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靜蕾父親出書講述家族敘事與時代記憶

原標題:徐靜蕾父親出書講述家族敘事與時代記憶

正如克羅齊所說:“真正的歷史是作為普遍的個別的、作為個別的普遍的歷史。”個體的人總是存在於社會歷史的長河之中,每一個個體記憶都是集體記憶的有機組成部分。而當歷史發生時代逐漸離我們遠去,如何從逐漸成為獨立微觀的個體記憶中,發掘出集體的、有聯系的宏觀歷史,正是家族紀實史的價值和使命。“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不論時代語境如何更迭,個人命運乃至一個家族的命運,始終與國家記憶、民族命運緊密貼合在一起。重溫個體生命在歷史洪流中的漂泊、尋覓、堅守與成長,更能讓今天的讀者窺見歷史的細節與特殊時代的精神風貌。

長篇非虛構紀實文學《父親的軍裝》,以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為背景,詳細記錄了一個普通軍醫在軍隊中的成長和蛻變,也以親歷者和見証者的視角,講述了淞滬會戰以及挺進大別山等重大歷史事件的細枝末節。該書素材來源於口述,主角是現年103歲高齡的徐成沄、抗戰勛章獲得者、徐靜蕾的祖父。而書的作者正是徐靜蕾的父親徐子建。該書可以說是一部80年前關於抗戰與解放戰爭的真實戰地記錄與家族之書。

1937年8月,21歲的徐成沄第一次走上抗日戰場,經歷的就是悲壯的淞滬會戰。作為隨隊軍醫,又歷經撤守蕭山、臨安撤退、鏖戰蘭溪等大小戰役,終於迎來1945年抗戰全面勝利。兩年后,徐成沄在解放戰爭中經歷了挺進大別山、淮海戰役,直到1950年,33歲的徐成沄脫下軍裝,結束了十八年的軍旅生涯。作為歷史的親歷者、戰爭的活化石,徐成沄的經歷完整、真實地反映了中國自抗戰期間起的一系列重要戰役和相關事件,也清晰反映了他本人以及整個徐家的命運。徐家曾是望族,因經商失敗而敗落。抗日戰爭爆發后,家族中有11人先后參加抗戰。徐成沄參加共產黨后,曾為劉伯承醫冶眼睛,解放后擔任重慶市衛生系統領導。2015年,徐成沄獲得了“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作者徐子健為了創作這部作品,在長達4年的時間裡查閱史籍,深入滇西地區,採訪抗戰老兵,並遠赴台灣等地採風,做了近百萬字的手寫筆記。

老舍曾說,“血光殺聲裡有大時代的真面目 。盡管所見者只是一事一人一角落,可是既經看到,便是好的資料。……以熱情的文字寫面前的殺聲炮火,就足以動人。”歷史學家往往會從宏觀的角度出發,關注整個國家民族的歷史。而作者則是站在普通親歷者的角度,以節制的情感、扎實朴素的筆調,描寫一個個重大事件中的真實細節。在書中,作者父輩的信仰、抉擇、革命熱情與斗爭精神,或許只是整個大時代背景下的一隅,但在他們個人歷史的敘述與記錄中,人們看見了戰爭中普通人所經歷的坎坷、磨難與成長,也看見了他們在革命過程中的掙扎與犧牲。宏大的歷史記憶與歷史意識,恢復成普通人的歷史,與現實相連,同時承接著時代的巨變與發展,個體的記憶也就成為了歷史本身。

在《父親的軍裝》中,作者通過一個個真實的、具體的細節打撈記憶,重現歷史的片段,讓歷史變得可感、可觸。如書中寫到1947年,正是十二萬中原解放軍千裡躍進大別山的關鍵時間。初夏的一個傍晚,徐成沄被請到司令部給首長治眼睛,到了司令部才知道,“首長”正是劉伯承司令。徐成沄為當時眼睛視物模糊、疼痛流淚的劉伯承檢查后,確認是角膜炎,為他滴了眼藥,再提著馬燈趕回醫院。“空中隻有稀稀落落的幾顆星星……寬寬的燈芯燃起寸來高的白色火苗,透過圓圓的玻璃燈罩,把前后八九尺的路面照得亮堂堂的。”寥寥幾筆,人物和場景就帶著深切的時代氣息躍然紙上。書中的歷史書寫,正是個人記憶下的歷史,作者以質朴穩重的敘述,准確反映了那個時代的人物命運與精神風貌。

另一個亮點的是穿插在文本中大量的珍貴歷史照片。叔叔的結婚証書、父親的獎狀、手抄的藥方、作戰地圖、紀念章,還有戰地救護所、婦女自衛隊晉察冀兵工廠等真實照片,最大程度復原了時代記憶,給人以強烈的現場感。

正如徐靜蕾在序言中所說,“這是一本寫過去的書,講的不僅僅是我的家人前輩的故事。時代、環境和家人使我們成了今天的樣子”。在這本書中,我們看到了從同治中興時期起,一個湘潭望族半個多世紀來的命運浮沉,也看到了在民族存亡之際,一個普通中國家庭如何投身戰場、御敵救亡。作為一部家族之書和個人口述史,它所描寫的家族歷史不是在封閉的環境下繁衍,而是與時代變遷、社會發展有著緊密聯系。當個人被置於廣闊的社會背景和歷史時空當中,更讓讀者從側面窺見了一個時代的歷史變遷。雅克·德裡達說:“喚起記憶即喚起責任。”在《父親的軍裝》中,主人公的人生與命運僅僅只是整個時代的縮影。他們或許只是人類歷史長河中的小人物,但正是無數個小人物命運的悲歡離合,構成了今天我們看到的歷史細節與真實,以及那些即將被風化的細部背景。徐家的故事,是抗戰時期民族精神的具體體現,也是千千萬萬個中國家庭的真實寫照。以史為鑒,今天還有許多像徐家后人這樣的傳承者,為繼承弘揚父輩精神付出著不懈努力。《父親的軍裝》不僅是一個兒子追隨父親的腳步,尋找夢中故園的家族史,更通過追溯一段塵封日久的家族記憶,傳承著一份彌足珍貴的民族精袖。


(責編:陳燦、丁濤)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徐靜蕾父親出書講述家族敘事與時代記憶
上一篇:陈水扁出书有内幕 王鸿薇:台北市民得到了什么?
下一篇:“名商之路出版工程”为老板(企业)出书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