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要耐得住寂寞

2008年7月黄绍湘在北京新居工作。

  2006年7月,黄绍湘和丈夫毕中杰教授在北京中山公园。

■ 深圳特区报记者 王付永

引言:96岁高龄的黄绍湘教授是我国美国史研究的拓荒者、奠基人之一。同时也是一位集革命者、历史学家与母亲于一身的德高望重的女性。采访黄老,她的两个女儿给提供了很大帮助和教益,子女们严谨的态度,让记者感受到老一辈学者工作上的一丝不苟的严谨学风。

96年的岁月,是一段历史。俄国大作家车尔尼雪夫斯基说,历史的道路不是涅瓦大街上的人行道,它完全是在田野中前进的,有时穿过尘埃,有时穿过泥泞,有时横渡沼泽,有时行经丛林。当黄老揭开自己那尘封的历史,让人感叹这句话何尝又不是黄绍湘跌宕起伏的人生写照。

1清华上学

“一二·九”运动骨干

96年的历史也是一本厚重的书,而且这本书从第一页起就写满了对理想的追求。

黄绍湘于1915年5月出生在湖南长沙一个世代书香的家庭。曾祖父黄道让著有《雪竹楼诗稿》等,在家乡颇有名气。黄绍湘的父亲黄右昌,曾留学日本,专精罗马法,并且擅长书法。此外,他还以专门为梅花赋诗而见长。1917年11月,黄右昌受北大校长蔡元培之聘,成为北京大学法律系教授兼主任,桃李满天下。他因对“西方现代文明之母法”罗马法研究推广成就卓著,有“黄罗马”之称。

人生是一个选择的过程,特别是在一些关键时期的选择,往往决定一个人的人生道路,在新旧社会更替的时期,选择更意义深远,差之毫厘,人生之路就会南辕北辙。1930年夏天,年仅15岁的黄绍湘,在人生的道路上迈出了叛逆的第一步,这一年她的父亲辞去了北大的职务,举家迁往南京,就任国民党政府大法官和立法委员。由于在家里饱受重男轻女之苦,进而产生追求平等自由的愿望,她不愿再这样下去,所以拒绝随父母南迁,坚决留在北平读书。此后,先是在师大女附中上学。由于该校被接管,在老师的鼓动下,她与其他同学以转学来抗议接管,后来考入北平私立笃志女子中学,插班进入高一就读。由于对校方强迫学生作祷告、每日要参加谢主宗教仪式不满,准备另行择校。在母亲的压力和强迫下,不得不放弃自己从小喜欢的理科,考入号称毕业后会有“铁饭碗”的国立盐务专科学校。

日本侵华的“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年轻的黄绍湘参加了北平学生支援南下代表的卧轨请愿活动。1934年春,黄绍湘代表全班同学向校方提出撤换不称职的教员,校方不从,她反而被记了两次大过。全班同学为她声援,要求撤除记过处分,但遭到校方申斥。为此,黄绍湘愤然离校。她从小就向往上清华大学,父亲的学生、时任北京大学法学系教授秦瓒为她能在短时间内提高英语文法、修辞和写作水平,对其严加指导、严格批阅英文作业。由于准备充分,结果以优异成绩被清华大学录取,插班进入外语系二年级学习。后来认识到历史学科才会在革命的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随后就转入了历史系。在清华大学的校园里,黄绍湘成为“一二·九”、“一二·一六”运动的骨干分子。她也是最早的民族解放先锋队的队员之一。年轻的黄绍湘,在清华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共产主义成为了她的终生信仰。

2研究美国史

半个多世纪

历史在特定条件下决定了一个人的人生轨迹,让他在特定的条件下成为战士,或成为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学者,虽然二者很难统一起来,但是历史的风云际会,还是让两者在黄绍湘的身上做了完美的结合。由于家学渊源,黄绍湘从小打下了刻苦读书的童子功;也由于党组织号召有条件的党员,在参加民族救亡运动的同时,要把学位拿到手,黄绍湘在1937年以荣誉学生的身份,获得了清华大学的学士学位。如果从黄绍湘1944年考入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院主修美国历史开始算起,黄老对美国史的研究已经跨越了半个多世纪。在这漫长的过程中,黄老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利益。在很多情况下,为了集体和祖国的利益,她更是置自己的利益于不顾。

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反法西斯战线逐步形成。周总理和南方局同志有远见卓识,认为战后美国国际地位和作用必然大大提升,应派我党同志赴美,对美国历史和现状进行研究。1943年,经南方局同志同意,并给予部分资助,黄绍湘参加了国民政府教育部举办的自费赴美留学考试,并被录取。为了完成党组织交派的任务,她在1944年毅然只身赴美,留下两个年幼的女儿由当时从事地下工作的丈夫毕中杰来照顾。当时大女儿三岁,小女儿才二岁,并且这一去就是两年多的时光。有多少母亲可以做出如此决绝的选择?“读书不为稻粱谋”,做出这种选择的目的是为了革命。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学术研究要耐得住寂寞
上一篇:新时代出版人的学术情怀与文化担当
下一篇:马大正:默默治史一甲子 唱响学术三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