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析《孔子》

  摘 要:舞剧《孔子》真实的还原了孔子的游历历程,具有一定的文化传承和教育意义,基于此,本人主要运用舞蹈身体语言学的方法进行分析,力求达到研究目的。
  关键词:舞剧;《孔子》;身体语言;多模态话语
  舞剧《孔子》讲述了孔子周游列国不断碰壁却坚持自己心中理想的过程,乱世国君昏庸,沉溺女色,问政孔子却又形同虚设,群盛奸猾独断,勾心斗角,孔子进谏推行礼制,仁政却屡遭拒绝,宫廷的斗争累及孔子,他被迫奔亡逃走,在微困绝粮的风雪之中,孔子仿佛见到了理想的大同世界。孔子一生追求仁政希望天下大同,舞剧中通过多人的对比来凸显这一角色的立体感和形象感,如服装配色上面,茶色质朴,灰色中庸,黄色明思,粉色浪漫,样式上宽袍大袖,在灯光的映射下,鲜活而灵动。开场时候琴瑟和鸣,营造出孔子与弟子探讨学术时的正气,用与臣搏斗时变奏的音乐来凸显斗智斗勇,玉人舞中玉的敲打清脆的声音来体现孔子的一生正气。
  现代符号学的理论来源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现代语言学理论,二是符号学思想,三是现代逻辑学和数理逻辑,四是符号形式哲学,这四个原理中索绪尔最早提出了符号学的关系,当然以身体语言为基础的舞蹈身体语言学也在这意义上归属于符号与符号学,并受审美律动规律支配。舞蹈是一门综合艺术,与之共振的艺术语言符号有很多,他们共同存在于语言学所谓的“多模态话语媒介系统”中。多模态话语系统由“文化层面” “语境层面” “意义层面’’ “形式层面”和“媒体层面”五个层面构成。舞蹈身体语言属于媒体层面,详细分析《孔子》的多模态话语媒介系统分析如下:
  在多模态话语层次系统中分为语言和非语言,语言中伴语言为主,形式所指的是中国古典调式音乐,内容所指为采用中国的传统乐器演奏,体现出了古典美和时代感。非语言的身体部分从手部,面部,躯干和整体进行分析:手部形式所指——以中国古典舞手型为主,内容所指女性的柔美和男性的儒雅气质。面部形式所指——孔子由开头的焦虑皱眉到后半段的舒畅开怀;妃由前段面带微笑到后半段含泪悲愤;公眼神迷离,飘忽不定;臣眼神凶狠;侍卫面无表情;百姓表情狰狞痛苦;男子群舞与女子群舞均以微笑为主。面部内容所指体现出了孔子忧国忧民,一心为民的仁爱之心,妃的纯洁善良;公的好色;臣的阴险狡诈;百姓对于繁重徭役的苦不堪言。躯干中的形式所指——孔子舞蹈动作中鞠躬作揖”多次出现;妃动作柔美,旋转跳跃居多.则说明内容所指为体现了孔子懂礼制,克己复礼,为政为德的思想和妃的热心肠与此对国家的改革有着远大的抱负。整体部分形式所指——公在剧中由一开始对孔子视而不见的嚣张和遇见妃后的爬行动作与臣双臂打开,来回踱步。内容所指谴责公沉迷于美色不论国政,体现出对国家治理的无能,臣对孔子的藐视和不屑,也同时看出他的阴险狡诈。非身体语言从道具,服饰,灯光舞美和构图来进行分析:道具中形式所指用到了书简,剑,古琴和羽毛;内容所指为表现着对仁政的坚定情怀,同时展现出对“天下大同”的美好向往。服饰部分形式所指——孔子前半段以朝服为主,后半段以一袭白色和灰色长衫为主,公红色加以动物毛领修饰,妃红色贴身长裙,臣黑色服饰加披风。这些的内容所指为白色代表纯洁正直和善良,红色代表热情妩媚,公的毛领修饰更显贵气,黑色代表阴险狡诈。灯光舞美中形式所指孔子多以黄色追光为主,内容所指出了孔子的简单正直和对这个世界的远大抱负。构图中的形式所指以群舞的舞台调度带动场景切换带动的内容所指为孔子对于心中的理想的坚定,公的迂腐,臣的狡诈。
  孔子这部舞剧中场景布置得非常大气壮观,音乐多采用古典五声调式为主,舞蹈表演美轮美奂,带给了我们太多的惊喜和感动。他展示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底蕴以及一代圣贤独有的精神世界。一直以来对孔子的印象都是一个儒雅文静书生模样,然而舞剧中历尽千辛万苦,人间悲凉,从凡人成为圣人,在这一过程中,除了对大同社会的期盼和选择,也有对春秋末年动乱社会的失望,但是坚持追求心中那份美好的大同之境。胡阳把孔子演活了,在看到扮演人員是胡杨,是心里还有一阵担心,觉得胡杨过于秀气柔美,而缺乏书生的儒雅气息和孔子年长的沧桑感,后面一看,才觉得孔子在我心中的形象有所改观,不再是影视剧中温良敦厚的思想家,而是一位亦喜亦忧,有血有肉真实的人。圣人之所以为圣人,肯定是有太多的过人之处值得我们去好好学习和探讨。

未经允许,请不要转载《 赏析《孔子》
上一篇:国画四幅
下一篇:完善文化建设服务国家治理现代化