它。”王启云说。

  同时,知网又被批准为我国唯一可以正式出版博士学位论文的学术电子期刊。在张国庆看来,正因这种唯一性,让知网有了涨价的底气。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学术好伴侣,怎么成了“问题知网”?
上一篇:古典文学名著《三国演义》学术研讨会山西举行
下一篇:“暴利知网”学术垄断如何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