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名校实验室学术造假 或需赔偿40亿

福斯特大学肺部科学实验室

  美国杜克大学生物学家波茨·康德的名字或许会被烙在科学史上。不过,是以最羞耻的方式。

  2013年,因为盗刷学校公务信用卡购物并伪造收据,康德涉嫌贪污2.5万美元被捕。杜克大学当即开除了她。

  与此同时,校方也开始围绕康德的“学术诚信”进行调查。结果明显不能再糟:她的大量实验数据无法被验证,以至于过半学术著作都被学术期刊“表示关切”甚至直接撤稿。

  “幸运”的是,事态没有继续发展下去。杜克大学称康德女士的离职是因为正常人事变动,全然未提堪称巨大的学术污点。

  在此之后的两年多里,这位造假了大量数据的杜克大学福斯特肺部医学实验室的科学家一直安享着晚年。直到去年11月,她又一次接到联邦法院的传票。

  上面白纸黑字地写道:波茨·康德伪造的数据或帮助福斯特实验室和其他研究机构骗取联邦政府补贴总计2亿美元,已涉嫌违反《虚假申报法案》。按照这项法案,她的老东家可能需要返还给联邦最高3倍的补偿款,即40亿人民币。

  这是一起性质恶劣的学术造假案,但并不少见

  在被查出拿公家信用卡在沃尔玛和亚马逊疯狂消费之前,波茨·康德一直是颇被看好的学术之星。自2005年起的9年时间里,她在福斯特实验室累计出版了38篇著作,其中不乏刊登在高影响因子刊物上的“权威论著”。

  “学术之星”居然贪污公款?杜克大学的调查结果更是让人有点羞愧:康德的著作中有15篇需要被通篇撤稿,4篇被部分撤稿,还有3篇亟须修正。

  后来的起诉书记录了实验室人员对她工作状态的描述:康德几乎在参与的所有实验和项目中篡改数据。有时不给小鼠合适的实验条件;有时根本就不做实验,根据需要伪造数据;还经常根据假设所需篡改出炉的数据,使其具备统计意义。

  颇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回头来看极为粗制滥造的“学术垃圾”,却畅销当时的顶尖学术市场。即使是发表时间最短的一篇撤稿文章,也被足足引用了257次。

  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自2006年以来,康德凭着这些胡扯的数据,帮助杜克大学拿到了至少49个项目的8280万美元联邦资助,还间接帮其他研究机构申请到了15项额外经费,共计1.209亿美元。

  到此为止,康德事件会成为一起格外引人注目的学术丑闻吗?事实上,没有。

  即使在被看作“学术黑名单”的撤稿观察排行榜中,波茨·康德也仅仅勉强能排进前30。要知道,就连她所在实验室的总负责人福斯特名下,也都有12篇撤稿。

  只看杜克大学,2006年,癌症研究专家安尼·波蒂就因虚假报告称能利用基因预测病人对化疗的反应而遭到质疑。整整8年后,美国科研诚信办公室才为这一事件作出定论:波蒂在至少9篇研究论文中使用了虚假的研究数据。另外,他还更改病人不良反应的数据,使指标看上去更加精确。

  这一事件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诸多参与波蒂试验的临床病患起诉了杜克大学,更要命的是,因为波蒂的研究在生物标记指导癌症治疗领域是基础性的,丑闻直接导致大量相关项目遭到了影响。

  学术造假成了全世界普遍面临的问题。2009年,一项调查称,20%的科研人员承认自己捏造过数据,还有三分之一的科研人员承认自己有其他学术不端行为,比如隐瞒或剔除对结论不利的数据,或者为了得出更好看的结论修改实验细节、使用不适宜的研究方法,甚至直接修改研究结果。

  至于撤稿,仅仅是学术不端被发现后的必然结果。2011年,《医学伦理》杂志公布了一组统计数字,称本世纪头10年,仅医学杂志数据库pubmed上能查到的撤稿就达到了742篇,这尚且是一门学科的一个细分数据库。

  来自助手的指控,将“平常”的事件变成了惊天大案

  趋之若鹜的“学术蛀虫”会被关进监狱吗?

  美国麻省州立犯罪实验室的化学家安妮·杜汗是少数“够得上”牢狱之灾的代表。经她手化验的刑事案件多达4万例,据调查,其中一半以上压根儿没做检测,杜汗随便编个数字就被当作呈堂证据用了。经其数据被错误定罪或被无罪释放的人不下数千。

  如今,她检测的案子由州政府一件件重新审查。3年过去,花了数百万美元,审查进程还不到十分之一。即使如此,她也仅仅被判处了5年监禁。

  而在更多没有造成“直接”危害的情况下,“学术蛀虫”面临的最残酷惩罚,无非就是辞退。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美国名校实验室学术造假 或需赔偿40亿
上一篇:法学专家搞不定学术打假 谁来判定论文抄袭?(4)
下一篇:四川省写作学会2015年学术年会在蓉隆重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