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医学教育中医学人文素质的重要性

作者:柯阳 任宗芳 孙锋 唐浩然 来源:课程教育研究 2020年7期
  【摘要】合格的医学人才不仅要有扎实的科学素质,还必须重视医学人文素养的提高。本文从医学本质、医学自身的发展及社会的发展三个方面探讨了培养医学人文素质的重要意义。
  【关键词】医学  人文素质
  【基金项目】昆明医科大学校级教研教改课题(2017-JY-Y-069)。
  【中图分类号】G6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20)07-0035-02
  如今,国内各大学院校都提出了素质教育的概念,在这一大背景下,医学人文素质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我国在2010 年出台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规划纲要》中,对医学生的培养计划做出了具体的要求:“树立全面发展观念,努力造就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高素质人才”,要启动实施“卓越医师教育培养计划”,而卓越医师的培养要求卓越医师应该具有高尚的职业道德,基础扎实,专业突出,实践能力强和富有良好的医学人文素质[1]。
  应该说,需要进行医学人文素质思考的主体既包括了培养医学人才的医学院校,也包括在读的医学生,更包括了正在从事医疗服务的医生。笔者作为在职的医学博士研究生,试图在本文中对医学人文素质的重要性进行深入的探讨。
  1.医学的本质决定了医学人文素质的重要性
  所谓医学人文素质的概念是相对于医学科学素质提出的。医学是一门以人为研究对象的科学,这就决定了从事医学的医生既需要具有科学素质,即求真、理性、追求卓越医疗技术的素质,也需要具备人文素质,即向善、感性、关注服务对象-人的情感体验的素质[2]。
  古今中外历代名医对的两者的重要性早已经有过深刻的认识。晋代名医杨泉说过: “医本仁术,不仁不可托,不智不可任,不廉不可信”[3]。“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那著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更是成为了后世医德准则的基础:“我愿尽余之能力与判断力所及,遵守为病家谋利益之信条,并检束一切堕落及害人行为,我不得将危害药品给与他人,并不作此项之指导,虽然人请求亦必不与之。“无论至于何处,遇男或女,贵人及奴婢,我之唯一目的,为病家谋幸福,并检点吾身,不做各种害人及恶劣行为”。孙思邈所著的《大医精诚》被誉为是“东方的希波克拉底誓言”。书中提出了大医精诚的概念。精是指技术精湛,医乃“至精至微”之道,医者应“博极医源、精勤不倦”。诚是指医德诚笃,为医者当以“见彼苦恼、若己有之”的“仁心”来“普救含灵之苦”[4]。此外,诸如“悬壶济世”、“杏林春暖”等说明医学人文素质重要性的典故更是不胜枚举。
  医学本身是一门具有极强人文关怀性质的科学。美国医生特鲁多的墓志铭上写着: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翻译成中文意思是: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这句名言就是对医学所起作用的真实写照,从本质上诠释了医学,揭示了医学的真谛。“治愈”是“有时”的,不论医学发展到何种程度,都不可能治愈所有的疾病,希望治愈所有的病人是医生这一神圣职业的天性,又是一个无限接近却永远不能达到的理想。给病人以“帮助”是医学的经常性行为,其社会意义远大于“治愈”。技术之外,医生常常要用温情去帮助病人。从古至今,一切医学技术都是对身处困境的人的帮助。医学的作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仅此而已,不必渲染夸大其“神奇”。而安慰则是一种人性的传递,是在平等基础上的情感表达。安慰在医学上可以说是一种责任,学会安慰病人,并坚持经常安慰病人是医生人文素质修养的具体体现。所以说,医学是一门饱含人文精神的科学。抽去医学的人文性,就抛弃了医学的本质属性。
  随着对医学本质思考的不断深入,人们对医学人文素质重要性的认识也在不断加深。1977 年,美国罗彻斯特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教授恩格尔就已经提出了一种新的医学模式,即“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bio-psycho-social medical model)。该模式指出医生不仅要重视病人的生理治疗,还要重视病人的心理治疗。医疗服务不是单纯的治疗疾病,而是旨在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的一个集医学知识、心理学知识、社会学知识,乃至哲学辩证思维等多方面能力为一体的复杂过程。这对医生的人文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不论是即将成为医生的医学生,还是已经从医的医生,提高自身的人文素质修养都是必须的。而如今该学科的发展也验证了这点,医学早已不是以一个单一学科的姿态存在,它正与越来越多的相关学科进行交叉发展,从而产生了许多交叉学科,如医学心理学、医学行为学、医学哲学、医学伦理学等[1]。
  2.医学自身的发展决定了医学人文素质的重要性
  医学这一科学的产生是因为“人”需要医学的帮助,医学的发展也是为了更好的帮助“人”。可以说,正是出于对这一根本目的的追求,医学才会不断的进步。
  汉代名医华佗因为想迫切解决外科治疗中病人的疼痛才殚尽竭虑,反复尝试,最终调制出有名的“麻沸散”,迈出了麻醉学的第一步。上世纪英国细菌学家弗莱明因为目睹众多因为感染而死亡的病患,对多种致病菌进行反复培养,终于找到了一种能杀灭多种细菌的“特效药”-青霉素。它的诞生挽救了不计其数的生命,至今仍然是普遍使用的抗生素。随着现代社会文明的发展,人们对自身形象愈加重视,为了满足这一需求,才促使了现代外科进步的重要标志之一腔镜技术的产生。时至今日,腔镜手术已经广泛应用于各项外科手术,极大缓解了手术疤痕对病人的困扰。近期我国医生更是开发出来完全无体外疤痕的经结肠镜下切除阑尾的新技术。没有对医学对象“人”的关注,就不会有这些令人瞩目的医学发展。
  医学人文素质并不仅仅体现在对“人”的关怀。医学的具体承载者“医生”自身的人文素养同样重要。早在公元十三世纪,声名显赫的巴黎大学就规定每一个学生必须在修完文学院的课程并达到一定水准之后方能进入专业的医学院学习[5]。可见,在西方的医学专业教育形成之初就带有浓厚的人文色彩。人文素养的形成使学生在包括哲学在内的人文科学学习中奠定了思辨的理性和良好的思维。现代医学中有一门与数学的交叉学科——体视学。该学科的创立者及之后的大部分协会会长不是数学家,而是医生。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论医学教育中医学人文素质的重要性
上一篇:儿童剧在小学的应用实践研究
下一篇:抓好高校基层党建落实全面从严治党新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