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正:默默治史一甲子 唱响学术三部曲

  原标题:马大正:默默治史一甲子 唱响学术三部曲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2013年8月4日,时隔20年,马大正二访红其拉甫边防7号界碑。资料图片

  【大家】

  学人小传

  马大正,1938年9月生于上海,山东大学历史系中国近代史专业研究生毕业。1964年任职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1987年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历任副主任、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2002年始兼任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副主任。长期致力于中国边疆历史与现状,唐代、清代边疆史研究。当前主要从事中国边疆治理、中国边疆研究史以及中国边疆学理论框架构筑领域研究。1978年以来,独著、合著、主编、合编学术著作、论集、资料集70余部,发表学术论文300余篇,策划、主编丛书及学术专栏20项,在国内外学术演讲300余次,独撰或合撰调研报告200余篇,主持或承担国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省部级研究项目30余项,培养博士生6人。

  人的一生,春华秋实,二十青葱,四十不惑、六十从容、八十如典。岁月把马大正先生带到八秩之年,回望数度春秋,他六十年治学研史,勤奋执着,孜孜以求,以赤子之心、学人担当谱写人生华章。

  民族史的探索

  大正先生1938年9月出生在上海,1956年至1964年,他在山东大学历史系完成本科和硕士研究生的学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今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不承想,大好时光竟被十年“文革”耽误了。直至1975年,在著名学者翁独健先生的指导下,他才参与了《准噶尔史略》一书的写作工作,并走上了民族史探索的道路。

  准噶尔原是我国清代卫拉特蒙古族的一部,明末清初,准噶尔崛起于西北,统辖卫拉特诸部,其后裔至今生活在我国新疆、青海、甘肃、内蒙古一带。《准噶尔史略》在尊重史料的基础上,肯定了准噶尔的历史作用,在漫长的历史征途上,准噶尔部跃马挥戈,驰骋疆场,外御强敌,内勤牧耕,为开拓和保卫我国西北边疆作出贡献。

  《准噶尔史略》是研究卫拉特蒙古部的第一部学术著作。在这部书的撰写过程中,老一辈学者的治学精神给大正先生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至今不忘翁独健先生的谆谆告诫:“一定要详尽地掌握原始资料和国内外研究动态,首先把前人的研究成果收齐,编好目录,仔细阅读,在前人的基础上,把这本书写成有较高科学性的民族史学专著,不要成为应时之作。”

  带着前辈的嘱托,大正先生走上了这条艰辛的学术之路,而且一走就是几十年。20世纪80年代初,他参加对新疆地区蒙古族的考察,多次深入土尔扈特部落探访,后来将一幕幕生动感人的场面记载下来,写成《天山问穹庐》。“我读着这本透着满纸烟云与苍凉的书籍,合书掩卷常思以往的历史,慨叹着曾经失去过的那一片片辽阔富饶的土地,还有蒙古民族那富有英雄传奇般色彩的历史故事,我满腹怅惘,一脸清泪。”一位读者曾发出这样的感叹。

  1982年始,大正先生与清史专家马汝珩先生合作,完成了多篇论文,如《顾实汗生平事略》《厄鲁特蒙古喇嘛僧咱雅班第达评述》《土尔扈特蒙古系谱考述》《试论渥巴锡》《渥巴锡承德之行与清政府的民族统治政策》等。对土尔扈特部的这些研究极具功力,得到学界的高度评价。

  大正先生与马汝珩先生合作完成的《飘落异域的民族——17至18世纪的土尔扈特蒙古》一书至今为学界乐道。这部书历经十载,四易其稿。在土尔扈特蒙古部的部落源流与王公系谱、土尔扈特蒙古与清朝政府的关系、土尔扈特蒙古与俄国的关系、土尔扈特历史人物等诸多方面的研究中,显示了独特的学术眼光与见解。书中关于土尔扈特蒙古部东归的细节描写尤其让人动容——

  伏尔加河1月初的气候,正是隆冬季节,寒风凛冽,就在这时,成千上万的土尔扈特妇孺老人乘上早已准备就绪的马车、骆驼和雪橇,在跃马横刀的骑士保护下,一队接着一队陆续出发,彻底离开了他们寄居将近一个半世纪的异乡。他们冲破俄国的雅依克防线,渡过雅依克河,冒着隆冬的严寒,迅速进入哈萨克大草原,向恩巴河挺进。历时八月有余、行程近万里的东返征程,终于以土尔扈特人的胜利返归祖国而结束。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马大正:默默治史一甲子 唱响学术三部曲
上一篇:学术研究要耐得住寂寞
下一篇:《巴人全集》首发式暨学术研讨会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