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利知网”学术垄断如何破?

  青年演员翟天临的一句“知网是什么”,不仅让自己因“学术不端”付出代价,也把知网送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翟天临本人的热度逐渐散去,而知网的暴利以及版权之争等话题却愈加受到关注。中国知网在国内学术界一直处于几近垄断的地位,那么,这种学术垄断局面如何破解?

  动辄几十万“包库”的暴利知网

  翟天临“知网事件”不仅害得自己丢了博士学位,更是把北京电影学院、北京大学拉下水。随着事件的发展,这场“吃瓜大戏”的配角“中国知网”转而因暴利、版权事件落入舆论中心。

  凡是有过论文写作经历的人,不知道《中国学术期刊网》(中国知网)的恐怕不多。该网站是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发起,创于1996年,因涵盖外文类、工业类、农业类、医药卫生类、经济类和教育类等多种数字、资料、文献,而成为学术论文的参考数据库。此次事件中,知网最让人诟病的是“暴利”。

  众所周知,知网的学术资源是付费使用模式,有订阅费和流量计费两种。订阅费有包月、半年等购买方式;流量计费则按篇或者页计费。常规数字出版物是0.5元/页,独家数字出版物则是1元/页,硕士、博士论文分别是15元/本、25元/本。不少高校要求学生的毕业论文在知网上的重复率要低于15%,因此学生们还要付费在知网“查重”。按照一般硕士、博士论文的最少字数要求算,学生们一般要支付90元和300元的查重费。而如果一次查重不能通过,论文往往要修改后再次查重。

  然而,承受论文购买压力的主要还是进行“包库”的各大高校图书馆与科研机构。为了给学生或者科研人员提供方便的论文查询途径,这些机构往往会直接购买一年的包库服务。公开资料却显示,已经不止一所大学迫于知网收费昂贵而一度停止使用。2014年,云南大学图书馆发出公告称,因知网大幅涨价双方谈判未果,学校的知网无法使用;2016年,武汉理工大学发微博称,知网“续订价格涨价离谱”,年平均涨幅为18.98%,“谈判艰难”;就连北京大学也曾在其官网上贴出知网可能停用的通知,原因也是“数据库商涨价过高”。

  动辄几十万元的“包库”费用让经费相对充裕的985、211高校都因贵喊停,普通高校图书馆和科研机构的经济压力可想而知。而公开资料显示,知网的毛利率保持在60%左右。

  知网的输出是否侵犯“著作权”?

  除了令人惊愕的暴利之外,这轮舆论事件给知网带来的还有版权的相关争议。作为电子出版商,知网曾经被调侃,“我们不是论文的生产者,只是论文的搬运工”。知网的基本运营模式是,支付一定费用,收录纸版学术出版物后对其进行数字化处理,重新分类后向高校、科研机构及个人有偿供应。

  北京某家月刊杂志社主管档案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社里每年都会和知网签订协议,定期给知网传输杂志的电子版内容,知网支付其一定的费用。这名工作人员介绍,协议上社里许可知网的权利包括“数字化汇编权、数字化复制权、数字化制品形式(包括光盘、互联网出版物)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许可的使用方式则是“编入CNKI系列数据库向海内外发行”。

  不少网友关心的是:“知网是如何取得论文作者授权的?”这名工作人员介绍,协议中其实已经写明,大意是“杂志社负责取得作者授权,知网将杂志社和作者的使用费统一交杂志社分配。为避免纠纷,杂志社在给作者的稿件录用通知中书面通知作者,本刊被《中国学术期刊网》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与稿酬一次性给付。如果不同意文章被收录,来稿时即要声明。”也就是说,很多作者的文章在报刊、杂志等纸质出版物上发表时,就已经默认授权给知网可以刊发电子版。而在实际操作中,不少出版物投稿、约稿的流程并没有签协议等严格规范,所以不少作者以为知网“无授权”刊发自己的文章。

  对于收录的硕士、博士论文,知网会在其网站上发布学位论文稿酬领取通告,2008年以后的博士论文著作权人可获得价值400元的“CNKI网络数据库通用检索阅读卡”和100元现金稿酬,硕士论文著作权人更少一些。而实际上,许多硕博论文作者并不知情也未向知网索要稿酬。

  事实上,知网数据库中也确实有不少单篇论文等文章是无偿收录的。另外,由于著作权人、期刊杂志社与数据库供应商之间信息的断层与阻滞,常常会发生侵犯著作权人权益的知识产权纠纷。记者查询对外公开各类案件的“中国裁判文书网”,输入“中国学术期刊”条目,找到了不少此类相关侵犯著作权案件。

  破解国内学术垄断路还很长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暴利知网”学术垄断如何破?
上一篇:学术好伴侣,怎么成了“问题知网”?
下一篇:“唯论文”助长学术不端风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