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书院|记录这片温暖而亲切的土地,《江淮八记》出版

他写《桃花潭记》,先写高中毕业时和四个同学约好去拍合影,在那个年代拍下的黑白照片的上面,时兴写字留念,写什么呢?一位同学脱口而出,“桃花潭水” ;他写量子,先写人与人之间的“心灵感应”,把枯燥的量子和人类情感纠缠起来;他不是安徽人,安徽却是他走过最多的地方;他来安徽不过五年,却对安徽的历史人文如数家珍——他写的那些关于安徽的大文化散文,让江淮大地更加立体生动、更加深厚磅礴。他爱这里的山水、村庄、声音和味道。他说,身在安徽,因为美好,因为缘分,确实有一种愿荐枕席的冲动与感动。

《江淮八记》封面图(安徽文艺出版社 2020年3月出版)

“要做出一些经得住‘搁’的东西”

斯雄198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工作简历很简单,只有一行字:“分配到人民日报社工作至今”。

斯雄正在接受《安徽画报》专访

在派驻香港工作期间,著有《盛开的紫荆花——一个内地记者眼中的香港》《香港回归十年志(2003年卷)》;曾负责人民日报军事报道,两赴南沙群岛,出版国内唯一一本反映中国南海驻兵实录专著《南海探秘》。

2015年6月1日,他调任人民日报社安徽分社社长,很快走遍全省16个地市。整版报道《滁州 两任市委书记落马之后》《黄梅戏 走在窄窄的田埂上》发出之后,总觉得有些不甘心,“还有那么多题材素材激荡着我,还有好多思绪情感要表达、要传递”。于是三年之后,他推出游记散文集《徽州八记》;时隔两年之后,续篇《江淮八记》出版,再次表达他对生活五年有加的江淮大地一片深情。

斯雄采访当今黄梅戏领军人物、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韩再芬

斯雄说,“新闻是易碎品,还是应该写一点儿报纸新闻之外的文字,就像做菜一样,要做出一些经得住‘搁’的东西。”

与安徽有一种似曾相识、久别重逢之感

斯雄是湖北人,为何对安徽情有独钟?他笑说,前段时间手机上曾有一个小程序,可以检测到一个人去过 31 个省区市的多少地市。结果显示,他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安徽,所有地市全部跑遍了,第二是西藏,第三是山东,第四是新疆,之后才是他的家乡湖北。

斯雄在宣纸厂学习捞纸

在他的家乡洪湖,很多船民是安徽人,都是很勤劳的渔民。“我2007年第一次去西递宏村,了解到很多徽商的故事,看到西递的很多房子,本来是有棱角的,但为了方便他人在屋檐下行走,就将那个角去掉了。我觉得安徽人非常善于融合,在做人做事时会‘作退一步想’,包括桐城六尺巷的文化也说明了这一点。安徽人给我的印象是:‘隐忍与狡黠,睿智与务实’。”

斯雄在铜陵冬瓜山铜矿采访

安徽是一个中部省份,从地理上来讲,“不东不西”“不南不北”“左右逢源”,“这让安徽有一种包容开放的气质。安徽人杰地灵,文化底蕴深厚,确实是一个文化大省。作为湖北人,我和安徽有种说不出的缘分。宗族谱牒载明,先世于唐时徙居歙县黄墩。从北京到安徽工作后,无论走到哪里,总有一种似曾相识、久别重逢的亲近与愉悦。”

文本脉络清晰、格局大开大合

《江淮八记》是《徽州八记》的姊妹篇,创作时,作者最看重的是“唯一性”,“虽然是写物,但是一定是安徽唯一、中国唯一、世界唯一。”

斯雄素描像

《江淮八记》将历史文化用故事的形式勾勒出来,脉络清晰,通俗易懂,格局大开大合,切片式反映江淮大地的风貌。作者不但追求文学性,还讲究科学严谨。在写量子纠缠时,作为文科生,他特意从网上购买了一本专业教材《通信保密技术》反复研读,可仍一知半解。《量子纠缠记》成稿后,斯雄邀请量子领域的顶尖专家、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潘建伟院士修改审定。科学家的专业和严谨,让这篇散文在美学价值之外,增添了科普价值。

上一篇:乡村振兴热点问题研讨及典型案例专著出版
下一篇:2020主题出版:感受时代力量与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