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爱》与夏洛蒂·勃朗特的心灵城堡

作者:李云玉 来源:考试周刊 2018年104期
  摘要:《简·爱(Jane Eyre)》具有丰富的内涵,包括第一次工业革命背景下的社会经济、政治变化带来的影响;作者人生经历在小说中的体现;追求幸福,追求爱情和“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女性主义话语;与诗歌一脉相承的浪漫主义情愫以及鲜明的哥特式小说风格等。把这些元素与作者的个人经历进行对比,可以看出,在夏洛蒂·勃朗特的内心深处,有着一座心灵的城堡,这是作家在面对社会与人生现实,无法摆脱种种无奈的情境下,为自己建立的一座精神“乌托邦”。
  关键词:《简·爱》;勃朗特;心灵城堡
  一、 前言
  自1847年首次出版以来,关于夏洛蒂·勃朗特(Charlotte Bront)小说《简·爱》的评论就成了学术界关注的一个焦点,同时,小说本身也得到了中国读者的普遍欢迎。据统计,改革开放以来,《简·爱》在中国内地的译本已将近30种,其中不乏人民文学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译林出版社等知名出版社,以及李霁野、吴钧燮等在翻译界较有知名度的译者的译本。
  《简·爱》之所以如此风靡,在于小说本身具有的丰富内涵。这些内涵包括第一次工业革命背景下的社会经济、政治变化带来的影响;作者人生经历在小说中的体现;追求幸福,追求爱情和“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女性主义话语;与诗歌一脉相承的浪漫主义情愫;以及鲜明的哥特式小说风格等。这些元素与不同的故事情节相互交织,又基本上各自独立,使得整部小说具有了独特的艺术魅力。如果再把这些元素与夏洛蒂·勃朗特的个人经历进行对比,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对作家的内心世界做出新的解读——在夏洛蒂·勃朗特的内心深处,有着一座心灵的城堡,这是作家在面对社会与人生现实,无法摆脱种种无奈的情境下,为自己建立的一座精神“乌托邦”。即使用今天的眼光来看,《简·爱》依然有着很强的现实意义。
  二、 《简·爱》的浪漫主义情愫
  18世纪末到19世纪上半叶,是英国文学史上的浪漫主义(Romanticism)时期。这种浪漫主义并非大规模的流派运动,主要是以作家个人的创作为基本表现形式,尤其在诗歌领域,涌现了沃兹华斯、科尔律治、拜伦、雪莱、济慈等一批杰出的诗人。与浪漫主义诗歌相比,这一时期的浪漫主义小说的影响力相对较少,主要代表性作家包括沃尔特·斯科特等。
  一般认为,英国的浪漫主义文学,主要包含对大自然的赞美与热爱之情,对远古生活的强烈向往,内心的激荡与自省、忧郁的人格气质,以及对豪华生活方式的摒弃和简朴生活的回归等。作为浪漫主义的后来者,夏洛蒂·勃朗特在继承前人成果的基础上,又加入了女性不甘无原则地妥协和牺牲,而是要勇敢地追求人格的平等与尊重,个性的解放与自由等元素,使《简·爱》还拥有了批判现实主义的特点。在19世纪的英国文坛,《简·爱》恰好出版于世纪之中,上承拜伦,下接狄更斯,是一部承前启后的作品。
  (一) 关于自然
  夏洛蒂·勃朗特出生于英格兰西约克的桑顿小镇,四岁时全家又迁至约10公里之外的霍沃思,这是一个典型的北英格兰风格小镇,四周风景如画,古老的石头房子从山角堆砌至坡顶,在小镇行走,走过的是一条条的鹅卵石路。
  《简·爱》中对于自然环境的赞美并不多,优美的风景似乎在夏洛蒂·勃朗特的心里没有引发多少热烈的或者积极的共鸣。这与英国的气候有关,也与作者当时的心境有关,两者结合在一起,很容易产生一种忧郁、压抑甚至悲怆的情绪。
  比如,简回到桑菲尔德庄园,只看到火灾之后的一片残垣断壁,不禁对罗切斯特的安危担心起来,就在这时,小说中的女主人公又看到,“冬雪曾经飘入空空的拱门,冬雨打在没有玻璃的窗户上。在一堆堆湿透了的垃圾中,春意催发了草木,乱石堆中和断梁之间,处处长出了野草”。这萌发的春草,正好象征了虽然历经磨难,转机即将到来,简与罗切斯特终成眷属的美好前景。
  (二) 关于自由
  对自由的向往与追求,以及对不公平待遇的憎恨与反抗,是《简·爱》一个突出的主题,一百多年来,众多的读者和文学评论家,对此都有高度的评价。但是,与浪漫主义文学中“高贵的野蛮人(Noble savage)”相比,简并非一个远离文明社会、只顾我行我素的反抗者。她对自由的追求,既是坚定的,又体现出了善良的本性和良好的教养。
  小说一开始,在里德太太家,面对表哥约翰的凌辱,简的头上碰出血来,恐惧心理越过了极限,被其他心理所取代——这时的简,不再是以往那个逆来顺受、惶恐不安的小女孩,她义正词严,开始大声地斥责约翰,但措辞却来自哥尔斯密的《罗马史》——她把约翰称为杀人犯、奴隶监工。
  在洛伍德学校,因为失手打碎了石板,簡受到惩罚,站在凳子上当众受到勃洛克赫斯特先生的羞辱。之前一切博得别人尊敬和赢得大家爱护的努力似乎在一瞬间都付诸东流。简为此悲愤不已,甚至想到了死。随后,她得到一个机会,可以在坦普尔小姐面前为自己辩护。虽然心中有万般委屈,虽然红房子事件带来的揪心的痛苦,在记忆中无法抹去,简还是记住了海伦的告诫,要把自己的话说得恰如其分,准确无误,不一味沉溺于怨词,而且态度收敛,叙述时所掺杂的刻薄与恼恨比往日少得多。这样的表现,甚至可以评价为优雅,对一个十岁出头的女孩子来说,是殊为难得的。
  在桑菲尔德庄园,简与罗切斯特的最初的几次接触中,双方并未给对方留下太好的印象。简认为这个男主人“喜怒无常,态度生硬(He is very changeful and abrupt)”;而罗切斯特则趾高气扬,对简的外貌和年龄大肆评论,与传统英国上层人士所应恪守的含蓄、内敛等处事风格完全不符。虽然双方在地位上差异悬殊,简却不卑不亢,坚持自己对自由和平等的追求,这使得罗切斯特不由得要对简刮目相看。
  (三) 关于爱情
  在《唐·璜(Don Juan)》《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Childe Harolds Pilgrimage)》《东方叙事诗(Oriental Tales)》等作品中,拜伦塑造了一批这样的人物形象:高傲倔强、我行我素,富有叛逆精神,但内心正直善良,因而称作“拜伦式英雄(Byronic hero)”,这与“高贵的野蛮人”颇有相通之处。夏洛蒂·勃朗特深受拜伦的影响,在《简·爱》中推出了她心目中的“拜伦式英雄”——罗切斯特。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简·爱》与夏洛蒂·勃朗特的心灵城堡
上一篇:立足教材 延伸课外
下一篇:从家庭教育看德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