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评李德伟的“学术贡献”

  2013年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评选正在进行,其中涉及到部分经济学理论申报资格问题引起部分学者争议,为了公平起见,新浪网全文刊登组委会提供的相关资料。刊登此文并不意味着新浪网赞同其观点。以下为文章原文:

  一个剽窃两种对立价值论的高手——三评李德伟的“学术贡献”

  高宏、熊柴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经济学博士研究生

  从2009年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申报以来,李德伟先生便不断在媒体散布南开大学教授谷书堂和清华大学教授蔡继明剽窃其成果的言论,妄图借助别人的名声提升自己原本就没有的学术地位。正是由于看透了李德伟的用意,谷书堂和蔡继明教授一直都保持了沉默克制的态度。然而,正所谓“善不积不足以成其名,恶不积不足以亡其身”,谷书堂和蔡继明教授的沉默反而让李德伟先生愈发癫狂,前不久更是推出了一篇“新作”[1],试图为其从未提出过的“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理论”寻找和补充理论依据。可是,欲盖弥彰,正是这一“新作”,进一步暴露了李德伟先生的经济学研究缺乏最基本的理论基础。

  一、李德伟的什么发明竟然让中国学者既不敢表示认同,也无法表示异议,只好保持缄默呢?

  直到2009年蔡继明教授质问李德伟的分配理论是以什么价值理论为基础时,李德伟先生似乎才恍然意识到,没有价值基础的分配理论,无论自己再怎么炒作,也不会引起经济学界的关注。因此,李德伟先生除了在次年申报“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理论”创新奖的材料中匆忙写上了“广义劳动价值论”外,经过近两年的苦苦思索,终于拼凑了一个自鸣得意的似乎是以所谓“广义劳动价值论”为基础的“分配理论”,虽然漏洞百出,但这已经是李德伟先生“迈出的一大步”了。

  首先,为了使自己的理论看起来像个样子,李德伟先生率先批评学术界说:

  有的人弄不懂经济学中的“长期”与“短期”“宏观”与“微观”的区别,将经济增长和发展与企业生产经营过程混为一谈,看不清一元生产函数与多元生产函数的区别,混淆了“按生产要素分配理论”与“三或四要素论”两个具有重大发展意义的理论的含义。

  虽然任何一本初级经济学教科书都对“长期”与“短期”、“宏观”与“微观”四个概念做出了明确的区分,但我们还是非常想了解李德伟先生对这四个概念有何更精确的界定。然而,通篇阅读李德伟先生的大作,却丝毫不见对这些概念的进一步阐述,更不要谈区分了。试想,连自己都回答不出什么是长期、什么是短期,什么是宏观、什么是微观,又凭什么指责他人“将经济增长和发展与企业生产经营过程混为一谈,看不清一元生产函数与多元生产函数的区别”呢?

  接下来,为了让自己的“理论”更具有学术色彩,李德伟先生采用了时髦的数学模型。希望学过高等数学的读者不要过于苛责李德伟先生如下错误百出的数学表述(例如,对K求导F’(K)=K’,显然是不正确的;“全导数”和“全微分”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李德伟先生却将其混为一谈)。

  一般简单地投入产出函数形式如下:

  F(K,L)(K=资本,L=劳动)

  在传统企业数学模型中,L为成本,在动态生产过程中(从投入到产出的时间T),L因已经事前支付,保持为不变量。资本却有盈亏,是唯一变量。因此,该函数是一元函数,F(K),对K求导F’(K)=K’(资本边际利润)。

  但是,在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企业模型中,F(K,L)(K=资本,L=劳动),L与K都是资本化为投入,在动态生产过程中(经过从投入到产出的时间T),L与K都是变量,劳动与资本都有盈亏,因此,该函数是多元(这里简化为二元)函数。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要对F(K,L)求全导数。

  上述经济学理论和数学模型在西方经济学中没有现成表述,它是对全部经济学理论与实践融会贯通的创新结果。因此,中国的学者往往既不敢表示认同,也无法表示异议,只好保持缄默。

  这便是李德伟先生冥思苦想出来的创新性分配理论的模型。李德伟先生认为:一般的投入产出函数适用于古典的市场经济,在其中“产品出售盈或亏,与工人的劳动报酬没有关系,完全由资本投入者负责”;而他的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企业模型,应用于现代市场经济,其中“企业是由所有生产要素平等协商组成,各种生产要素都参与经营管理,都对生产经营和销售结果负责,即对企业盈亏负责,这就是‘劳资合作共赢’的新型企业(利润共享制、技术入股、经营者股权等等)”。

  姑且不论“劳资合作共赢”是否为一个学术性概念,仅就李德伟列举的几种“劳资合作共赢”类型做一些分析: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三评李德伟的“学术贡献”
上一篇:深圳党校制定名课名作名师量化指标体系
下一篇:晚清中外史学交流学术研讨会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