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石厉,思绪在学术真理间

石厉

石 厉  原名武砺旺,生于1965年,著名诗人、文艺理论家;做过大学教师、出版社编辑,曾任《国学论衡》副主编、《三月风》杂志主编,现任中国作家协会《环球企业家》杂志社主编。九三学社社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线装书局学术顾问、中国佛教图书文物馆学术顾问,中国传媒大学等多所大学兼职教授。出版有诗歌著作《幻象集》、《梦幻集》、《走向彼岸》;出版《中国远古诗歌思想》、《先秦人文精神史纲》、《中华五千年史演义》、《春秋公羊家思想考略》、《诗歌的范式》等学术理论专著。学涉古今中外文史哲宗教诸学。1983年开始诗歌、小说、散文与理论的创作,1984年在大学校园主编民办《第三代》诗刊,被认为是中国先锋诗派代表人之一。曾倡导口语、意象、进入客体、复归自然的先锋诗歌主张,影响过许多学院派诗人的创作,后来又发蒙新理性主义,试图进入客体世界的核心,以对抗诗歌创作中浮于事物表面的虚假抒情。发表诗歌近千首,在诗歌界具有持久而深入的影响力。

标准日益明晰的当代社会,界定一个人似乎是极其容易的事情。石厉却是一个例外,在许多方面都难以界定。

作为一个经历复杂涉世颇深的人,兼之敏锐的洞察力,他常常是片言只语便能够道尽事态真相,其见解深刻性让人咋舌。然而谈起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的一些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事情时,他常常却惊讶得睁大眼睛,质疑于事件的真实性,其眼神流露出的单纯程度同样让人惊讶。

他身份的难以界定不仅是因为职业的复杂,本职与事业的多样化,而且是在领域的跨越性,以及单一领域的穿越性。他曾经做过大学教师,出版社编辑,杂志主编,为郭沫若散文随笔奖评审委员会秘书长,中国诗歌学会理事,线装书局学术顾问,中国佛教图书文物馆学术顾问、好几所大学的兼职教授。作为一位出生于书香门第且颇有声望的文人,目前供职于国内乃至世界上有名的经济杂志,为《环球企业家》杂志社总编。陈德宏戏说石厉不是生不逢辰,也不是怀才不遇,而是某种“人生的错位”。

在当代,作家、诗人与理论家大多暌违疏离,通常是创作者不懂得评论,而评论者不会创作,因而原本是共生相依的创作、理论却似乎是形同陌路,自行其道,相互之间暌违不通。石厉则不同。他不仅是诗人、散文家,而且是诗论家、思想家。不仅通中,而且贯西,翻译的荷尔德林、里尔克的诗作风靡一时。不仅通今,而且通古。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声名鹊起,1984年创办《第三代》民间诗刊,为先锋派诗人代表,直至今天,仍不断写作论文,评骘文坛,是一个当代文学的参与者与评论者,然而厚重的《中国远古诗歌思想》、《先秦人文精神史纲》、《春秋公羊家思想考略》,却让从事古代文学与古代历史与哲学的权威专家称赞不已。在佛学方面,有极深的造诣,言语间常常流露出对于佛教经律论的睿识。办公室里,家里,几乎是佛香必备。然而治学领域上,他对儒家思想有着深刻的认识与发自内心的虔诚。他说自己“既西又东,晨经暮史”,“几遍香燃”,“但愿把经卷捧牢”。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对于东西交通史及复杂难以辨识的北方少数民族史竟然了然于心,见解不俗。

他是一个极其冷静的人,大事临头,处乱不惊,颇有泰山压顶而不顾的风度,又是一个极其容易情绪化的人,尤其是在学术上,只要有人提起话题,他就会乐此不疲,慷慨激昂。在一次学术会议上,某知名学者高论甫发,他便滔滔不绝,斥其无知。

他是一个闲人,常常是高效率地处理完分内的工作,便开始一边喝茶一边沉思,一沉下去就是大半天,同时又是一个与时间赛跑的人,看书到深夜。他的口头禅是一天不读书就感到空虚,常常是不知不觉中,书桌上的灯光迎来了熹微的晨光。

他是一个极热心的人。他为一位仅一面之识的高学历者就业遇挫,连忙左右托人,连多年不联系的人也不放过。一位中学生文笔甚佳向他讨教,他欣然下笔为之作序,推荐出版。而对于一些大家习惯了的“事情”,明明见在眼里,却袖手旁观,无动于衷,十足地冷血。

他读书对追求版本极为考究,但更注重书籍内容的简捷、精到、深刻;是一个饮茶品味很高的人,然而清冽的凉白开依然能兴趣盎然,质朴得可人,又品味极高,这可能就是他为学为人的一种象征。

诗人、诗论家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诗人石厉,思绪在学术真理间
上一篇:学术专著“走出去”又有新成果
下一篇:游刃于现实和学术之间的大师(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