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科相通背景下小学数学文理结合的教学探究

作者:周洁 来源:考试周刊 2019年45期
  摘 要:持久延续的分科教学模式在实现方便同类知识集中系统传授目的的同时,却亦将其异化为科目之间的割裂与独立,此与文化整体与相通理论背景下的学科相通本质相悖反,而将原本活力满驻的数学教育冠以抽象、理性、令人生畏的头衔。而在现代化改革、创新的素质教育理念指引下,其向文理学科相通的形式灵活性、内容多样化教学的复归也便成为数学教育教研领域的新型主题,亦为契合小学生有效认知规律、提高教、学效果的必然之举。
  关键词:学科相通;小学数学;文理结合;教学
  由数学基本要素出发,其可被分解为语言文字理解、美术符号诠释与逻辑思辨梳理三者,此便关乎串联传统分科话语下的语文、美术与理科科目特性与内容主体。由此带来的语言理解和表达、美感欣赏与创造、逻辑感知与分析则成为实现文理结合的数学综合性有效教学的切入点。
  一、 文字阅读——理解的到位与表达的清晰
  数学领域内的文字阅读在一定意义上可称作“数学语言”,其并不排除艺术化特征,但更多地呈现为理性清晰的语序组织和明确简易的字面意义。这体现在学生通过文字解析得到到位的指向理解、通过文字运用传输清晰的表达意向两方面。以此能力的培育为原则,教师应重视数学文字语言所应具备特征的领会和运用教学,赋予传统单纯的数理逻辑内容重点以其语言艺术的外衣。
  例如:在《小数乘法》一节的教学中,在学习了小数与整数相乘、小数与小数相乘的方法之后,我带领同学们总结小数乘法法则。在此,为锻炼同学们的数学语言理解和运用能力,我便采用了填空法的形式,即:第一步:先按照整数乘法算出积,再点( );第二步:在点( )时,看( )中共有几位小数,就从积的( )起数出几位,点上小数点。这不仅有效指引、提示了小數乘法解题路径总体的语言表述架构,其中关键疑问点的设计亦是对学生语言文字运用能力的恰当激发与考察。而在分别得出其“小数”“小数点”“因数”“个位数”的答案之后,我便让同学们在此基础上进行再一次的完整阅读和理解,进而用自己的逻辑和语言进行其大致意思的复述。在其复述过程中,有“先将因数的小数点去掉,将其变为整数相乘,在得出结果后,数出因数中的小数,再由结果的末尾数起数出相同的几位数,在数的左边点上小数点”。如此的复述自成逻辑,但我亦带领同学们对其中“变为整数运用整数乘法法则相乘”“数出因数中的小数个数”进行了补充完善,这将有效提高同学们的缜密的数学语言理解和运用能力。
  二、 美术符号——美感的欣赏与美感的创造
  在文字之外,成为数学之特色标识的美术化符号亦为一重文理结合之数学教学的切入层。其符号、公式、图形,甚而是数字皆为此类美术符号研究的对象,其从属于数学而区别于以文字为重点指向的文科类目。对于其美感的欣赏与创造不同于传统自然而然将其作为数学辅助语言的枯燥过程,而应从其表意便捷性与图文结合呈现而出的布局美感中窥析其精致又独特的符号韵味。
  例如:在《平行四边形的面积》一节的教学中,在通过割补法将平行四边形转化为长方形进而求得平行四边形面积之后,我让同学们观察教材中给出的两种图形转化过程:其虚线实线的排布;红线绿线的标识、“高底垂直”的文字符号等的多种符号元素的结合释放而出的符号美感。在此之后,我又给同学们出了这样一道题:平行四边形草场的底是5 m,高是3 m,它的面积是多少?画出图形,并写出详细的解题思路。这便需要同学们先画出一个指定尺寸的草场图形模拟图,并做出其高,在对应位置分别标示出“5 m”“3 m”的数字,然后在图像之下写出“S=ah=5×3=15(m2)”。最后,答:“平行四边形草场的面积为15 m2”。对于此,我引导同学们将此蕴含图像、数字、中英文文字的解题过程与纯文字或纯数字、纯图形对比,做美术化的构图欣赏。同学们则会意识到独特的数学美,并生发自己创造出此种美的自豪感,数学学科亦便不再是单纯枯燥的逻辑思辨。
  三、 逻辑思辨——逻辑的感知与分析的缜密
  逻辑与思辨乃是数学的内核,而对学生逻辑思辨能力的培养亦是在数学教学始终应当作为的内容中心和重点。但在小学以培养学生学科兴趣为主要目的之一的数学教学中,应将此中心深度浅化为对逻辑思辨缜密性的感知与进行简单基础性逻辑思辨运算和分析之上。
  例如:在《方程的意义》一节的教学中,在向同学们介绍了“含有未知数的等式就是方程”的方程含义之后,为使其明确其中所蕴含的关键逻辑点。我便列出以下几个式子,让其分辨其是否为方程,便说出判别理由:
  (1)25+32=57;(2)x-15>21;(3)y+13;(4)25>15+8;(5)2x+12=16。
  这几个式子是对方程定义逻辑节点“含有未知数”“等式”的考察。(1)是等式,但无未知数;(2)有未知数,但非等式;(3)有未知数,但为非等式、非不等式的代数式;(4)既非等式,又不含未知数;(5)含有未知数,又为等式,为方程。
  这样的鉴别考察将帮助学生进行有效的数学逻辑的感知与缜密的分析,是数学本质魅力的传输过程。
  人类文化的相通性成为学科相通性的理论基础,亦为数学教学提供了广阔的区别于传统局限化理论与试题研究的课堂可能性。在此之下的文字阅读、美术符号与逻辑思辨则成为实现文理结合数学教学的有效切入方向。
  参考文献:
  [1]张运钱.小学数学教学与各学科之间的联系[J].知识窗(教师版),2017(12):18.
  [2]张宏伟.小学数学课程和教学跨领域整合的探索[J].小学教学参考,2016(11):10-14.
  作者简介:
  周洁,甘肃省兰州市,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海石学校。

上一篇:新课程下高中数学课堂教学有效性的探究
下一篇:职业院校数学教学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