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刃于现实和学术之间的大师(图)

 

文/正道


  耶鲁大学经济系教授罗伯特·希勒(Robert J. Shiller)本以为这依旧是普通的一天。他穿上外套,准备踏上去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旅程,突然,电话响了—这是后来轰炸般电话的开始—他获知自己与尤金·法玛(Eugene Fama)、拉尔斯·彼得·汉森(Lars Peter Hansen)教授一起,凭借他们在资产价格的实证分析上作出的贡献,获得了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我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他后来向诺贝尔奖官方网站(Nobelprize.org)记者回忆说。这如同此前几年每每被问及是否期待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时的态度一样,低调得腼腆。

  但在国际经济学界和投资界,罗伯特·希勒还没有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其实才是“新闻”。尤其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他的声名大振,如“动物精神”、“非理性繁荣”这样他对抽象的金融世界总结出的形象词汇,几乎成了商业世界中的口头语。所以,如今的获奖,可谓名至实归。

  但实际上,罗伯特·希勒在他的学术生涯中构建了一个严谨而枯燥的独立分析框架和逻辑,来解释金融世界运行的规律和影响。负责遴选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瑞典皇家科学院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他们的方法已经成为学术研究的标准,而他们的见解为理论的发展以及专业投资实践提供了指导。”

  在现实和学术之间游刃有余、沟通自如,是罗伯特·希勒不同于多数经济学奖得主的标签之一。他的诸多身份便能让人更好理解。2005年开始罗伯特·希勒教授担任美国经济学会副会长,东部经济学会会长。而他同时还是卡魏施有限公司(Case Shiller Weiss,Inc)、宏观证券研究有限公司(Macro Securities Research LLC)的创始人之一。

  获奖理由

  资产价格分析影响个人选择储蓄以及政府选择如何刺激经济的方式,定价不合理可能会导致经济泡沫和崩溃。其危险性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变得清晰可见。

  2013年,在本次危机的肇始地美国的资本市场再创历史新高之时,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了三位在资产价格领域深有建树的美国教授,这也许并不是一种巧合。

  而更令人惊奇的是,三位得主的学术观点和逻辑各有一套,某种意义上,尤金·法玛(Eugene Fama)教授和罗伯特·希勒(Robert J. Shiller)站在了天平的两端,前者认为资产价格可以预测,后者则认为资产价格会受到投资者心理作用而剧烈波动,往往呈现出随机性。

  三人的研究就如同一棵茁壮的大树,枝杈分立但主干笔直,最终笼罩着近几十年的全球金融业,产生了巨大影响。而在投资行业,罗伯特·希勒预测和防范金融市场风险的研究和观点则最为被认同并影响了诸多金融实践。

  他在1980年代初提出的红利折现模型是当代金融资产定价的核心理论之一。近十年来,他主要从事行为金融学基础理论的分析,并开创了定量分析非市场性宏观经济风险的研究领域。目前,行为金融学已成为行为经济学的发展前沿,对投资者非理性行为的假设也对当代金融理论的核心—传统的效率市场理论提出了新的挑战。

  这其中让罗伯特·希勒声名鹊起的,便是2000 年初,在全球股市全面上涨的时刻,希勒教授总结多年来对金融市场的研究成果,出版了关于股市风险分析的专著—《非理性繁荣》(Irrational Exuberance),提醒全球投资者注意泡沫经济的风险。这本书在美国出版后立刻引起学术界和投资者的重视;二个月后,希勒教授对全球股市的预测不幸言中。网络经济的泡沫在美国开始破碎,西方主要股市全面下跌,引发了世界范围的经济衰退。

  但在7年前,他便以《宏观市场:建立管理社会最大经济风险的机制》(Macro Markets: Creating Institutions for Managing Society"s Largest Economic Risks),获得美国经济学会出版物的首届萨缪尔森奖。这更代表着学术界对罗伯特·希勒的认可。

  求学之路

  罗伯特·希勒虽然不能说是经济学天才,但他的确在早年便走上了一条对学术痴迷的道路,他的家庭对他影响颇大。

  1946年4月16日他出生在汽车城底特律。父亲本杰明·希勒(Benjamin Shiller)是一位记者,母亲鲁思(Ruth)是一位家庭主妇。希勒少年时候,因为母亲生病,家里堆满了医学书籍,这些书竟成为少年希勒的“猎物”。多年后回忆起这些事情,希勒说:“我总是对阅读如饥似渴,身边有什么我就读什么。”

  强烈的求知欲望和对阅读的偏爱,驱使这个懵懂的少年走向了学术之路。上中学的第一年,大希勒四岁的哥哥带回家的保罗·萨缪尔森的《经济学》吸引了希勒,他抽空读完了这本书。“我读了那么多东西,但是没有一样东西能像经济学那样令人印象深刻。”

  如果说保罗·萨缪尔森对少年希勒日后的选择起着间接影响,那么他中学时的数学老师罗格·舒兹(Roger Souci)则是他的直接启蒙者。学年期末,希勒向舒兹提交了一篇计算螺旋线长度的学年论文,受到好评。希勒生平第一次感受到数据的威力和自己对数字的兴趣。

  他选择去密歇根大学学习物理学。在大学期间,“我从沃尔夫冈·斯托尔珀那里学到了斯托尔珀-萨缪尔森定理(Stolper-Samuelson Theorem),肖雷·彼得森(Shorey Peterson)影响了我的经济学写作和经济思维,乔治·卡通纳(George Katona)则把我引向了行为经济学”。

  从密歇根大学本科毕业后,1967年,希勒进入麻省理工学院(MIT),他希望自己成为少年时便影响自己的经济学家保罗·萨缪尔森、莫迪利安尼(Franco Modigliani)或者罗伯特·索洛(Robert Solow)的学生。“我一直着迷于萨缪尔森的讲座”,希勒说,“萨缪尔森的演讲对同学而言充满意识流的东西,但对我那绝对是一种享受。”

  不过,希勒很快发现自己对莫迪利安尼的研究更感兴趣。莫迪利安尼将理性预期学说引入MIT。理性预期理论认为,人们对未来的预期和真实的未来不会有系统性和持续性的偏差。希勒的疑问是,普通人总能对预期作出正确的判断吗?如果每个人都有大量的信息,并且能够精确计算预期的话,人们会做出相同的规划,那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1973年,希勒以《理性预期与利息期限结构》为题的博士论文,尝试从长期利率和预期的关系回答这个问题。之后,希勒在整个上世纪七十年代,先后做了考虑到通货膨胀、长期利率等因素的理性预期问题研究。

  学术生涯

  希勒是从明尼苏达大学开始了自己的学术职业生涯。但在1974年他转到宾夕法尼亚大学,在那里邂逅了后来成为自己妻子的维吉尼亚 M·希勒(Virginia M. Shiller),维吉尼亚当时在特拉华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攻读心理学博士学位。有着心理学背景的妻子对希勒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白天是一位经济学的教授,晚上跟一帮学心理学的教授混在一起,一些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这也为他开始转向行为金融学、挑战有效市场理论埋下了伏笔。受Cowles基金会的支持,希勒用美国1871~1979年间标准普尔综合股价指数和相关股利数据研究股价波动与股利变化的关系,1981年,这项研究以《股价过度波动能根据其后的股利变化进行解释吗?》为题发表在《美国经济评论》上。希勒提出了超额波动性(excess volatility),也就是股票股利变动不足以解释股票波动。正如希勒说的,“超额波动有力地冲击了有效市场假说,指出了有效市场的失败。”《美国经济评论》于2011年第1期出版了百年纪念特刊,甄选和公布了百年来其所刊发的对经济学影响深远并具有开创意义的20篇最佳论文,这篇文章入选。

  自1980年起,希勒就与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开展合作研究,并参与了NBER研究所的创建工作。从1991年开始,希勒与塞勒一起主持行为金融学的讲座。同一年起,他与理查德·泰勒(Richard Taylor)就行为经济学展开合作,并稍后于1994年与乔治·阿可洛夫就宏观和个体经济的决策制定进行研究。

  经济学研究的一个古老传统是不去触碰行为人的心理。但希勒却认为“人们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是怎么想的,这个问题很重要”。

  1986年,美国股市发生了罕见的“黑色星期一”和“黑色星期四”。希勒马上开展了一项问卷调查,问那些机构投资者和个人大户“在此期间你买进和卖出的理由是什么”?从问卷来看,卖出的理由不是经济消息和谣言,而是市场下跌本身。经过此后若干次类似实证研究,他通过修正理性预期的理论,结合心理学中关于投资者信心的研究,提出了反馈回路(Feedback Loop)的分析框架,发现增强投资者信心的反馈环发生于一个复杂的背景之下,既包括股市基本面和社会因素,也包括了人们的心理因素。投资者的中长期牛市幻想正符合希勒的推论价格-GDP-价格的正反馈:由于股票市场市值的提高,使得个人财富增加,再加上乐观主义的鼓舞,就会使人们的支出增加,进而推动GDP的提高,最后结果就是价格水平的上涨和企业赢利能力的提高,进一步推动股票市场的价格。但是由于短期各种不确定性,不占有信息优势或是财务优势的个人投资者,很自然用脚投票看跌大盘。

  对股市研究的成功促使希勒开始将这些成果应用到房地产市场。在希勒看来,机构投资者在房产被高估时仍然在买进房产,同时为了防止房市下跌带来损失,他们又采取了明确的止损策略。1993年,他的《宏观市场:建立管理社会最大经济风险的机制》由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书中创造了大量新的风险管理合同,如房地产合同等。

  公共价值

  希勒并不想让自己的学术思想只呆在象牙塔中,他喜欢用通俗语言去影响更多普通人。

  自2000年以来,希勒先后出版了《非理性繁荣》、《金融新秩序:管理21世纪的风险》、《动物精神》、《金融与美好社会》等通俗读物。多年以来,希勒始终相信,心理学、社会学等因素正在深刻地改变经济学的面貌,他自己也积极推动这股浪潮。除此之外,他还给国际主流媒体撰写评论文章。

  在这些文字中,他透露出了对公共价值的普世关怀和理解。正如他在2012年向金融毕业生的演讲中所言:“华尔街和其他金融机构正等着你们大展宏图。你们在金融理论、经济学、数学和统计学方面所受的训练将让你们如虎添翼。但你们在历史、哲学和文学方面的造诣同样重要,因为你不仅必须拥有正确的工具,同时也不能忘记,金融业所追求的最高目标是社会效益。”

  在这次演讲中他提出,新一代政治领导人需要理解金融文化的重要性,能够找出为需要的公民提供法律和财务建议的办法。与此同时,经济决策面临设计新金融制度(如基于代际风险共担的退休金制度和公共福利制度)的重大挑战。

  “真正的好金融绝不仅仅是管理风险,还必须是社会资产的看守者和社会价值的支持者。新一代从业者不仅将获得报酬,还将获得最真实的奖赏来自金融民主化的进步(亦即给最需要的人带去金融服务)所带来的满足感。这是新一代所面临的新挑战,需要你们充分开动想象力和所学技能。”

  他的这段话也许比他的模型更能总结为何他会获得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作者:正道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游刃于现实和学术之间的大师(图)
上一篇:诗人石厉,思绪在学术真理间
下一篇:评《商代史》出版的学术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