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秀玉: 卖书号乱出书盛行, 我们如何留住尊严、增强实力?

【导读】在这个知识膨胀、快消盛行的时代,当下社会卖书号、乱出书的现象也越演越烈。值此“世界读书日”(4月23日)来临之际,重温董秀玉女士这篇访谈稿,或许有助于我们理解文化与市场的深层关系。她一直坚持“理想出版,智慧经营”的理念,认为启发知性的出版物是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能源,而商业利益亦是企业发展必备的动力,在理想与现实间,第一位的永远是文化责任,永远要坚守的是文化尊严。面对巨大的市场,仅仅抵住诱惑是不够的,更要积极面对,如果不了解和掌握市场,不以巨大的实力带领它,它一定会翻脸无情。因此她主张,作为良心事业的出版工作,我们的选择只能是“留住尊严,增强实力”。

本文转自“三联学术通讯”和“全民阅读网”,仅代表作者观点,供诸君思考。

董秀玉,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前任总经理兼总编辑。1941年出生于上海,1956年考入北京的人民出版社,历任校对、编辑;1978年下半年参与《读书》筹备,1979年任《读书》编辑部副主任;1986年担任三联书店副总经理、副总编辑;1987年任香港三联书店总经理、总编辑;1993年回北京任三联书店总经理、总编辑,1993年起筹办、创建《三联生活周刊》,筹划出版《陈寅恪集》《钱锺书集》,1996年创办“三联韬奋图书中心”。2002年退休后,为三联书店策划编辑杨绛先生作品《我们仨》;参与组织“东亚出版人会议”,强调东亚地区的出版文化交流;2005年创办“中国文化论坛”。

书业的故事

出版是良心事业,

我们只能“留住尊严,增强实力”

口述丨董秀玉

整理丨令 嘉

我一直坚持“理想出版,智慧经营”的理念。启发知性的出版物是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能源,而商业利益亦是企业发展必备的动力,在理想与现实间,有文化责任的出版人不可能再有别的选择。这里,第一位的永远是文化责任,永远要坚守的是文化尊严。

文化自觉的形成是在《读书》杂志,它奠定了我一生的追求。经营理念的形成则是在完全市场化的香港三联书店。

1986年北京三联书店离开人民出版社独立建制,我这个副总什么也不懂,好在有范用和沈昌文,范用全力推动和完成了三联的独立建制,宣布时刚退休,全部心力都还在三联身上,他的朋友他的资源都是三联的财富;而全部场面上的事,则可以有沈昌文包揽;我就只要开开心心地埋头做事就可以。而况,八十年代的市场,什么书发下去都起码印二万册以上,根本没有“经营”这个概念,只要好好地选书编辑就可以,幸福得没话说。

1987年中,香港联合出版集团聘我去港三联,我完全不了解香港,更舍不得离开北京那么好的文化环境,拖来拖去谈来谈去,居然谈出点支援前线的意思,于是11月我就无知无畏地上路了。抵港第二天就任命:香港三联总经理兼总编辑,1988年1月起任,全职全责。并宣布自1988年1月开始,改制为公司,各公司全部自负盈亏。当时还懵懂着,等回到公司,发现出版亏损十年,欠账一大堆时,赶紧问领导“自负盈亏是什么概念?”,回答:“这就是全职全责的意思!”好不容易才明白,这就是“不救了”?!

董秀玉在港三联就职,推动两岸三地学术交流

后来才觉悟到,真是这“不救了”才救了我、教育了我。既然没了指望,又不甘心没做就退回去,只能老老实实地学,认认真真地做。总结以前,发现问题并不在前任或前前任,他们都是很优秀很勤奋的前辈;更不在员工,港三联的员工热爱三联、富有职业精神。问题出在定位,以前的港三联在香港一直是作为文化统战机构的存在,那么出书方针、经营、公司内部管理、跟整个文化学术界的交流沟通等等就都会出现偏差。但另一方面,港三联在港经营四十年(1948-1988),一直是正面的形象,也积累了丰厚的资源。加上联合集团的发展战略十分明确,又有港商务和中商印刷等经营极好的经验在前,有利条件也很多,只要用心学细心做,我相信就会有希望。

当时,真是拼命的学和做。诚心诚意爱同事,让他们做得开心;精挑细做选题,创新品牌;打通两岸三地做一流的文化讲座,打造全新的社会形象;尚未建交的韩国书展的完胜,鼓舞士气;天天关心进销存,设立警戒线;盯紧终端,随时了解市场反馈;调查研究建新店,扩展通道再出发;……第一年就打了个彻底的翻身仗,并且年年翻番……。实践使我懂得,理想是需要细心经营的。

“留住尊严,增强实力”

上一篇:我省多部口述史专著相继出版 从口述回忆中抢救历史记忆
下一篇:耄耋老人出书讲述社区工作点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