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小民:他只留下了一部著作,却足以传世

张培刚先生(此图来自梁小民《话经济学人》)

有的人著作等身,但没有一本能引起任何反响,甚至在出版时就少人知晓,乏人阅读。有的人一生只有一本著作,但这本著作当时就引起广泛重视,甚至在多少年以后还有人谈论,有人引用。

张培刚先生就是这后一种人,他的著作是《农业与工业化》。当然,张先生一生著作不只这一本,但他的其他著作都可以被看作这本著作的准备和延伸。从这本书中我们可以看出张先生一生的辉煌与挫折。

张先生1913年7月10日出生于湖北省红安县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与其他孩子一样,他从小就参加各种甚为艰苦的农活。但与其他农民孩子不同的是,他不仅感到了农业劳动的艰辛和农民生活的困苦,而且立志要为改变农业落后状况和农民艰辛生活找一条路。这应该就是他以后研究农业经济问题的起点。张先生的年轻时代,军阀混战,外患不断,激发了他寻求富民强国之路的愿望。对国家的期望和对农业的关心是他以后学术观点的根源,他以后的学术之路就是沿着这条路走来的。

1929年他插班考入武汉大学文预科一年级下学期,1930年秋他进入武汉大学经济系。学习期间,他每年都获得系奖学金,成绩全系最优,毕业时获得法学院奖学金,成绩全院最优。这一时期的刻苦学习为他一生的学术事业奠定了求实的基础。

1934年6月底,张先生从武汉大学经济系毕业后,进入著名社会学家陶孟和先生主持的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陶孟和先生是“海归”,十分重视社会调查。在他的主持下,张先生参加了农村经济的调查。张先生在该所工作的六年中,深入农村田头,足迹遍及河北、浙江、广西和湖北。在此基础上他写出来《清苑的农家经济》、《广西粮食问题》、《浙江省食粮之运销》等书,相继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此外,他还就农村经济、货币金融、粮食经济和农村调查方法等问题,在《东方杂志》、《独立评论》、《经济评论》等当时国内有影响的刊物上发表了多篇论文。

在社会调查的基础上,张先生从理论层次上深入研究一些问题。在1940年出版的《浙江省食粮之运销》中,他注意到当时从江西、湖南等内地农村运到宁波的粮食成本居然比从泰国运来宁波的还高。他仔细地分析了运输成本之后,发现原因在于内地的“纯商业费用”偏高。张先生所说的“纯商业费用”其实就是科斯在1937年提出的“交易费用”。周其仁教授指出:“这是一位中国学者对交易费用及其经济影响的独立发现与独立运用。”所以,张先生也对交易费用经济学作出了一位华人学者独立的奠基性贡献。

20世纪30年代,中国学术界对中国经济发展道路有过一场争论。一种观点是“以农立国”,主张通过发展农村经济实现发展;一种观点是“以工立国”,主张通过发展工业来实现发展。后来又有人提出第三条道路,主张在农村兴办乡村工业来实现发展,不赞成整个国家的工业化。1934年秋冬间,二十一岁的张培刚写了一篇《第三条道路走得通吗?》的文章发表于《独立评论》。在文中他提出,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发展的关键在于工业化或产业革命,因此,中国要振兴经济必须实现工业化。但他又特别提出:“工业化一语,含义甚广,我们要做到工业化,不但要建设工业化的城市,同时也要建设工业化的农业。”这条思路就是以后《农业与工业化》的基本中心思想。

在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六年的工作,使张先生对中国农村问题有了深入的了解,不仅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资料,而且形成了一些对他一生研究工作有深远影响的观点。广义上说,这一时期是《农业与工业化》一书的准备时期。

抗日战争期间,社会科学研究所迁至昆明。1940年,西南联大决定恢复已停顿数年的清华庚款公费留美考试。当时共录取十七人,文科仅两人。张先生以文科第一名得以录取(另一名为以后的著名史学家吴于廑先生)。1941年9月中旬,张先生进入哈佛大学研究生院工商管理学院,1942年秋转到文理学院研究生院经济系学习经济理论。当时的哈佛大学经济系名师汇集,极一时之盛。有以创新理论闻名的熊彼特(J. A. Schumpeter)、以垄断竞争理论而闻名的张伯伦(E. H. Chamberlin)、农业经济之父布莱克(J. D. Black)、美国第一代凯恩斯主义者汉森(A. H. Hansen)、经济史学家厄谢尔(A. P. Usher)、国际贸易专家哈勃勒(G. Haberler)、创建了投入—产出法的里昂惕夫(W. W. Leontief)等。跟从这些大师学习,他的理论层次大为提高,可以从更高层次上分析农业与工业化这样思考已久的问题。张先生学习极为刻苦认真。在学习张伯伦的专题讨论课时,张先生写了一篇论文《关于“厂商均衡理论”的一个评注》,张伯伦给这篇论文的成绩为A,而且写了评语:“一篇非常好的论文,在我看来,总体上十分正确。”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梁小民:他只留下了一部著作,却足以传世
上一篇:“把学问写进群众心坎里”(人民论坛)
下一篇:东华大学《海派时尚流行趋势研究》专著首发(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