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黄金30年 9本专著 刘山恩详解我国黄金市场制度之光

  6月9日,在由世界黄金协会、中国黄金协会和北京黄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大国金路研讨会暨《中国黄金:从跟随到超越》线上首发式上,作者刘山恩深情讲述了他30年来对黄金行业发展的思考,以及创作该书的心路历程。以下是发言实录。

  作为《中国黄金:从跟随到超越》一书的作者,我要感谢世界黄金协会、中国黄金协会、北京黄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联合举办本书的首发式,这是这三大机构对本书的肯定与支持,为此,本人在这次首发式上向大家汇报一下写作本书的心历路程,但因时间所限我只能是对这个心路历程做一个简要的梳理,这个写作的心路历程开始并没有目的的预设,结果达成是一个必然,所以从起点到终点都是一个逻辑推演的过程。

  我是一个从事黄金经济研究三十年的专业工作者,这是本人出版的第九本黄金经济专著,也是本人第二本聚焦我国黄金市场发展的专著。第一本是2O13年出版的《破茧一一解密黄金市场化历程》,六年后又写作出版了《中国黄金:从跟随到超越》。两者虽同是一个主题,但前者是我国黄金市场发展的过程记述,而后者是对我国黄金市场发展之路内涵的理性探索。两者存在着内在的逻辑关系是:前一本回答的是“是什么”的问题,而后一本是要回答“为什么”的问题。

  《中国黄金:从跟随到超越》写作的动因,大的背景是源于我国黄金市场化改革三十年来从酝酿到实践、到发展理性升华的现实需要,而这种认识升华的迫切性又是基于当今民族振兴的关键时刻对我们的制度自信的需要,因而对于我国黄金市场发展道路的理性认识深化过程也是认识我们国家制度本质与优势的一个过程。而直接起因是2017年厦门举行的《全球黄金市场高峰会》上世界黄金协会原首席执行官施安霂的发言,在发言中他指出:

  “中国黄金市场在过去的15年中取得了长足发展,这得益于深思熟虑的战略和清晰明确的政策,黄金从一个严格管制,缺乏流动性,参与程度有限的行业,晋升到现有的地位。 ”他对我国黄金市场的发展进步的肯定与我们自己的认知相符,没有歧义,但他又进一步评述道:“中国即将迈入崭新的发展阶段一一并且已做好淮备接过全球黄金市场的领军旗帜,并把握由此带来的所有机遇与责任。基于这一领导地位,中国将帮助黄金市场来确定未来的结构与组成”。

  在这里施安霂的认为中国已成为国际黄金市场的领导者,并将决定国际黄金市场末来发展,但是这论断并没有得到与会者的共鸣,并且多数与会者把施安霂的讲演视为是对中国的不实吹棒,只有少数人认为施安霂的讲演提供了一个外国人的新视角,具有我们思考和研究的价值。我正是这少数人中的一个,我认为施安霂作为一个著名国际组织的领导人,对于中国是国际黄金市场的领导者的论断不是信口开河,也不是讨好吹捧,而是面对世界百年之变的有感而发。但要认识和理解他的这个论断就需要调整我们观察的角度,用百年之变的视角去观察我国黄金市场的发展,因此使我开始了对我国黄金市场发展之路內涵的思考和比较研究,也就是开始了这本书的撰写。

  我们是黄金市场化的后进者,所以向传统英美黄金市场学习,与他们发展道路趋同是长期主导性的认知,但这次黄金市场的比较研究最大的收获是对趋同论的突破。发现我们的发展之路并不是趋同,而是中外黄金市场存在巨大的差异性:国际黄金市场体系是自由市场经济环境中发展形成的,而我国黄金市场发展走的既不是传统的计划经济之路,也不是自由市场经济之路,而是有顶层设计的“有形之手”介入的发展之路。发展道路的差异使我国黄金市场与国际黄金市场在结构、形态、交易多个方面都有特有表现,而且预期这种差异性将会进一步扩大。(对差异性的具体论述可阅读本书,在这里没有时间展开)。

  认识到这种发展的差异性,我们的发展思维要从学习模仿思维调整为学习竞争思维。因为中外黄金市场的差异的本质是国家治理模式的差异,也就是制度的差异。当今国家治理模式存在差异性,有差异就有竞争,也就是存在着国家治理模式的竞争,治理模式的优劣已成为国家间政治博弈的核心战略。有顶层设计的黄金市场化的成功,就是对我们的国家治理模式的肯定,代表了对不同于自由市场经济治理模式的肯定,为此我在书中写道:

  “ 我国黄金市场发展的事实证明了有形之手顶层设计的必要性和有效性,为国际黄金市场监管体系的建立与强化提供了经验,在这方面我们由学生变为了先生,所以受到认识到西方自由市场经济发展需要改革人士的重视,而中国黄金市场这种非自由市场经济的中国之路的发展成果,在西方改革派人士眼中就成为了引领者………”

上一篇:历史专著《新疆反分裂斗争史(1679—1949)》出版发行
下一篇:康輝出書:這樣的網紅我願去做,而且一定會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