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名嘴康輝出書憶往事:接到春晚邀請誤以為詐騙

原標題:央視名嘴康輝出書憶往事:接到春晚邀請誤以為詐騙

最近,央視名嘴康輝頻頻登上熱搜,還憑借VLOG圈了不少粉。平時,他的主持風格成熟穩重,被不少觀眾稱贊為“播神”。

日前,康輝出版了一本隨筆集《平均分》,記錄了多年來的求學、職業經歷,還重提了當年的一次失誤“鼻涕門”,以及擔任春晚主持人時的有趣經歷。

他也對“播神”這個稱呼作出真誠地回應:“我不是‘播神’。無限趨近完美的工作,隻能靠每一次的認真仔細、小心翼翼一點點積累。”

初入廣院:被取外號“舊社會”

康輝出生於1972年,中國傳媒大學(注:即廣院)是他的母校。入學沒多久,班裡女同學就給他取了個外號“舊社會”,“因為她們看到的我永遠是一張嚴肅的臉,仿佛苦大仇深。”

大一終於開始了專業課。康輝在《平均分》裡回憶,第一課就是學習漢語普通話的標准語音,每天對著解剖圖一般的“舌位圖”,擺弄著自己的舌頭在口腔裡的位置,念著“a o e i u ü……”

等他放假回家,鄰居家的小朋友一臉崇拜地問“大學裡都學什麼?”知道答案后,一臉鄙夷地又說了一句“我們幼兒園裡都學過了。”

盡管枯燥無比,但康輝還是堅持了下來,甚至在第一次全班的語音測試中拿到了唯一的滿分。康輝說:“每當想放棄的時候,我‘十八歲時的廣院’會告訴我:再堅持一下,再堅持一下。”

接到參加春晚會議短信 曾誤以為是詐騙

1993年畢業后,康輝進入當時的中央電視台工作。2001年起康輝任央視新聞中心播音部的副主任,主持《新聞聯播》、《新聞30分》、《新聞直播間》等多檔節目。此外,他還多次和同事搭檔主持春晚。

至於擔任央視春晚主持人的經歷,還有一段趣聞。2015年1月的某一天,康輝收到一條邀請他參加有關春晚會議的短息。他最初還以為是電信詐騙,打電話問了當年春晚總導演哈文,才知道確有其事。

2015年擔任春晚主持人,讓康輝壓力陡增。最緊張的時刻莫過於開場前倒計時10秒,站在側幕,康輝深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就像聯播一樣,隻要片頭曲響起,張口說出第一句話,一切的緊張都會煙消雲散。”

2018年,康輝在擔任春晚主持人時又經受了一次“考驗”:由於沒注意保暖,開始傷風咳嗽,越臨近除夕反而越咳得厲害。后來,他找李梓萌要了一種強力止咳藥,在開場前一小時吞下了半片藥。

幸運的是,吃下止咳藥的康輝沒再咳嗽。他在書中說,“2018年春晚我能順利完成,感謝老天,更要感謝隱身大功臣李梓萌!”

“鼻涕門”是怎麼回事?

其實,在二十幾年的工作經歷中,康輝也會有失誤的時候,比如那次讓他感悟頗多的“鼻涕門”。他把這些內容也寫進了《平均分》。

那是在2010年4月2日,中午直播的《新聞30分》。忽然,一條急稿送進來,是兩頁傳真稿。康輝還沒來得及完整看一遍,鏡頭已經切到面前的攝像機。

此時,編輯來不及將稿子按照符合提示器標准的格式重新整理,康輝得低頭看稿播出,同時,在一些句頭句尾和需要強調的地方要抬頭看攝像機交流。

只是,康輝患有過敏性鼻炎,當天早晨起來就不對勁,又趕上一篇要低頭播的急稿,鼻涕就有點“不受控制”。

康輝一邊努力鎮定,一邊腦子裡飛速盤算該怎麼辦。最后,他決定不抬手擦鼻涕,以免打破播出的正常狀態,然后盡量多抬頭播,必須低頭時就借著鏡頭的角度偷偷吸一吸鼻子,減緩鼻涕下泄的速度。

就這樣堅持播完,可鼻涕到底挂在了鼻子下面,以演播室的燈光,不可能不顯現,而且,吸鼻子的聲音再控制也能聽得出來。康輝知道,“鼻涕門”無可避免了。

對“鼻涕門”,網絡上的反應各不相同。有人說:“康輝流著鼻涕可沒有出現任何差錯,佩服、感動,感動於他的敬業精神,感動於他的個人素質。”也有人說“流著鼻涕播新聞太不庄重嚴肅”等等。

康輝表示,從自己經歷過的一些事包括“鼻涕門”,看到了很多善意、包容。他在解釋《平均分》書名由來時也說,論天分自己很平凡,“在人生的賽場上、職業的賽場上,想不甘人后,也隻有努力地去試每一個選項,在每一個選項上都能及格,在及格之上再努力,也許就能再站上一級台階。一項一項,才能給自己拿到一個高一點的平均分。”

有讀者評論,天才畢竟是少數,最好的天分就是一股不服輸的勁頭,平凡卻努力的人生,或許才是大多數人可參考的人生范本。

康輝則說,寫下書中這些文字,算是與他人交流的另一種形式。他始終相信,真誠的交流,總能產生一點價值和意義。(記者 上官雲)(完)


(責編:任志慧、鄧楠)

上一篇:西海都市报数字报刊平台
下一篇:创新国际教育研究视角?专著《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发展与启示》填补学界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