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特曼文艺思想探析

作者:符蓉 刘燕 来源:考试周刊 2018年104期
  本文参与2014年湖南省教育厅一般科研项目《认知诗学视域下惠特曼诗歌研究》,课题号为:14C0949。
  摘要:《草叶集》充分反映了19世纪中期美国的时代精神,也充分体现了惠特曼的文艺思想最光辉的部分。他强调民族性、民主、平等,崇尚真实、善良与自然,追求创新与探索,并憧憬人类共同的美好未来,因此在许多国家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关键词:《草叶集》;沃尔特·惠特曼;时代性;人民性;创新探索
  美国现代诗歌之父沃尔特·惠特曼是19世纪著名的诗人、人文主义者,具有强烈的民主倾向以及空想社会主义思想。《草叶集》是惠特曼的浪漫主义诗集,是美国文学史上第一部具有美国民族气派和民族风格的诗集,它开创了美国民族诗歌的新时代。这本诗作充分反映了19世纪中期美国的时代精神,包含了丰富而又深刻的思想内容,充分体现了惠特曼的文艺思想最光辉的部分。
  一、 时代性为创作宗旨
  从文艺思想的角度看,惠特曼十分重视文艺的社会智能,他坚持现实主义的宗旨,从社会的需要出发,站在自己为社会尽责的立场上来从事文学创作的。他把文艺当作拯救灵魂的工具,而且比超验主义走得更远,将范围从个人扩大到了整个美国民族、整个美洲和全世界,乃至未来世世代代的人类。他对“为艺术而艺术”提出严正批评,他要求高等的艺术品必须具有伦理价值作为基础,以避免因讲究艺术质量而产生“过分”和“离题”的偏向,因此提倡一种“与生活紧密相连的庄严的文学”。
  这一主张在《草叶集》中基本上实行了。惠特曼从他所处的“特殊时代”出发,按照这个时代的要求来表现这个时代。这种听命于时代、服务于现实的崇高思想,惠特曼在几十年的创作生活中也基本实践了。美国19世纪走过的道路,是以一个新兴“民主”国家的姿态,在经济上从欧洲殖民地的落后局面走向独立繁荣以至垄断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过程,这包括东部工业的飞跃前进,南部奴隶农业向工业化的痛苦转变,以及西部通过大规模的移民開发“像蘑菇般成长起来”,所有这些在《草叶集》中都有鲜明的反映。在他的诗歌里,“无数的大汽船正喷着白烟……疾驶的火车头正喘息着,吼叫着”。他“既是城市的诗人也是田野的诗人”,无论城市或田野,都有“美洲在歌唱”,都震响着时代的强音。这是《草叶集》中一个最激动人心的地方。时代、国家,始终是诗人在时空无限中前行的精神依托,他的创作中到处流露出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即使他的国家在民族文化方面还那样幼小,他也毫不示弱,甚至反而显得更加意气风发,信心百倍。
  二、 人民性为最高点
  惠特曼十分重视文艺的人民性,实际上是把他当作评价的主要标准,并充分表现在对于历史文化的批判,对于新的民主文学的设想,以及他自己的创作里。他在《草叶集》初版序言中就赞美过:“那些猎人、樵夫、早起者,以及果园、菜园和田地的耕耘者们……他们的热情和韧性……那种对于阳光和野外的爱好,都表现了一宗美感和诗意”,而所有这些都“用不着诗人去帮助他们发现”,是他们生活中所固有,别的就更不在话下了。
  惠特曼的这种思想感情体现在《草叶集》中那个“自我”的身上,通过一个以自我为代表的“个性”来表现他的时代和国家,这个“个性”或“自我”当然要代表的是人民。因此,为了执行这个宏伟的使命,它必须是多方面的、全面的、一般的,结果便难免流于抽象化、概念化了。有些批评家从《草叶集》头两版,特别是从《自己之歌》中,看到了惠特曼首先创造的一个“劳动者形象”,他健康乐观,“肉欲旺盛”,既醉心现实,又向往未来。这个印象在读者心中是鲜明的,也反映了诗人所要表现的那个“个性”的主要方面,即他的民族性、时代性、人民性。
  惠特曼是人性论者,犹如他是人道主义者那样。这一点在他的诗中比在散文尤其是文论和政论中,表现得要清楚得多。他的同情和爱遍及一切,可以说是物我同仁的。他的文艺思想中高度人民性使得这位“民主诗人”超越于他那时代的水平之上,以至连高尔基也称赞他“从个人主义开始,最终到达了社会主义”。
  三、 批判继承与大胆创新相结合
  惠特曼认为,既然是已经进入崭新的民主时代,而美国这个新大陆的年轻巨人作为先驱,必须创造自己民族民主的新文学,那么就必须首先冲破那道旧的、他认为基本上是封建文化的藩篱,特别是要摆脱英国文学传统从思想到艺术上的束缚。从《草叶集》初版开始更贯彻在他所有的文论和创作中,成为美国民族主义文学战线上最鲜明的一面旗帜。对历史遗产要批判继承,这是《草叶集》初版序言一开口就宣布的。从诗人自己的文艺思想及其实践的结果《草叶集》来看,与其说他是欧洲19世纪前期浪漫主义的继承者,还不如说他是从浪漫主义向现代主义过渡的先驱,19世纪下半叶崛起的新世界民主诗人。
  惠特曼深化和发展了对于人与自然关系的观点。首先,他赞美劳动人民朴实、勤劳、自然的本性。其次,他认为自然本身是美的,是唯一完整而真实的诗,有待艺术家去发现。但是他不赞成照样摹写自然和现实世界,如同不赞成模仿前人的艺术形式那样,他强调想象力的重要性,要通过灵魂的透视去照亮一切自然,主要是人类自然的事实和现象。再次,更具创见的是,惠特曼指出人对于自然的反应也有时代性。他将自然同社会以及诗人自己统一起来,让它同样在他的诗中明朗、欢乐而生机勃勃地呈现出与时代和民族相适应的面貌。
  惠特曼憧憬人类共同的美好未来,他颂扬世界各民族共享的基本价值观和认识观,具有超前的全球化意识,他强调民族性、民主、个人平等、族群的平等、文化的平等,值得我们更加深入地学习和研究。
  参考文献:
  [1]惠特曼,李视歧译.惠特曼诗精选[M].北京:华文出版社,2005.
  [2]艾德·福萨姆,肯尼斯·普莱思.重写惠特曼[M].布莱克威尔出版公司,2005.
  [3]李野光.惠特曼评传[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85.
  作者简介:
  符蓉,刘燕,湖南省张家界市,吉首大学外国语学院。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惠特曼文艺思想探析
上一篇:职业学校教育中的民族传统文化传承探究
下一篇:培养学生观察能力之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