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漆艺传承与发展初探

  摘 要:成都漆艺是成都传统手工技艺的杰出代表,在几千年前就享有盛誉。然而在良好的政策环境下仍面临着发展未形成合力、教育研究不充分、人才培养体系未构建成型、品牌知名度不高、传播推广不足等问题,通过建立成都漆艺发展联盟、建立人才培养链条、加强其品牌推广与普及教育,在一定程度上能夠有力推动成都漆艺的传承与发展。
  关键词:成都漆艺;传承;发展
  成都漆艺是成都市的非遗“五朵金花”之一,其历史悠久、传承时间长、工艺技术高超、文化价值、艺术价值不可估量,从中可以窥见蜀地几千年来工艺水平、审美意蕴和历史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2006年5月,成都漆艺被列入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让这个饱经风霜,发展跌宕起伏的传统工艺开始重回当代人的视野,大家开始关注这个传承千年的古老工艺,开始重新定位和思考这个工艺的传承与发展,逐渐的年轻一代也开始进一步研究和学习成都漆艺的制作技艺和文化历史价值。2018年,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出了关于转发文化厅等部门四川省传统工艺振兴实施计划的通知 ,对2017年国务院转发的文化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制定的《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进行了解读和积极响应,发出了强有力的四川声音。通知要求“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习近平总书记对四川工作系列重要指示精神,认真落实省第十一次党代会和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决策部署,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结合四川地域特色文化,以支持手工制作技艺和特色文化创意产品为重点,创新文化惠民模式,促进传统工艺与艺术、科技、设计及教育融合发展,丰富传统工艺题材和提升产品品质,牢牢把握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使传统工艺在现代生活中得到新的广泛应用。到2020年,在全省范围内实施一批传统工艺振兴重点项目,建设一批传统工艺产品孵化基地,培育一批传统工艺优秀工匠,打造一批具有鲜明四川特色的传统工艺精品,四川传统工艺的传承和再创造能力、行业管理水平和市场竞争能力、从业者收入以及对城乡就业的促进作用得到明显提升,基本形成独具四川特色的传统工艺振兴体系。”这无疑对成都漆艺这项传统手工艺再次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在逐步发展的十余年间,成都漆艺多次迎来了良好的发展机遇,然而仍存在着巨大的挑战。如何让成都漆艺从小众圈层逐渐走进大众视野?如何让成都漆艺能走出困局,实现稳定的传承,实现可持续的发展?如何实现成都漆艺的创造性转化、创新型发展,并能够使其能够自我造血?这些问题都是亟待我们去思考和解决的命题。
  一、目前成都漆艺在良好的政策环境中,但在发展中仍存在着以下问题
  (一)成都漆艺的传承与发展合力尚未形成
  近年来,“政府搭台、文化唱戏”的基本局面形成,比如,成都文殊坊“非物质文化遗产·手工技艺主题街”是成都首条非遗手工艺主题街区,就邀请了知名的成都漆艺工艺大师入驻,建立工作室,进行成都漆艺的生产和销售。成都漆艺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宋西平老师和杨莉老师都在文殊坊开设了店铺和工作室。2019年,成都漆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尹丽萍老师参加了在清华大学举办的“弘扬传统振兴工艺——漆艺传承发展联盟筹备大会暨漆艺邀请展”,这个联盟将关心漆艺传承发展的匠人和同仁聚集到一起,为传承弘扬中国的大漆文化扎扎实实做事情。然而我们不难发现,成都漆艺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各自独立发展,在业界还未有统一的声音发出,在成都漆艺的顶层设计方面还没有形成合力。
  (二)教育研究尚有不足,工匠人才培养体系尚未建立
  成都漆艺由于其工艺的复杂性、学习时间长、大漆可能让人体过敏等风险,致使在人才培养入门时就面临了一些阻碍。目前的人才培养主要方式还仍然是家族式、师徒式、作坊式,从业人数不多、从业者的个人素养和审美能力、设计能力良莠不齐、传承人才培养的体系很难形成。加之,除四川美术学院开设了漆器专业,成都在地高校没有一所学校开设漆器相关专业,高技能的工艺美术人才也有巨大缺口,从业者的传承动力不足。成都漆艺也没有进入到成都市基础教育和普及教育之中,传承的链条也没有形成。
  (三)成都漆艺的社会普及和品牌推广尚有不足
  成都漆艺由于其材料和工艺的特殊性,产品的生产制作方式一直是以全手工为主,加之工艺复杂、生产制作周期长,因此量少价高。在成都漆艺最繁荣的七十年代,成都漆器作为出口创汇的产品,主要生产和制作工艺美术品。导致因此大众对其认知不多。到了当代,成都漆艺仍然属于比较小众的传统工艺。近年来,成都漆艺在尝试进行一些品牌跨界合作,然而后续发展的延展性空间不大,目前也没有一个家喻户晓的具有一定知名度和美誉度的文化品牌产生。
  二、基于以上存在的问题,成都漆艺在传承与发展中可以从以下一些角度进行尝试和突破
  (一)建立成都漆艺传承与发展联盟,聚集和拓展在地资源,多方集力,使未来发展形成合力
  首先,漆艺专家、各级非遗保护中心、成都漆艺生产性保护基地、成都漆器厂、成都漆艺大师技能工作室、各级非遗保护协会、成都漆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漆艺工作站以及爱好者等为主要群体,形成成都漆艺传承与发展联盟。其次,加强交流,联盟定期就成都漆艺传承与发展状况进行主题交流研讨,对在成都漆艺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瓶颈、发展机遇等进行共享,相互扶持、共谋发展。第三,培养和选拔在业界当中有一定影响力和威望的成都漆艺匠人和传承代表,并进行推广,让大众熟知,让其在业界形成知名度和影响力,领导成都漆艺走向团结和发展。
  (二)提升成都漆艺的教育研究能力,培养成都漆艺传承人才培养队伍
  首先,以省内各高校,特别是成都在地高校为主要力量,重视工艺美术教育,鼓励其加强成都漆艺的理论与应用研究,加强挖掘、记录和整理,并出版相关读本、教材、研究论文、专著等。其次,加强成都漆艺的研究机构建设,探索漆艺工艺与现代科技、工艺装备的有机融合等,突破和解决当前成都漆艺从原料、工具、生产制作中存在的痛点和难点。第三,教育厅支持传统工艺学科建设,推行现代学徒制。成都市已有工艺美术专业、或已有基础的相关高校,设立成都漆艺相关专业,完善成都漆艺的人才培养体系,加强梯队建设。国家艺术基金、非遗传承人研培计划等形成长效化机制,提高传承人的传承和创新能力,培养技术技能、综合管理、理论研究人才。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成都漆艺传承与发展初探
上一篇:高校舞蹈教学中提高学生情感表现力的策略探究
下一篇:浅析中国传统图案在现代海报设计中的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