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梁莹教授学术不端事件评价论文抄袭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梁莹承认自己的一些论文存在学术不端问题。她表示,上述情况只在自己学术生涯最早期,即2005年以前出现。当时她刚读研究生,学术刚入门,不懂规范,所以存在这样的情况;关于一稿多投,梁莹解释说,当时期刊即使不接收论文也不会给回复,所以等一段时间还没有下文,她会将论文修改后另外投稿。

二、案件分析

(一)论文剽窃侵犯知识产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 剽窃他人作品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剽窃他人作品,从形式上看,有原封不动或者基本原封不动地复制他人作品的行为,也有经改头换面后将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独创成份窃为己有的行为,前者在著作权执法领域被称为低级抄袭,后者被称为高级抄袭。青年长江学者梁莹承认自己早年作品学术不端问题,有记者对比其某些论文发现,这些论文和他人的论文重复率很高。若以上信息属实,梁莹无疑触犯了《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第五项“剽窃他人作品”。

论文剽窃毫无疑问构成民法意义上的知识产权侵权,触犯著作权法,应承担消除危险、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社会上学术剽窃之风盛行,单纯的民事责任并没有起到惩罚的威慑作用。相反,根据民法上不告不理的原则,大多数论文剽窃的侵权者都能因此而不受追究,这种情形,更加助长学术不良之风。所以,对于影响恶劣,情节严重的论文剽窃,剽窃者不仅要承担民事侵权责任,构成犯罪的,也应受到刑事处罚。

在《刑法》中,剽窃他人作品并未被明确规定为侵犯著作权罪的形式之一,根据刑法罪刑法定原则,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因而剽窃他人作品并未构成刑法意义上的知识产权罪名。

我国目前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滞后于经济发展水平,公民的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也不够高。大学里学生剽窃他人论文屡见不鲜,大学教授剽窃他人作品事件也屡屡发生,这种师生共同带动的剽窃氛围影响十分恶劣。梁莹身为南京大学的教授,年仅30多岁便被评为长江学者,然而,令人尊敬的南大教授学术不端,无疑给国内名校带来了不良影响。

(二)论文剽窃是否构成传统意义上的盗窃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 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盗窃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所有权包括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等权能。盗窃的公私财物,既包括有形的货币、金银首饰等财物,也包括电力、煤气、天然气等无形的财产。

盗窃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具有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者多次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所谓窃取,是指行为人违反被害人的意志,将他人占有的财物转移为自己或第三者(包括单位)占有。盗窃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且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行为人明确地意识到其盗窃行为的对象是他人所有或占有的财物。行为人只要依据一般的认识能力和社会常识,推知该物为他人所有或占有即可。至于财物的所有人或占有人是谁,并不要求行为人有明确、具体的预见或认识。

论文剽窃是否构成盗窃罪?首先要明确财产性利益是否构成公私财物范围。传统的意义上的盗窃罪没有将学术成果等财产性利益明确列为盗窃罪中公私财物范围。盗窃罪侵犯的公私财物包括电力、煤气、天然气等无形的财产。学术成果作为一种无形财产,如果学术成果在某一领域内有重要意义,能够给作者带来利益,能够使无形财产转化为真实财物,这样的一种有价值的学术成果当然值得刑法保护,构成盗窃罪上的财物范围。

针对大学中普遍存在的论文抄袭现象,我们要思考一个问题,是不是所有的论文著作、学术成果都是盗窃罪中公私财物的范围?显然,应将学术成果区分为有价值的学术成果和无价值的学术成果。但是,区分有价值和无价值的学术成果在现实生活中是一种不可能完成的操作。因此,以剽窃者的主观意图和实际产生的效果来区分有无构成盗窃罪是一种捷径。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从梁莹教授学术不端事件评价论文抄袭
上一篇:朱学勤:学术界又一个“汪晖”?(图)
下一篇:论文抄袭、“冒名骗奖”……学术不端行为是否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