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著作】保罗?罗默:宏观经济学的困境

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早期,许多宏观经济学家对识别问题不屑一顾。他们没有意识到,在一个方程组中根据变量的观测值对变量间的因果关系做出判断是多么困难。到20世纪70年代末,宏观经济学家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但是正如卡纳瓦和萨拉(Canova and Sala,2009)在近期一篇文章的标题中指出的那样,我们现在“回到了原点(Back to Square One)”。目前的宏观模型使用令人难以置信的识别假设以得到令人困惑的结论。为了让本文的读者感受一下这些结论有多么奇怪,我们可以看看一位重要的宏观经济学家在一篇发表于2010年的文章中是如何评述的:

“……出于公开透明的目的,我必须承认,我自己并不完全相信货币的重要性,除了在严重通货膨胀的情况下。”

一.事实

如果想要对“货币政策并不重要”这一观点做一个直截了当的检验,那么沃克尔(Volcker)的紧缩政策就是可用于检验的事件。要记住,美联储直接控制着基础货币,即公众持有的通货与银行存款准备金之和。美联储可以通过买卖有价证券来调控基础货币。

图1给出了在沃克尔紧缩政策前后20年中历年的基础货币和消费价格指数(CPI)。图1上半部分的实线(在线版本是蓝线)是基础货币。实线下面的虚线(在线版本是红线)是CPI。这两个变量的初始时间为1960年,其初始值都标准化为1,所以纵轴表示了倍数,每向上移动一小格意味着变量是以前的2倍。由于纵轴表示的是倍数,所以通货膨胀率就是CPI曲线的斜率。

图1下半部分更详细地给出了每年的通货膨胀率,如图中的长虚线所示。图中的直虚线是对沃克尔紧缩政策前后通胀率的线性拟合。图1上下两部分都用阴影标明了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所判断的经济收缩时期。我用颜色更深的阴影标明了沃克尔紧缩政策时期的两次衰退。从上下两图中可以看到,通胀的水平和趋势在两次衰退发生时出现了突然的变化。

图1 1960-2000年的基础货币和价格水平

当一个银行向另一个银行借入准备金时会按照名义联邦基金利率支付利息。如果美联储让准备金变得稀缺,联邦基金利率就会上升。表明货币政策宽松程度的最佳指标是实际联邦基金利率,即名义联邦基金利率与通胀率之差。在沃克尔担任美联储主席的时候,实际联邦基金利率比战后任何时期都要高。

沃克尔担任美联储主席两个月后,他采用了一种非同寻常的行为,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美联储将改变其运行方式。在克里斯蒂娜?罗默和大卫?罗默(Christina Romer & David Romer,1989)的研究中对导致这一变化的美联储内部商讨进行了总结。美联储官员预计这一变化会引起“联邦基金利率的迅速上升”并“抑制经济中的通胀压力”。

在图2中,横轴的时间以1979年8月沃克尔上任时为0时刻。图2中的实线(在线版本是蓝线)显示实际联邦基金利率在沃克尔上任后不久从接近于0增长到了5%左右。实际联邦基金利率是名义联邦基金利率减去图2中断点线(在线版本是红线)所表示的通胀率之后的结果。断点线表示月度同比通胀率,即CPI在12个月之中的增长率。虚线(在线版本是黑线)表示失业率。与GDP数据不同的是,月度失业率数据是可得的。在第一次衰退期间,随着失业率从6.3%增长到7.8%,产出下降了2.2%。在第二次衰退期间,随着失业率从7.2%增长到10.8%,产出下降了2.9%。

图2 沃克尔的紧缩政策

图2的数据对美联储官员所预料到的事件提出了一种简单的因果解释:

1.美联储致力于实现高于现行通胀率约500个基点的名义联邦基金利率,只在第一次衰退期间偏离了这一目标。

2.较高的实际联邦基金利率降低了产出,增加了失业。

3.通胀率下降了。要么是较高的失业率与较大的产出缺口相结合导致了通胀率下降,要么是美联储的行为改变了人们的预期导致了通胀率下降。

如果美联储能够使利率发生500个基点的变化,那么对货币政策重要性的质疑就是很可笑的了。面对图2的数据,对“货币政策并不重要”这一教条保持忠诚的唯一途径就是证明不管美联储的官员怎么想,他们并没有改变联邦基金利率;改变联邦基金利率的是一种虚构的冲击,这种冲击使得利率恰好在这个时间恰好提高了那么多,使得美联储的官员误认为是他们自己改变了利率。

据我所知,没有经济学家认为提高沃克尔任期内实际利率的是一种虚构的冲击,但许多人却赞成那些表达这种观点的模型。

二.后真实模型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学术著作】保罗?罗默:宏观经济学的困境
上一篇:扬州书画三百年特展暨国际学术研讨会将在扬州举行
下一篇:2019年中国海洋大学教师招聘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