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溪这个小村庄走出了“经济学术领域的基督山伯爵”

  故居门口

  蒋氏族人拿出了《蒋氏宗谱》

  蒋学模故居

  如果你是学经济的,想必读过蒋学模主编的《政治经济学》吧?这本教材是数代中国大学生的必读本,主编该书的蒋学模又是小说《基督山伯爵》中文版的初译者,因此他被誉为“经济学术领域永远的基督山伯爵”。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蒋学模是宁波慈溪人,他出生的故居现保存完好。

  9月21日一大早,宁波市复旦大学校友会的十多位校友一行,冒着台风天的大风大雨,怀着对蒋学模先生的缅怀和追忆,驱车前往慈溪观海卫镇蒋家桥村,看了先生的故居。

  29岁译成《基督山伯爵》

  蒋学模于1918年3月出生于慈溪观城镇(今观海卫镇)的蒋家桥村,,6岁时随父亲到上海求学,曾就读于东吴大学、四川大学经济系,是我国著名经济学家、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曾长期任教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是国务院颁发的第一批有特殊贡献政府津贴获得者,也是我国第一批博士生导师之一。

  很多人好奇,作为经济学家的蒋学模怎么会去翻译文学经典《基督山伯爵》呢?去年,他的儿子蒋维新曾撰文回忆了父亲29岁译成《基督山伯爵》的“励志”故事。

  蒋学模1941年从四川大学经济系毕业后一直到解放前夕,从事的都是翻译工作。他的第一份工作是任香港《财政评论》编译,但工作了仅几个月,香港被日军占领,《财政评论》社被逼内迁,这份工作就丢了,但这时的蒋学模已经在翻译界崭露头角。1945年10月他接受了复旦大学《文摘》社的邀请,担任《文摘》社编辑。

  蒋学模工作非常勤奋且效率极高,从1945年10月到1949年,他除了完成每月两期《文摘》约10万字的翻译工作外,还翻译了多部文学作品,使他一举成名的《基督山伯爵》(最初译名是“基督山恩仇记”)就是在1946年~1947年翻译完成的。

  蒋学模很喜欢大仲马的这一文学巨著,早在1936年他在东吴大学读书时就看过好莱坞影片《基督山恩仇记》,对故事印象深刻。1939年他在四川大学的图书馆里找到了英译本《基督山伯爵》,花一周时间就读完了。当时,他就萌发了要把它译介给中国读者的念头,“只是受制于生活环境和出版的条件而没有动手”。受聘《文摘》社后,蒋学模有了安定的生活环境,终于夙愿得偿。

  完成《基督山伯爵》翻译时,蒋学模才29岁,充分展现了其翻译天才。这本法国小说的中译本,除了蒋学模是根据英译本转译的外,其他都是根据法文原版翻译,而蒋学模的译本是市场关注度最高的。“究其原因,一是蒋学模是中译本的第一人,而且在长达30年的时间里在大陆只存在这唯一的版本,读者不可避免地会先入为主;二是蒋学模文风朴实,行文流畅,很容易抓住读者,这是他深厚文学功底的体现。蒋学模版本最受市场关注的例证之一,就是台湾光复书局1998年编辑出版的《珍本世界名著》第31卷《基督山伯爵》选用的就是蒋学模的版本。”

  两次受到毛主席接见

  翻译《基督山伯爵》只是蒋学模璀璨人生中的一面,他更出彩的成就是在政治经济学领域。

  1949年《文摘》停刊,蒋学模就此中断了翻译生涯,转向复旦经济系任教。他先开设了两门新课《苏联经济建设》和《东南欧经济》,不久就转教政治经济学。

  蒋学模一边教学,一边笔耕,撰写、编写了《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故事》《政治经济学讲义》《政治经济学常识》《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商品生产和价值规律》《社会主义的分配》等著作,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中国传播的第一人。

  其子蒋维新在文章中述称,蒋学模在政治经济学领域的突出成就,使其两次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1958年毛主席在上海接见教育、卫生、艺术界人士,谈家桢、蒋学模、孙怀仁、章靳以等六位教授受到接见;1964年7月17日,毛主席同党和国家其他领导人接见高、中等学校政治理论课工作会议代表,蒋学模位列首排。

  蒋学模通过对学生的悉心指导,把他严谨的治学态度、锲而不舍的创新精神传承给了一批又一批的政治经济学新人。他的“不能守旧,不怕守旧”“做一个不断改悔的马克思主义者”等名言,至今仍被他的弟子们津津乐道。

上一篇:肩负学术使命 传递中国声音华中出版全英文医学专著全球同步发行
下一篇:雄安译成Male Safety 学术翻译不该这么“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