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出书大爆内幕 蔡英文腹背受敌

  争取连任意志极为强烈的蔡英文,不但是遭遇国民党几位民调都比她强调2020党内初选参选人的严峻挑战,而且也受到党内同志赖清德的迎头狙击,可谓腹背受敌,两头难顾。然而,“屋漏却遇连夜雨,船破偏遇顶头风”,就在蔡英文为争夺民进党2020参选人出线权与赖清德斗得难解难分之际。意想不到陈水扁也来轧上一腿,批评蔡英文自诩为“改革成绩”的“年金改革”、“清查党产”及“转型正义”等所为。更不堪的是,还扯出了蔡英文与苏贞昌的恩怨,让蔡英文的后背再被扎上了几支箭。

  陈水扁的这种挑衅行为,尽写进其新书《坚持--陈水扁口述历史回忆录》之中,该书的最后两 “党产年金政治解决”及“接班问题要看天命”,就专门忆述了他与蔡英文“唔啱牙”的往事,及对蔡英文推动的“改革措施”的批评,显然是要借题发挥,发泄他对蔡英文拒绝下令特赦自己的不满。而且陈水扁似乎是还觉得“唔够侯”,还扯来也正在觊觎蔡英文“宝座”的柯文哲为该书撰序,摆明是“赠庆”。更绝的是,陈水扁前日下午在台北市长沙龙文艺会馆举行新书签名发布会,也请来了柯文哲“助阵”。尽管在整个新书发布的过程中,两人都没有谈及“大选”问题,但两人要籍此机会,对已经遭遇内外夹杀的蔡英文,“趁佢病,攞佢命”地“再踏上一只脚”的意况,已经是尽在不言中。

  《坚持——陈水扁口述历史回忆录》一书的回忆内容,包括颇有看头的导致宋楚瑜马失前蹄的“兴票案”,“两颗子弹”,“终统冻统” “军方柔性政变”等,其实此前都已经有过不同程度的披露,因而可读性已经大为消淡。而最精彩的,是陈水扁对蔡英文上台后最引以为傲的几项“改革措施”的批评,是民进党阵营内的首次,而且也颇为客观中肯,打到了蔡英文的痛处,揭穿了蔡英文在“九合一”大败后仍在为其进行辩解的神话。正因为这些较为到位的批评是来自自己的同志及老长官,因而就更具有权威性及可读性。

  实际上,陈水扁在书中特意以黑体字标示批评指出,“年金也好,党产也罢,以我个人的经验,我必须要说,政治问题要用政治智慧和政治手场夹政治解决,不能够政治问题纯用法律解决。”现在的问题就出在这个地方。他认为年金和党产问题,绝对不是弄一个讨党产的“特别条例”(“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或是年金改革的“特别条例”就可以达到民进党所要追求“转型正义”的目的。要知道,年金和党产不但是政治问题、历史问题,也是社会问题,不纯然是法律问题。如果要用法律手段来解决,徒法不足以自行,因为中间处处都是政治,而且政治的影响层面就是社会。

  为此,陈水扁质问道,党产的当与不当,都是历史问题。能够一刀切吗?要追讨党产还追溯到71年前的1945年,这不是政治问题,什么才叫政治问题?既然是政治问题,可以单纯用法律解决吗?以目前的争议来说,人家要发给员工的薪水,可以把它冻结起来,让他们发不出薪水吗?如果一个“执政党”可以对一个“在野党”这样做,讲好听一点是为了追求“转型正义”,但是従另一个角度来看,难道不是另一种政治清算和斗争吗?我觉得总是要留一条路给人家走,不能让人家连活下去都没办法吧!

  陈水扁还批评指出,不当党产的定义订得非常的严格,除非证明自己的党产是合法的,否则一律推定是不当党产。我认为这是有问题的。以前我们读法律都知道,“举证之所在,败诉之所在”,也就是检察官必须拿出证据,要是拿不出来,就判无罪。要叫国民党证明自己无罪,要怎么证明?这是政治问题,不是一般的犯罪问题。而且犯罪问题都是无罪推定,现在我们也不是把它认定为犯罪问题,而是民事求偿返还的问题,这样的话,能够比无罪推定还要更严格的有罪推定吗?现在不当党产的定义就是这样。我们真的非常担心这种无限上纲,而且忽略掉历史因素和一些政治考虑的做法,未来会走得很辛苦。

  陈水扁对年金的问题,也进行了详尽的分析,认为“十八趴”有当时的时空背景,现在要改当然可以,只是要不要溯及既往,还是往后适用?过去的信赖保护到什么样的程度?有些可以取消,有些也可以降低,这些都可以讨论,可要知道,政治问题还是要政治解决。毕竟这是改革,不是革命。事有轻重缓急,必须循序渐进。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陈水扁出书大爆内幕 蔡英文腹背受敌
上一篇:五岁“小布哥”出书了
下一篇:NBA又一股出书热!伟大的诺维茨基,明天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