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雕细琢出佳作

作者:黄燕如 来源:考试周刊 2019年74期
  摘 要:在现代学生中普遍存在这样一种观念,那就是学生负责写作文,老师负责批改作文,在学生看来,老师批改作文完全是老师作为一名人民教师应该做的事,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其实这种观念是错误的,这只能说明当代学生还没有养成写完作文后自己精雕细琢的良好写作习惯。从本质上来说,在整个写作过程中都存在修改过程,例如:写作主题的确定,写作时语言文字的应用等,从最初的写作纲要到最后的完整作品,修改始终贯穿其间。所以,对于“自我修改”,我们要像重视写作题材、重视语言文字那样重视,不仅要学会而且要练好这项基本功。因此,要让学生认识到修改的重要性,掌握修改的方法和步骤,直至变成一种习惯,定能写出一篇篇佳作。
  关键词:雕琢;修改;方法
  
  我国有句俗话说得好,“玉不琢不成器”,玉石挖掘出来后,只有对它不断地雕琢和磨砺,才能变成最终人人都喜爱的精美器具。其实世界万物都是如此,要想成功实现自己的夢想,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就必须经历不断的磨炼和雕琢。写作也是如此。当我们确定写作主题,完成初稿后,一定要反复诵读,不断琢磨文中的字词,甚至标点符号的应用,只有这样,才能形成一篇比较好的文章。但在现实教学中,很多学生经常是草草写完一篇文章后,将本子往书包里一塞,如释重负,再也不会多看一眼自己写的作文;对于老师批改后的作文,有些学生看都不看,就直接放进课桌或书包里;有的学生也只是匆忙瞧一下自己的得分情况,或者草草看一下老师的评语,就完事了。在现代学生中普遍存在这样一种观念,那就是学生负责写作文,老师负责批改作文,在学生看来,老师批改作文完全是老师作为一名人民教师应该做的事,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其实这种观念是错误的,这只能说明当代学生还没有养成写完作文后自己精雕细琢的良好写作习惯。从本质上来说,在整个写作过程中都存在修改过程,例如:写作主题的确定,写作时语言文字的应用等,从最初的写作纲要到最后的完整作品,修改始终贯穿其间。所以,对于“自我修改”,我们要像重视写作题材、重视语言文字那样重视,不仅要学会而且要练好这项基本功。
  一、 明确雕琢之重要
  有人认为,有本领的人写文章,可以“一挥而就”,不需要反复琢磨修改。这种看法并不符合实际。其实,文章是越改越有意思。相信大家都听过唐代大诗人贾岛琢磨“推”“敲”二字的故事。那是贾岛刚到京师不久,有一次他边骑在驴背上边琢磨诗句,想出了“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这两句诗,可想来想去觉得“敲”字不太好,又将它改成“推”字,正沉浸在究竟用“敲”字还是“推”字的思索中时,跟迎面驾着马车而来的韩愈撞了个正着。韩愈作为唐代著名大诗人,自然也有对诗中字词精雕细琢之爱好,当他听贾岛说明事情原委后,不仅没有责怪,反而帮着贾岛斟酌起“敲”字和“推”字来,最终,韩愈觉得“敲”字好,建议贾岛用“敲”字,所以今天我们所读到的诗句才是“僧敲月下门”。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在写作时也有精雕细琢、反复修改的习惯。《战争与和平》作为一部世界名著被世界各国阅读者所喜爱,但托尔斯泰在完成这部作品期间就曾经先后修改过七次;《安娜·卡列尼娜》是托尔斯泰的另一部长篇巨著,为写好这篇作品,光开头部分他就修改了二十次之多。鲁迅被誉为“20世纪东亚文化地图上占最大领土的作家”,他生平写下了多达几百万字的作品,但鲁迅对每件作品都是精雕细琢,精心构思,对用词经常反复推敲琢磨,从不“一挥而就”。例如,《为了忘却的纪念》是鲁迅创作的一篇杂文,最开始鲁迅写的是“眼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边觅小诗”。后来,鲁迅反复琢磨,为了更好地表达自己对英勇牺牲烈士的悼念之情,他将“眼”字修改为“忍”字,而将“边”字修改为“丛”字,“刀丛”则更显示出了白色恐怖的严重程度。
  从上面的例子中可以看出,像贾岛、韩愈这样的古代大诗人,鲁迅、列夫·托尔斯泰这样的中外伟大作家,写的作品也要经过反复琢磨,认真修改的。我们小学生学习写作处于刚刚起步阶段,远远没达到“天才”的程度,自然更需要反复思考、认真修改了。
  二、 指导雕琢之方法
  修改是对已经初步完成的文章做进一步的加工,使它的内容和形式更加正确、更加完美。因此,写作时应该注意的问题,在修改时也都有可能遇到,也都应该注意。那么应该从哪些方面进行修改呢?
  (一) 文字、语句、标点和格式
  大部分文章写作者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内容上,而对文章格式、标点符号的使用以及字词之间的区别重视程度不够,导致文章写完后存在这样或那样小的问题。正因为如此,对写完后的文章进行重新检查和修改都显得十分必要了。对于小学生而言,因他们所掌握的词汇有限,文字表达能力一般,再加上命题作文时又有一定的时间限制,在这些方面出现毛病的可能性就更大。因此,小学生作文的自我修改就更应该重视这方面的问题。请看一位同学作文中的两段。
  一阵清脆的拖拉机的响声从外边传来,我急忙跑出去看,外边特别热闹,邻居李大哥坐在一台斩新的拖拉机上,好像是一位出征的将军。他跳下拖拉机走到他儿子旁边,抱起来亲了又亲,高兴得脸上像开了花。
  张大爷今年八十岁了,他手里拿着拐杖对大家说:“党的政策好呀!以前这东西我们想都不敢想。”李大哥走向前,对张大爷说:大爷您坐好,又叫我们孩子们都上车咱们斗一圈去,我们像猴子一样跳到车上。李大哥说了一声走了,拖拉机像箭一样自己往前走了。我们迎着夕阳,笑得合不拢,非常高兴,李大爷也挑起大拇指。……
  认真检查这两段话,我们可以发现其中有不少毛病需要修改。
  1. 有错别字——“斩、斗”,漏字——“嘴”。
  2. 有的词用得不妥当——“清脆的拖拉机的响声”,“清脆”不符合拖拉机响声的实际情况;“拿着拐杖”应当是“拄着拐杖”。
  3. 有句子不通或不合理——“拖拉机像箭一样自己往前走了”“迎着夕阳”。
  4. 有标点用得不对——“我急忙跑出去看,”后面应该是句号,李大哥对张大爷说的话只有冒号没有引号。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精雕细琢出佳作
上一篇:慧眼关注慧心引领
下一篇:实行简单评价促进快乐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