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演“文艺清流” 这名落马县领导曾自费出书获利

  原标题:扮演“文艺清流”,这名落马县领导曾自费出书获利

  俞福达,男,1961年11月出生,岱山县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曾任该县东沙镇党委书记、镇长,县发展计划局党委书记、局长,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县长,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2019年12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2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经查,俞福达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584811元。案发后,俞福达退出全部赃款、赃物,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自愿认罪认罚。

  2020年6月,俞福达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4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阴阳“两面人”,搞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俞福达出生在普通农家,自称“祖辈无官,门衰祚薄”。20世纪90年代初,他从一名农村教师成为了岱山县政府办秘书,自此走上从政之路。多年的从政经历让他养成了谨慎的性格,其内心却并非如此,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两面人”。

  领导干部需要良好的形象,俞福达对此深以为然。明面上,他正直、清廉,对不熟的人送上门的财物一一严词拒绝;私下里,却贪婪成性,对“靠得住”“信得过”的人送的礼品礼金来者不拒。而俞福达切换“双面”形象的标准就是交情。他认为交情浅的人送礼风险大、不安全,拒绝是最好的选择;交情深的是自己人,口风紧又隐秘,不会出问题。

  俞福达的“两面”形象还表现在多个方面。

  据审查调查人员介绍,他在担任岱山县委政法委书记时,经常要听公检法等政法机关的工作汇报,表面上“什么都懂”,实际上却是个“无知”干部。用他自己的话说,“学习只是挂在嘴巴上,学习任务来了有工作人员帮我学,根本不用自己学。”以至于在党的六项纪律提出多年后,他仍然不知其为何物。这也为他走上违纪违法道路悄悄埋下了隐患。

  2019年夏天,浙江省委巡视组进驻岱山后,曾对俞福达的有关问题进行了初步了解。此时的俞福达苦思冥想应对之策,将政治上的“两面人”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表面上,他主动配合,“知无不言”,为了向组织表明自己的“无辜”,甚至主动到纪检监察机关“交代问题”。暗地里,他却叫来学会计核算的亲戚,将其家庭所有账户流水进行分类核算,他再逐笔想好说辞;请亲戚朋友分批次到家中领取其库存礼品,不便带走的直接扔进小区垃圾桶;与利益相关人串供,并时不时提醒他们“如果(我)被组织调查了,千万不要承认和我之间的关系”……

  形成“弟子圈”,上演权钱交易戏码

  2000年8月,俞福达转任岱山县东沙镇党委书记、镇长。书记、镇长“一肩挑”让他成了东沙镇所谓的“大当家”,别人对他的“积极回应”,让他有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和成就感。这让他渐渐膨胀,抵不住花花世界的诱惑,开始追求低级趣味,贪图享乐,在与他人的交往中慢慢放松了警惕。

  2005年,俞福达担任岱山县副县长,分管工业领域。看中其手中权力的不法商人逐渐多了起来,烟酒、购物卡、名牌包等送上门的“小意思”也越来越多。与此同时,职务的晋升、话语权的增大让他愈发飘飘然,不断上演一出出权钱交易的戏码——

  2010年至2013年间,老板方某因公司资质不符等问题在贷款上出现了问题,俞福达利用职务之便,为方某在融资担保和土地购买等方面提供帮助。在俞福达因生活作风问题被人抓住把柄、急需用钱来摆平时,便第一时间想到了方某。方某心领神会,慷慨解囊20余万摆平此事。

  2018年底,老板叶某经营的船舶公司破产后,俞福达为叶某在案件执行方面说情打招呼,先后收受其19万余元。

  ……

  不仅如此,有人还了解到,曾经的教学经历让俞福达颇为享受“老师”的身份。一些党员干部、商人老板便投其所好拜其为师,相互之间则以师兄弟相称。久而久之,俞福达身边形成了一个所谓的“弟子圈”。

  戴某(已被查处)是俞福达的“弟子”之一。为拓展公司业务,戴某经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俞福达,一来二去,慢慢进入了俞福达的“弟子圈”。在俞福达担任县领导后,他将戴某安排到了岱山县驻杭州市办事处工作。名义上戴某成了国家工作人员,但实际上他却当起了“挂名”干部,一边全身心经营着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一边堂而皇之地“吃空饷”。有了“俞老师”撑腰,戴某几乎垄断了全县的医疗器械业务。

上一篇:曾在纽时批特朗普的白宫匿名官员 出书阻止他连任
下一篇:收弟子、扮清流 这名落马县领导利用手中权力出书获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